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談:先隔離,後連結 — 從疫症到作為「荒島」的香港(二)

2020/7/25 — 19:27

時間:2020年6月16日
地點:Google Meet
與談人:

鄧小樺(作家,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方圓》總編輯。下稱「鄧」。)
朗天(作家、編劇、文化策劃。下稱「朗」。)
鄭政恆(詩人、影評人、書評人、《聲韻詩刊》評論編輯。下稱「鄭」。)
張歷君(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兼任助理教授、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訪問學人。下稱「張」。)

《方圓》編按:文學及文化季刊《方圓》,每期都邀請作家、評論人及各領域的創作人,就重要的文化主題作對談,今期的主題是「隔離」,配合主題,對談者皆為《方圓》編委會成員,惟查映嵐不克參與。原文共一萬七千多字,以下節選出與香港社會特別有關的部分,期待與讀者交流。

廣告

成為有生命的城市

張:我有一些初步的觀察,關於香港文化之前的形成歷史,的確給人一種大中華、回歸母體的感覺,而我以前的思考是從難民營的角度去理解。從抗戰一直到1949年後,不斷有移民來到香港,本身是一種逃難,所以有一個詞經常被提到就是「過客心態」。由此我們是不是可以用「難民營」的範式來理解香港文化在二戰以後和冷戰時期的形成過程:正是在「難民營」的狀態下才導致大家某一段時期內保有回歸母體的集體意識,除此以外,那種大中華想像也是在這種狀態下產生。而難民營的形成自然與冷戰的開啟有關,在東方陣營邊緣建立的這個飛地,使得那些不滿甚或無法繼續在所謂「東方陣營」待下去的人,可以逃逸過來。香港在二戰和冷戰時期,一直都是逃逸線上的中轉站或目的地。所以有的學者說香港是一個飛地,甚至可以說是雙重飛地,即同時是東西方兩大陣營的飛地。香港對於兩大陣營來說,都是「例外」的邊緣地帶。

廣告

鄭:朗天的講法我覺得也可以從電影的角度來思考。每一次香港人去回想自己的一些經驗,特別是將1949年作為一個分界,每一次去回想原鄉,愈是回憶、重述、重構,愈是一次又一次發生偏離。即使是黃飛鴻題材的電影一向都嘗試敘述舊時廣東的民族文化,涉及龍母廟、花炮等等回憶和想像。而香港電影的這類回憶則一直在消逝,直至再無任何回憶存在,或者出現另一種情況,即回憶虛化、泛化,變成純粹的符號、只是一些中國的印象與美感。

至於疫症這方面,卡繆的《鼠疫》有很多人提起,曾經也被改編為香港電影,即龍剛導演的《昨天今天明天》(1970)。這部電影其實也很少關於昨天的東西,到了60、70年代,大家已經處於「活在當下」的一種心態,與黃飛鴻、邵氏那些電影大不相同。香港的電影一直都不擅於重構大歷史,也志不在此,大家對這種「重構即偏離」也有一種自覺。不說那麼遠,就說近來很多人討論的《金都》、《幻愛》、《叔叔》或者近幾年香港比較受歡迎的電影,都不會通過大歷史的重述去敘說關於大陸、舊時中國的回憶。來到香港,有時就像一碗孟婆湯,過了那條橋之後一些東西好像自動消失了⋯⋯

朗:其實隔離還有另外一種比喻,關於新物種與進化:為什麼會有新的物種出現?首先就需要隔離。澳洲為什麼會有袋鼠、樹熊?正因為澳洲在與其他歐洲大陸隔開後,在相對穩定的環境下自行發展、進化出了一系列新物種。此前關於香港人與中國的關係,經常採用新儒家的說法,譬如唐君毅所講「花果飄零,靈根自植」,即是說中國文化精華的部分,在共產黨時期甚至早至滿清,就開始散落,於是中國大陸無法保留,而海外則保留了這些好的「品種」,通過隔離可以不受大陸一些災難性力量的影響。這種講法和現在的香港很相似——很多人說要在國安法成立之前離開香港、去海外,保留香港的血脈;好比「禮失求諸野」,這種講法就是認為通過隔離可以讓一些文化精華得以保留。但實際上,歷史告訴我們並非如此,有如進化論一般,隔離之後反而發展成為另一個「品種」,「靈根自植」並不是將所謂原有的、好的中華文化延續下去,而是令它加速轉變,結果催生了真真正正與母體很不相同的另一「品種」。

政恆提到香港電影中遺忘的問題,不斷地遺忘過去的物事。很多人一直以為,有一樣東西擺在那裡而我們遺忘了它,需要重新去記起它,那樣東西是既定的、已經擺在那裡的。那樣東西是什麼呢?是大中華的文化精華,或者是在大陸那裡我們曾經所認同的所謂「瑰寶」。但從德勒茲的角度來看,我們遺忘的並不是已經有的、既定的東西,其實是一些鬥爭中、永恆的運動當中未曾得到承認、甚至永遠不會被承認的東西,遺忘了後者才是最重要的。⋯⋯香港,或一個Desert Island,最珍貴的地方就在於不應該有一個固定的東西,企圖保留一種固定化的、本質化的香港精神或是以前唐君毅所謂的中華血脈,可能都是誤解。遺忘不帶來痛苦,真正痛苦的是遺忘了我們其實應該不要那些既定的東西。我們始終應該在活水當中不停地滾動、創造,這樣的生命力才令人感動,且這種生命力不是香港獨有,是任何一個有生命的城市、有生命的國度都應該具備的。也許我們應該慶幸,就在這一次疫症或者社會動盪中我們有機會重新確定這種生命力。

(待續)

《方圓》文學及文化專刊 二〇二〇年春季號 總第四期
出版:香港文學館   2020年7月

總編輯:鄧小樺
專題編輯:鄧小樺 查映嵐   創作編輯:鄭政恆
評論編輯:朗天                    學術編輯:張歷君
視藝編輯:查映嵐
編輯:劉乘桴

網上訂購:http://www.hkliteraturehouse.org/shop/6fmaxax8kgb539pdpnme4f3ctnl2ny 
《方圓》網站:https://www.fyosquare.com
臉書主頁:https://www.facebook.com/FY.OSquare/ 
Instagram:o.square.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