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藝術策展人登陸跑馬地 張嘉莉策區如策展

2019/11/2 — 9:23

區議會選舉跑馬地區1號候選人 張嘉莉 Clara Cheung

區議會選舉跑馬地區1號候選人 張嘉莉 Clara Cheung

過去,立法會選舉講政治立場,區議會選舉偏重民生議題,但今年,有說百萬選民要跟支持「送中」的建制派割席,有說新生代的加入會令投票率勁升,也有指受惠蛇齋餅糭的鐵票、神秘票仍會穩佔大多數——沒人可以預知今年區議會選舉的發展,甚至有沒有區議會選舉,也是一個謎。

社會動盪不但催谷了無數年輕人上街,也激發了十多個藝文界人仕投身政治,而當中「最presentable」的藝術策展人Clara (張嘉莉)將肩負重任出戰「最難搞」的跑馬地區。

堅守家園

廣告

印象中Clara是個理性又感性的人,大學時主修藝術和電腦科學的她,後取得文化研究碩士,在中大、浸大等多間院校兼任講師,教授藝術管理、展覽歷史和社區藝術。去年她在牛棚《「最」大展》展出一幅巨形畫,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是她的畫功,而是畫的標題「最想去未來問兩個女會否怪我今天沒帶她們離開香港」。山雨欲來的圖畫除了反映她對香港未來的憂慮,也展示了她堅守家園的決心。

Clara的畫作「最想去未來問兩個女會否怪我今天沒帶她們離開香港」

Clara的畫作「最想去未來問兩個女會否怪我今天沒帶她們離開香港」

廣告

以藝術介入社區

自2013年起,Clara便與藝術家朋友籌辦註冊慈善團體「Art Together (藝術到家)」的,當很多人認為政府行政失當,資源分配錯誤而滿口怨言,什麼也不做之際,她卻認為更加應該「善用」制度內的資源,自己策劃有質素的社區文化計劃。幾年間Clara舉辦了多個社區藝術項目如「尋找海岸線」
、「源野藝術節」等,以藝術角度讓不同年齡人士重新遊歷香港,了解香港的發展歷史和生態。

「尋找海岸線」

「尋找海岸線」

「源野藝術節」

「源野藝術節」

「源野藝術節」

「源野藝術節」

「源野藝術節」

「源野藝術節」

「一日還有選舉…我都會繼續玩落去!」

對於參選區議員,Clara抱著相同的態度。「只要一日還有選舉,呢個遊戲一日仲可以玩,我都會繼續玩落去!」她指民主戰線有很多條,希望做自己能力範圍內可以做的事,她深信制度之中,還有很多空間可以「善用」。「有啲朋友覺得選區議員有乜用,但就因為做乜都冇用,所以做乜都有用!」

我想,跑馬地給人最大的印象,就是有錢——有錢,好多事都自己解決,票都懶得投。然而,Clara卻認為其實區內有很多可以改進的民生問題,「跑馬地好多人都有養狗,但放狗地方唔多,我一直有追住山光道狗公園維修進度,另外,好多路邊嘅狗廁所日久失修,根本用唔到,已經促請食環改作其他公共用途,同埋增設腳踏式便便收集箱同水喉……可能因為我係『空降』,反而會有新眼光觀察到好多佢地習以為常又有問題既野。」除了重新研究巴士班次、小巴站位置等問題,Clara也希望能以區議員身份為區內現有的自發運動如「不是垃圾站」、「廚餘回收」等爭取更多政府資源,持續發展有利居民的項目。

策區如策展

「藝術策展人嘅背景令我識得欣賞呢個社區。」Clara說。說到策展(Curation),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是什麼。從字源學來說,Curate的拉丁文Curatus,除了指向Care(關懷)和Cure(治療),還包含監管、照料和療育靈瑰的意思。投入跑馬地以來,Clara舉辦了連串活動,包括「保健養生班」、「開學加油站」、「自製玩具過中秋」、「生態導賞團」、「寵物肖象日」等,從前她透過策劃展出藝術作品來為公眾建立溝通的平台,現在的她則把經驗放於社區的建立。「其實跑馬地也有很多藝術元素,例如F11攝影博物館、V54藝術家駐留空間,我希望用我所長,讓它們的功用發揮得更極致。」近月她就租下了成和道39號一個小小的三角,作為「C&G藝術三角」——既是一個畫廊,又像一個壁報板,為街坊之間的建立聯繫。

開學加油站

開學加油站

生態導賞團

生態導賞團

寵物肖像日

寵物肖像日

Clara和丈夫Gum 一手一腳一起建立「 C&G藝術三角」

Clara和丈夫Gum 一手一腳一起建立「 C&G藝術三角」

心靈雞湯

近月連串衝突令港人精神繃緊,跑馬地上月又有老翁因長期病患而跳樓輕生,響聲震驚坊鄰,Clara有感而發,立刻在電車站附近舉行Circle Painting活動。原來圓圈畫背後有其理據,圓,是最原始又最完整的圖形,透過重複繪畫,可舒緩壓力;街坊之間互相協作,也可以建立聯繫,互相支持。當天參與畫圓的不只是小孩,還有很多大人,「街坊都好聰明,好快就get到當中意思……大家傾向認為中產冇乜需要,但除了錢和物質,其實心靈上的支持是每個人都需要的。」

圓圈畫在「C&G藝術三角」展出

圓圈畫在「C&G藝術三角」展出

後記:有錢人需要什麼?

「你們不需要任何人。」《日安憂鬱》裡的安娜在離開放浪又不愁衣食的兩父女時曾拋下這句話——有時當我教畫畫,面對手拿愛瑪士手袋的幾歲學生,我的確懷疑她真的不需要什麼。然而,在每副雍容自在的臉孔底下,大概都長著一樣的靈魂——話說我有位居住在跑馬地的朋友,有天在茶餐廳吃早餐時被一位老太太纏著訴苦說自己多麼無聊寂寞,後來他感覺她相當面善,上網一查竟是XX大王的母親。

說到底,我不是有錢人,無法預知什麼——究竟We connect能否Connect到有錢人,讓我們拭目以待。

 

(編按:2019 年區議會選舉灣仔跑馬地選區候選人包括陳詠霞、吳澤森及張嘉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