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首奪美國 LGBTQ 文學獎 港產詩人黃裕邦:香港人唔好俾英文嚇窒

2016/6/22 — 17:04

香港詩人黃裕邦獲得 Lambda Literary Awards 的男同志詩歌組別首獎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香港詩人黃裕邦獲得 Lambda Literary Awards 的男同志詩歌組別首獎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論才貌雙全,古有楚國宋玉,今有香港詩人黃裕邦。

畢業於香港,黃裕邦雖然以廣東話為母語,但堅持用英文書寫。作為亞洲人、香港人、同志以及教師,他以多重身份在世界創作。

黃裕邦本月初憑詩集《天裂》,獲得美國 LGBTQ 文學獎──Lambda Literary Awards 的男同志詩歌組別首獎。他不但是首個香港人獲此殊榮,更是亞洲第一人。

廣告

以國際都會自居的香港,在黃裕邦眼中卻是英文能力積弱的地方,相比其他亞洲地區,英語文學地位邊緣。由 2010 年開始以英文創作的他直指,社會令香港人沒勇氣以英文創作,呼籲大眾「唔好俾英文嚇窒」。

廣告

作為亞洲人

Lambda Literary Awards 自 1989 年創立至今,已經舉辦了二十八屆,前兩年均由美國人勝出男同志詩歌組別,今年則由身為香港人的黃裕邦及另一美國詩人同時獲獎。他在多個訪問中指是其亞洲人的身份令他得獎。為何他這麼強調「亞洲人」這三個字?

黃裕邦估計,大會看重得獎者多元背景,入圍名單上包括了不同人種,美國人、亞洲人、加拿大人、黑人等都有。土生土長於亞洲的他獲獎,可達至雨露均沾的效果。他認同重視多元令時代進步,不懂尊重及包容異己,只會導致悲劇發生,就像近日發生的「奧蘭多槍擊案」,人們因膚色或性取向不同而傷害他人。

美國文學獎表現出擁抱多元的胸襟,香港呢?

「香港完全唔 diverse(多元),香港話自己喺一個國際大都會,講咗好多年,其實一啲都唔國際。有啲咩咁國際呢?」

在香港以英文寫作的黃裕邦直指,城內缺乏有質素的英文書出版社,出版英詩的數目亦比其他亞洲地區少。就像電視媒體,清一色都是黃種人節目;另一邊廂,大學教學材料卻大部分由白人製作,仍離不開殖民地時代「白人優先」的概念,仍然未突破語言與種族的刻板想像。

黃裕邦明言現況很難改變,但他想用行動告訴大家,「在這個時代下,香港有一個黃種人仲夠膽用英文創作」。他表示,菲律賓、印尼等亞洲國家出產了不少用英語寫作的好詩人,香港作者需要與他國同業進行更多交流,甚至聯合其他亞洲國家,舉辦自己的詩歌獎,建立亞洲的聲音。

黃裕邦協助香港國際文學節舉辦活動,同場有美國普立茲奬得奬作家Junot Diaz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黃裕邦協助香港國際文學節舉辦活動,同場有美國普立茲奬得奬作家Junot Diaz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作為男同志

身為亞洲人的黃裕邦,同時也是一名男同志。本地同志平權組織早前舉行燭光集會,悼念奧蘭多槍擊案的死者,他亦有到場默哀。他慶幸自己的性取向獲家人朋友理解,同時亦感嘆香港教育對於性小眾的知識幾乎等於零。香港人的同志文學獲獎,他認為可以產生鼓勵作用:「既然香港教育沒有這些(內容)在課本裡,同志文學創作便可以給予同性戀者學校以外的情感投射,並找到自己。他們可能會在閱讀中看見外面世界的面貌,這些是須要他在學校以外去 pick up 的。」

大學時代出櫃的黃裕邦,今天獲得「男同志詩歌獎」,獲獎消息在網上瘋傳,其中高登討論區更有人質疑「點解要整個同志文學獎」。他雖然不同意網民的看法,但也能夠予以理解,「大部分文學獎都屬異性戀者的,他們把主流當作理所當然了。」

然而,得獎作品《天裂》,在詩人眼中卻沒有刻意分類成「同志文學」,「我很少去想這些 labels(標籤),labels 只是方便書局和評審挑選」。他認為作品同時也是香港文學或城市文學,正如《天裂》一書呈現個人不同的標籤和身份,文學作品也一樣,可以擁有很多 labels。

作為老師

拿著港大比較文學碩士及城大讀創意寫作碩士學位的黃裕邦,目前任教於香港教育大學。每個學期,在短短十三周的課程中,他盡量捉緊一些「有 potential(潛質)和心中有團火的學生」,鼓勵他們創作。

曾為中學教師的黃裕邦亦感嘆,城內的英語教育側重文法、發音的準確,逼使香港人用第二語言時變得很「怕醜」,在英文創作上顯得弱勢。香港中小學課本幾乎找不到現代英詩,反觀外地做法,他感嘆社會缺乏對英文寫作的推動力,「沒有人願發掘學生以英語寫作的潛能,也沒有人認真給予學生英文創作的機會。」

既是老師,又是詩人,黃裕邦直言,要學生寫作,為師的也要堅持創作,「老師是怎麼樣的人,才會有怎麼樣的學生。」他希望以得獎經驗,鼓勵香港人勇於以英文創作,「希望連我都可以做到的時候,其實大家都可以做到,用這個語言來創作一些東西,唔好俾佢嚇窒。」

世界太大,要香港的英語創作獲得國際關注,黃裕邦認為首先要讓香港的英語寫作人被市民看見。他覺得傳媒、文學節、書展可以進一步推廣教育,可以鼓勵青年人嘗試用英文表達自己。早前港英混血詩人 Sarah Howe 獲得艾略特詩歌大獎,證明香港並非沒有英文作家。他希望與其他本地英語詩人推出青年詩人培訓項目,進一步推動香港的英語寫作。

先要有名氣,然後才會有影響力。這是黃裕邦在港了解到的事實,他身體力行:不要問文學能夠為你做甚麼,要問你自己能夠為文學做甚麼。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