瀧澤勳

瀧澤勳

情於樂,文以載樂,自得其樂,為生活配樂,越愛樂越快樂。斯人搭載愛樂者火箭太空漫步十幾廿年,成了自己人生的唱片騎師。

2020/4/14 - 18:17

【專訪】Show must go on(line)? Music Lab 一場在疫症下進行的音樂實驗

荔枝角道康美樓地下,有家叫 Wontonmeen 的文創空間,既是民宿,亦是表演場地。櫥窗玻璃乍現車水馬龍的倒影,玻璃以內則是恬靜怡然的蹤影。此際見有人促膝長談,不好打擾,只好再推門而進,進入咖啡座的空間。那裏是片別有洞天的昏暗,餅櫃裏的小燈,則引領筆者再拐個小彎,步入第三個空間:這個丁方子裏,破電扇、舊焗油機、單車軸輪騰浮於空,黑膠唱碟拼湊成牆,鼓與鋼琴後面,是一口懷舊的呼吸。這家 Live House ,有夠光怪陸離,就像外面的世界一樣光怪陸離。

外面的世界大疫播行,公共表演場地繼續上鎖,有人卻另闢蹊徑,於蕭條中創造生機,例如本地口琴品牌 Kepler Instruments 選擇支持 Music Lab 一場六十分鐘的網上音樂直播「Show Must Go On-Line」。節目恰恰選取充滿地區特色的 Wontonmeen 舉行,連結本地一眾年輕音樂家,把多種音樂元素搬上互聯網,即使我們足不出戶,仍可享受高質素的視聽體驗。筆者早前與策展團隊當中的口琴家何卓彥 (CY Leo) 、鋼琴家張貝芝 (Joyce),以及 Music Lab 藝團經理陸愷堯 (Flavian) 詳談表演的意念和策劃,明瞭「Show Must Go On-Line」的意義,一方面在於突破一般網上音樂體驗的界限,同時亦象徵一種探究精神。訪談之先, Flavian 從一次隨想談起:「疫情之下,線上交流進而成為你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那我們不禁問,究竟它的功能是否僅限於教學和工作?」這群音樂家希望令視像通訊 變成一款文化娛樂的載體。

何卓彥、張貝芝

何卓彥、張貝芝

廣告

數碼媒介無疑有其桎梏,但 CY Leo 卻將視野放遠,直白吐露浮想:「音樂走向科技,只是大趨向。當科技發展再趨成熟,例如假若網絡傳輸更穩定快捷,假若視聽體驗擴及其他感官,假若我們又不必帶起沉甸甸的眼罩體驗虛擬實境 (virtual reality) ,這些『假若』都會是音樂表演的新出路。」他堅持只要有人存在,人性化的互動依然可見,故此音樂絕不局限於面對面交流。另一邊廂,慣作現場表演的 Joyce 承認自己十分重視面對面表演,尤其是觀眾的即時反應和力量,惟當演出轉移至網上平台,她又有另一種的翹首以待:「我預視到未來將有更多這類網上音樂直播,單單說這次表演能結聚眾多本地音樂人,而我們又願意花耗絕不遜於現場表演的心力,籌備一個網上直播,便已是難能可貴的事。」說起難得, Joyce 也透露她會在「Show Must Go On-Line」演繹莫扎特《四十號交響曲》的拉丁爵士 (Latin Jazz) 版本:「這是我在西班牙唸書時的一個改編製作,慶幸今次遇上意想不到的機緣,教我攜同別國音樂,送給香港樂迷。」

想像 Wontonmeen 的次元裏,九個音樂單位,在古典、爵士、流行、放克等迥異風格來去自如,綻裂鮮明而狂放的波段,聲影繼而隨線傳遞,自然成為你耳畔的裊裊餘音。在士氣低迷的抗逆歲月,這群本地音樂人只想你我安坐家中,仍可盡興一夜。但 Leo 亦揭示藏在陣容裏的願景:「香港一直不乏優秀的音樂人,但就缺乏一個社群聯結本地傑出音樂家,走上國際舞台,向世界呈現香港原創音樂,所以『Show Must Go On-Line』的象徵意義,是一個音樂生態的雛型,讓更多出色的樂手,投入創造屬於自己的音樂。」 Joyce 補充道:「在這個商業化都市裏,能夠做自己,是一個奢侈事。」她提及合作班底中的幾位鼓手和樂手朋友,較多投身演唱會工作。即使觀眾留意到這些幕後功臣,也不曉這些樂手本人的音樂品味,「唯有身在這裏,我們才不需迎合限制,純粹地,創造自己喜愛的音樂。」無獨有偶,年前 Wontonmeen 曾經啟動一連串表演節目,邀請本地獨立音樂人表演,建立共享平台,可謂跟 Music Lab 理念遙相呼應。

縱然是場網上直播,筆者乍聽節目的場面調度 (mise en scène) ,依然足以一窺團隊的匠心。六十分鐘的音樂表演會替團隊告訴觀眾,Wontonmeen 與網上平台碰撞而生的可能性,無窮無盡。「這是一所值得更多香港人認識的 Live House ,所以『Show Must Go On-Line』不只是一個音樂表演,它亦是一個電子版的實地考察之旅,揭開內裏重重乾坤。」Flavian 強調一旦轉換場地,一切節目鋪排都不一樣,有了場地,上述的音樂想像才會浮現。提到直播的影像,眾人不約而同認為一般網上直播的定鏡,難以長時間維持觀眾視覺注目,故此,有別於一板一眼的舞台,「Show Must Go On-Line」着意善用地理環境特色,力求視覺效果與音樂部分看齊,一絲不苟。 Leo 從外國 YouTuber 說起:「例如 FKJ 和樂隊 Vulfpeck 的網上音樂直播,皆起用一鏡到底拍攝出豐富多樣的畫面,我們忽發奇想:是否也可善用這個視覺構思,為 Wontonmeen 的空間層次度身訂造一些鏡頭?」當 Live House 的不同角落蘊釀迴異的音樂風格,攝影師將要施展渾身解數,一鏡到底來回穿梭,讓創新的聆聽體驗,無一秒不衝擊着懷舊的視覺感受,折射出眾人對本地藝術演出的鴻鵠之志。 Leo 形容這個構思天馬行空; Joyce 亦笑言「直播能夠順利完成,已值得謝天謝地了!」,顯然眾人深知,付費音樂直播並不常見,尤其當市場傾向認為網上資源取之不竭時,製作必須份外別出心裁,展露誠意,才能使觀眾願意付出數十元購買電子門票 (e-ticket) 欣賞節目。這一切挑戰,乃突破之必要。

Flavian 自言三年前的 Music Lab 本地薑音樂節,根本不會讓他們想到付費音樂直播和電子門票的誕生,只有在非常時期,實驗精神才見熾熱:「這個網上音樂直播節目,也是一場實驗,對藝壇生態的遊戲規則留下一些詰問。試想想日後 Music Lab 的音樂會,可有兩類觀眾:第一類樂迷選擇親身購票入場,另一類則花數十元買 e-ticket ,甚至邀請海外朋友同步欣賞表演。」終歸這場實驗的大膽假設,不過是為觀眾提供更多個人化的選擇,簡單不過。

在這段不知何日終結的驚惶歲月裏,始終有些人選擇以思潮點亮靈魂,燃起自己的志趣,伴你我渡過在家的漫長日子。 Wontonmeen 盛載的都是生活的狂想,在別人眼中或許都是不設實際的,惹人一笑置之的,但為了這些狂想,他們選擇保持不忿,結果詠嘆出一種平常日子沒有的機靈,這樣打出生天,才是最值得 zoom in 的表演。

樂在疫症蔓延時,誰說不可以。

「Show Must Go On-Line」

日期:2020 年 4 月 23 日 

時間:晚上 9 時正

地點:你話事(不過要上到網同埋有穩定wifi喔)

門票價格:HKD 65

演出詳情及購票 

另Art-mate 連結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