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寄情航行燈下的追夢故事 一曲獻給土瓜灣的飛常歲月

2020/5/11 — 19:14

【文:瀧澤勳】

這個時刻,耳蝸往往聚滿空氣,竄不進聲。乘着那顫動的眼波,筆者看到機艙的圓窗,裱起了一座傾側的城市。起飛了,地平線歪了,摩天大廈也一座接一座的傾側了,把長夜中每寸燈火燃亮的情感,也傾注出來。剎那間航機掠過港口,你我還能遠眺啟德:縱然「13/31」跑道燈熄滅,旁邊的土瓜灣、九龍城一帶,卻依舊燈火通明,將時間封印在啟德歲月。

曾幾何時,土瓜灣鱗次櫛比的矮樓,是由引擎聲朝夕構築而成的;窄巷上的穹蒼,全是航行燈晝夜不息地點亮的。伸手可及的飛機底,也燃亮當年很多年輕的心,追逐自己的飛機夢,筆者倏忽想到的人物,是當區街坊李明珠婆婆。

廣告

三十多年前的這個年輕女子,在盞盞航行燈下過活。年輕時代,她瞥見航機在住處上空掠過,便希望有天成為機上的乘客,遊歷世界各地。懷着對飛機夢的翹首以待,女子努力裝備自己,考入機場從事安檢工作,一圓夙願,一同構築起這段啟德歲月。

廣告

夢想成真,靠的是自我實現的決心,來到今天,這個故事依然有人共鳴。「創不同協作 (MaD) 」 策劃的「人人影樂社」計劃,歷經十八個月的航程,終於在最後一站降落。眾人漫步土瓜灣之際,四位學員梁衍聰 (Roy) 、莫家慧 (Mokie) 、麥穎嬅和郁曉彤 (Iris) ,深受李明珠婆婆追夢故事啟發,賦下歌曲《飛常》,以追夢的初心勉勵他人。即使你我在生活裏面臨湍流,只要認清我心所向,自能繼續翱翔,翱翔在屬於自己的航道上。

老街坊的故事

眾人坦言自己一向鮮少踏足土瓜灣,走訪社區之餘,他們不忘在互動工作坊裏認識街坊。「作為在這裡紮根的街坊,明珠處世態度特別樂觀。即使她見證着社區種種更迭,也無損她對這裡的愛。」樂觀在,明珠能使別人樂觀, Mokie 憶述昔日這位追夢者,今天如何以生命影響生命:「分享會上,有位中一生,處事沒自信,處世也悲觀;然後明珠就與他分享自己的經歷,一步一步開解他,慢慢引導他思考。在旁乍聽,那一番言說,好像也說給自己,而當自己繼續追夢,明珠的話亦不時掠過腦際。」

穎嬅補充指,明珠的飛機夢,委實源自於土瓜灣,足以成為這個社區的獨特象徵,所以後來團隊就決定以她的故事為創作藍本,敲定《飛常》的主題。談起《飛常》的創作緣由, Iris 直言自己非常佩服明珠年事已高,卻依然沒有停步,積極鼓勵他人,「所以連她都這樣做的時候,大家是否都可做得更多,讓更多追夢者接收到這份啟蒙,互相砥礪,繼而克服追夢路上的難題?」

形容明珠的關鍵詞,除了樂觀,大概還有灑脫和隨性,穎嬅這樣說起:「明珠提起自己如何努力奮鬥,最終進入啟德工作,如願以償,但她也說得雲淡風輕。目標只是參考標準,實際目的地亦可能與原定有偏差。但明珠教識我們,看重自己付出過的心血,那就足夠了,」正如當初考入機場,一心遊歷遍國的明珠,最終其實只到過東南亞地區,長途航線國家,統統還在她的幻想裏,但她選擇知足,沒有視之為憾。

這樣嘛 活至死吧 

人自悔 才一一 怨與卑

不像你 無盡或者快樂吧 

能做我做到就足夠

眼下航程飛到一半,窗外不見燈火了,應是在一片汪洋上吧。筆者反覆咀嚼上述這段關於夢想的對話,油然想起曾有人說,客機運載的都是含苞待放的夢。也有人說夢想是張牙舞爪的,當成長中的你我,追夢時顧上了生活的理性,那一碼子事,便改稱理想。不知筆者正身處的航機上,又承載着怎麼的夢想,怎樣的理想?

「為何求生活安穩,不可以是自己的理想?如果大家在現實生活和夢想之間,需要取捨抉擇,就證明兩者都很重要吧。」眾人之中年紀最輕的穎嬅,有這樣的詰問:「我的理想很簡單,就是自己能做心中喜歡的事,同時維持生計。只要成為自己理想中的模樣,那個理想,不一定崇高偉大。」宏願屬於自己,你我也只對自己的心志負責,如是一來,大家就能在這個傾側的現實都市,尋覓得保護自己的靈魂。

還望我可 去往哪方 機身拍翼往青天 

縱遇氣急 飛我心所向

有沒有原因 勇氣再燒殆 

謹記做你所想 別要浪費朝夕

問及自己有何理想,有音樂創作經驗的 Mokie 直接了當地說起腦中的構思:「我想推出一張個人專輯,聽眾不必多,也嘗試與不同風格的音樂人合作。」生活如歌,顯然她深信做歌如追夢,決不必一人獨力擔當所有角色,配合明珠對她的啟蒙,使她更重視重重困難和氣餒之中的成長過程。

外來客的臆想

鐵路將會蓋到土瓜灣去了,幸而這區如今尚未變形;昔日孕育無數夢想的小區,又會面目全非嗎?《飛常》創作於這個時期,其實還是一股送給街坊的正能量:「有些老一輩的街坊極悲觀,只打算在土瓜灣這裡渡過餘生,也認為自己與社區聯繫不深。奇妙的是,明珠與這些街坊年齡相約,經歷相似,卻抱持着迴然不同的社區概念。」 Mokie 一字一句刻劃着明珠對此區遞嬗更迭的淡然,述說着《飛常》歌詞的意義:「歌詞由土瓜街角寫到北帝街,就是希望大家憑歌寄意,記下美好。倘若社區的發展來臨,昔日一切也會留在心裏,『未遷逝過』。」

如若你可 試試抗爭漆黑 

縱未見終點 捉緊初心再前往

人朝夢往 從北帝 來回啟德 

未遷逝過

都說土瓜灣懂得封印時間,銀行裝潢,既不見市區的摩登冰冷,車行工廠、補鞋工藝,一切都是懷舊的物證,要靠你我自行遊歷,自我感受。「每星期在區內下課後,我們尤愛走訪這裏的大街小巷,到處尋寶。創作期間,眾人也受區內閑逸的氣息所薰陶,吸引大家一同去其他鮮少到訪的區域,發掘每個社區的美好。」 Iris 由衷說起這份與土瓜灣的情緣,都不忘感恩遇上身旁的幾位一拍即合的創作夥伴。

乍聽《飛常》,結他敲響歌曲輕快的步調,由一段四人之間的秉燭夜談,蛻變成一段對土瓜灣的吶喊,一段對追夢者的吶喊,撥開雲霧,總見青天。相比影像,眾人皆認為音樂為聽眾留下更多想像空間,結合文字便能編寫一則永不褪色的城市筆記。御愛樂之心而行,眾人勇於踏出第一步,認識從不熟悉的小區,記認曾經陌生的面孔,儲藏前所未有的情感,但願《飛常》中的那個土瓜灣,依然燈火點點。

在土瓜灣的街頭仰看,再不見龐然大物,但在《飛常》裏面的那片穹蒼,啟德聲影猶存,街坊的談笑亦言猶在耳,這麼,就足以抵過所有面目全非。航機上看到的這個城市,繼續傾側,都市情懷固然溢湧而出,但還是要有歌,把鋼筋森林裏的夢,昔日的夢,現在的夢,未來的夢,一個一個盛載起來。

航機繼續漫翔,但此刻機艙窗外,夜空中有了光的蹤影。

縱然風光總愛刷洗挨家挨戶的舊門閘,磨鈍它的光芒;但夜裏總有些不願放棄靈魂的人,在沉默的街角,點起某處燈火,燃亮每寸長街,然後當霓虹射線互相交錯,若隱若現,它們便都在釋放小區的風情萬種,讓你燃起靈魂內的那盞燈。筆者深信,在悠長不息的飛常歲月裏,航機不曾延期起飛,只要人朝夢往,隨時是旅途,隨處是旅途。

「人人影樂社——作品分享日」

日期:2020年5月24日(日)

時間:晚上6時

節目詳情:http://www.mad.asia/programmes/socially-engaged-art/714

查詢:3996 2788 / [email protecte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