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19/5/22 - 10:17

【專訪】鄭天儀:「傾家盪產」只為接手最後一間本地藝術書專門店

「我每次賣啲孤本出去嘅時候,都好似黃子華同呀婆爭紙巾咁!」資深文化記者兼大業書店現任老闆鄭天儀嘆道。

今年 3 月,鄭天儀正式接手這家有 43 年歷史、碩果僅存的本地藝術書專門店。當初因為太喜歡藝術書,「傾家蕩產」、硬著頭皮從書店創辦人「大業張」手中接過這不可能的任務。但此刻,對藝術書的鍾愛反成為她經營書店的最大困難,「好痛苦」。每賣一本孤本,都心如刀割。

例如張善孖(張大千二哥)的畫冊。「係畫老虎嘅畫冊,好舊,我已經將佢攝咗係個角落頭,諗住冇人睇到,點知比個客拎咗出黎。」於是,鄭天儀請客人結帳前,讓她再從頭看一遍那畫冊,「瞻仰遺容」。鄭天儀坦言,只要想到要繳付中環地段的昂貴租金,就算多不捨得,還是會讓顧客帶走愛書。

廣告

身為記者的鄭天儀,現時常在大業書店寫稿。

身為記者的鄭天儀,現時常在大業書店寫稿。

從「打書釘」到「大業鄭」

曾於多家傳媒任職的鄭天儀,年前創辦文化平台「the culturist文化者」,與另外兩位同事包辦採訪、撰稿、拍攝、剪片等工作。這位愛書成癡的文化記者與大業書店的緣分可以追溯到許多年前。鄭天儀初中起,已常到香港藝術館那三千呎的大業「打書釘」。大業的東方藝術藏書可能是全世界最多、最齊全,從瓷器、漆器到各朝書畫、兵馬俑、香港當代藝術等應有盡有,是鄭天儀的「樂土」。她還不時要求老闆張應流(張生)幫忙拆開封書膠袋,「齋睇唔買」。面對這種麻煩客人,張生總是報以「西面」,鄭天儀笑稱:「張生好 cool,永遠唔同你講嘢,所以嗰陣(要張生拆書)我好驚,但又好想睇。」

直到鄭天儀當記者後,有次與朋友到中環陸羽飲茶時偶遇張生,兩人一拍即合,之後不時相約陸羽三樓 65 號「大業張」專用檯吹水,就連接手書店一事也是在飯桌上提出。麻煩客人已成可交託重任的莫逆之交。鄭天儀開玩笑道:「都唔知係咪要還返比佢(張生)。」  

之前有想過會接手大業嗎?「都話差啲啃死囉。」張生提出接手書店一事時,鄭天儀正在享用陸羽招牌點心豬肝燒賣。她起初以為張生「講笑」,怎知對方一臉認真地說:「唔係㗎,你唔接,3 月就真『摺』㗎啦!」由於不忍看著那過萬本藝術書隨便散落坊間或捐到大陸,鄭天儀沒有馬上拒絕張生提議,而是先回家看看存摺。雖然其「身家」還是跟張生開出的價碼差一截,幸好後來有一位朋友主動說要合資,最終湊夠該筆錢。

但傾家蕩產接手一家藝術書店,不怕最後只剩一場空?「其實錢我就唔怕冇曬,因為我覺得點都搵得返,頂多生活冇咁舒服姐。」鄭天儀只知道自己不想看著大業書店消失。

在中國文革破四舊、台灣又不准簡體字書流入的年代,香港曾為唯一可以兼容中、台與西方各類書文化寶地,彼時大業曾為張大千、傅抱石、程十髪等藝術家出過不少書籍。

在中國文革破四舊、台灣又不准簡體字書流入的年代,香港曾為唯一可以兼容中、台與西方各類書文化寶地,彼時大業曾為張大千、傅抱石、程十髪等藝術家出過不少書籍。

是恐龍,還是熊貓?

至於接手後能不能保住大業,鄭天儀卻很佛系,「做唔到咪執咗佢囉」。她坦言:「如果我真係捱唔住,都冇辦法㗎啦,我未偉大到要賣腎去支撐間書店,呢樣嘢好唔現實。」她以恐龍和熊貓為喻,就像沒有人可以阻止恐龍絕種,「但如果大家覺得大業書店好似熊貓咁要保育嘅」,自然能夠存活下去。

「一間書店係需要生命力,你冇生命力就等於植物人,其實你夾硬養佢都係冇用。」鄭天儀說。

但她表示,至少她現在還能看到大業的生命力。接手書店後,鄭天儀會在大業的 facebook 專頁上介紹書籍,短短一個多月專頁粉絲人數從百餘增加到五百以上。若跟一般大眾媒體比,這增幅當然微不足道,但鄭天儀很清楚大業的定位,「始終藝術書係好小眾,冇需要做到全世界都知」。每一位讀者對於大業而言都很珍貴。此外,鄭天儀發現有不少收藏家到大業不止是買書,還會主動分享他們的藏品。 「好有趣,我以前會覺得書店就係書店,但依家覺得佢可能可以係一個樹窿。」 

但縱觀香港的藝術發展,鄭天儀認為:「有樣嘢好諷刺,就係香港作為國際第三大藝術交易中心,居然容不下一家藝術書店。」香港每年藝博、畫廊、藝術拍賣活動多不勝數,但經營一家藝術書店卻異常艱難。鄭天儀強調,要培養一個人的審美觀、鑑賞力,不可能不看藝術書。她透露,往後會增添更多當代藝術以及香港藝術相關的書籍,並在書店辦沙龍,希望能聚集到一些藝術同好。

鄭天儀接手大業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添置傢俬,打造一個讓讀者可以舒適地坐著「打書釘」的角落。作為過來人,她明白未必人人買得起價值過千元的藝術書,但希望至少有更多有心人能夠看見書的價值。

「你哋邊係賣書,你哋賣緊啲絕版嘅知識咋嘛。」朋友這一句話讓鄭天儀印象深刻,「因為當你睇到書裡面嘅精神或知識,咁佢就唔止係一本書。」

添置傢俬後,讀者可以盡情地在大業「打書釘」

添置傢俬後,讀者可以盡情地在大業「打書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