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談:先隔離,後連結 — 從疫症到作為「荒島」的香港(三)

2020/7/26 — 9:15

時間:2020年6月16日
地點:Google Meet
與談人:

鄧小樺(作家,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方圓》總編輯。下稱「鄧」。)
朗天(作家、編劇、文化策劃。下稱「朗」。)
鄭政恆(詩人、影評人、書評人、《聲韻詩刊》評論編輯。下稱「鄭」。)
張歷君(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兼任助理教授、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訪問學人。下稱「張」。)

《方圓》編按:文學及文化季刊《方圓》,每期都邀請作家、評論人及各領域的創作人,就重要的文化主題作對談,今期的主題是「隔離」,配合主題,對談者皆為《方圓》編委會成員,惟查映嵐不克參與。原文共一萬七千多字,以下節選出與香港社會特別有關的部分,期待與讀者交流。

廣告

分界、隔離與連結

鄧:大家一路討論我也一直在思考,隔離與連結好似是同一時間存在的?這其實是我自己一段時間裡的迷思。我們讀了那麼多後現代理論,會認為所有的分界都是任意的,會不斷被超越、重新劃分,所以我們經常質疑這些界線、規則其實是任意、人為的。但在近幾年中港矛盾所導致的一些區隔或有關的想法中,大部分人都很想擁有一個真真正正的、清晰的分界線。有個攝影師叫林亦非,他有幅相片拍攝了羅湖橋,好似拿了獎,羅湖橋淹沒在濃霧之中,分界模糊化了,而他拍攝這幅作品的原意其實是想要擁有一個清晰的分界、區別,追求一種比較獨特的香港身分。所以剛才一路下來的討論,可以幫助我們梳理相關的想法,讓我們看到隔離與連結之間存在一種辯證的結合與上升,而非純粹的二元對立。

廣告

張:我可以理解在當下大家會覺得分界是很重要的,可以明白這種集體心理。但我仍然會有所疑惑,我不打算取消或消解這個分界,而是想換個角度思考,進一步反思,這條看似明確的分界線是否真的存在過?正如剛剛政恆所講,即使不斷忘記,但遺忘之餘也在不斷重複過去的事、重蹈覆轍。所以往回看,看香港文學、香港文化的發展過程,那些我們視之為獨特的香港文化的代表,例如董啟章、王家衛等等,當我們去探究他們的作品的時候,就發現一些話題和思考模式某程度上傳承了此前由北方遷移過來的南來文人的難民文化,有一些話題和思考模式是不斷重複的。所以我覺得關於分界與連結之間不斷遺忘卻也不斷重複的關係,值得作更深入的思考,不是只要分界或者只要連結,而是會不會就在有分界的狀態下、遺忘了某種關係的情況下,某種關係在無意識中反而進一步加深,只不過我們未曾察覺。所以就更需要我們去分析和探索自己的無意識,否則只會不斷地重複某一些模式。有時你覺得切割了之後就萬事大吉,但切割完,你始終沒發現你想切割的想法其實正是一種依戀的表達。你很在意,所以才不斷強調要切割。我不知道這樣去形容那種慾望是否準確?但的確感覺有這樣的情況存在。

朗:連結和隔離的辯證關係其實可以很清晰地講出來,只要你加入時間。為什麼隔離之中有連結、連結之中有隔離,何以以為隔離了反卻能夠連結?正是因為沒有加入時間,不能將其先後次序展現出來。

從慾望的理性表達或者中國哲學所謂修煉來看,其實先做到隔離,而後才有可能連結,調轉過來是不行的。成長過程也是如此,首先要孤芳自賞,而後才能以成熟的自我去與其他人打交道、連結起來,如果連自我都不成熟、一片混亂,那就什麼也搞不定。修煉上則是說超越體證,先超越體證,令自己與其他人有所不同,然後才可能得證一些境界,想立人就先要立己。你看《一代宗師》,就是見自我、然後見天地,見天地超越體證之後才有可能見眾生。見眾生即連結,擺在最後,是因為如果你沒見到天地,你同其他人連結很容易同流合污、隨波逐流,反而被drag down。如果你已見過天地就不怕,而你首先要與其他人隔離之後才有可能見天地。所以次序上一定是先隔離,後連結,這是修煉的次序,也是自我呈現的、我們現在重新面對自我的次序。而這個自我不是固定的,德勒茲給我們的啟示,就是自我從來都處在不安狀態下、企圖忘記不安而不停自我鬥爭的狀態下。通過直面自我鬥爭才有可能見自我、見天地,然後見眾生。

張:這整個過程也可以類比榮格(Carl Gustav Jung)的自性化(Individuation)理論。為什麼首先要自我隔離?在一些原始部落,到了某一個成長階段,部落裡的長老、巫師要把年輕人抓去山洞或某個地方隔離一陣子,之後出來才有可能變為另一個巫師或者長老之類的角色。所以要有這段隔離的修煉,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先脫離既有的社會生活網絡,斷了這種關係才能面對你自身。自性化的過程就是自己和自己的潛意識重新連接,因為意識和潛意識之間的界線其實是可以轉變、轉移的,所以讓自己意識層面的東西更多地與潛意識層面的東西對接,然後將潛意識的部分意識化從而獲得呈現。所謂的中港關係,其實雙方在面對彼此的時候,都在處理著自己和潛意識之間的關係,衝突是必然的,先不說政權,這個關係處理得好不好就是集體文化自己能否繼續成長的關鍵。

朗:榮格講集體無意識,中港底下一定是德勒茲意義上的根莖,若根據榮格,如果雙方都要面對彼此的潛意識,到最後一定會回到集體無意識,大家就可以和解,其實這樣是很維穩的,如果跟著這個模式進行下去,一定會和解,本是同根生,500年前是一家,同根不同葉而已,如果進入無意識最後一定連結、全球都能連結了。

張:要看你如何理解那個「關係」的意思,如果你理解關係為連結,就會覺得是邁向和諧。但我個人理解榮格所講的「關係」可能更複雜。榮格認為婚姻就是一個例子,婚姻對於一個人來說是一種修行。為什麼是修行?就是因為這個關係不是一個既定的連結,而是一個問題。一個關係的本質可以是一個問題,關鍵就在於你怎麼處理這個問題。從這個角度說就未必有維穩、和諧的意味。修行正是對我們生命中出現的矛盾、問題進行處理,並學習如何面對這些難纏的問題和矛盾。

(待續)

《方圓》文學及文化專刊 二〇二〇年春季號 總第四期
出版:香港文學館   2020年7月

總編輯:鄧小樺
專題編輯:鄧小樺 查映嵐   創作編輯:鄭政恆
評論編輯:朗天                    學術編輯:張歷君
視藝編輯:查映嵐
編輯:劉乘桴

網上訂購:http://www.hkliteraturehouse.org/shop/6fmaxax8kgb539pdpnme4f3ctnl2ny 
《方圓》網站:https://www.fyosquare.com
臉書主頁:https://www.facebook.com/FY.OSquare/ 
Instagram:o.square.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