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丑》:小丑本是一種黑暗的化身,是存在著人性裡的一種陰暗面

2019/10/8 — 22:23

電影《Joker 小丑》劇照

電影《Joker 小丑》劇照

(注意劇透)

《小丑》(Joker) 是首部奪得威尼斯最高榮譽的金獅獎的漫改電影。在威尼斯影展上,電影成了當時不少觀影者的心頭好。但在公映這兩周,就惹來不少兩極的評論。許多外國資深影評人對電影只給予一般的評價。到底為何只是短短的數個月,就引來這般極端的的看法呢?

小丑向來都是一個很有趣,且塑造性高的人物角色。導演說明今次片商給予很大自由度,電影故事並沒有從漫畫原著出發,可算是自由創作。小丑的人物形成跟一般漫改電影首作無異,都是說明一個角色的誕生與成長。電影以一種非主流的手法說一個主流的人物故事,主流觀眾想必會為之驚豔。

廣告

主角Arthur (Joaquin Phoenix飾)生於葛咸城,這是一個罪惡城市。但對它那暴力的根源,電影沒有多加描述。Arthur靠當小丑維生,立志當一個棟篤笑的諧星。可是,他天生有缺陷,患有不由自主控制的「狂笑病」、抑鬱妄想並需要長期服用精神科藥物,這病令他注定成為社會上的邊緣人。即使他只想為人們帶來歡樂,在街上手舞足蹈,帶來笑聲,但充滿邪念的社會並沒有接納,Arthur反而被欺凌唾罵。

小丑成魔之路由淺到深,又外到內層遞式揭曉。「他們根本不會在乎你這些人,也不在乎我這些人」Arthur的社工這樣對他說。社會大環境的唾棄,再到同僚手足的背叛,最後發現自己身世之迷,自己根本是一個從路邊拾回來,又被置之不顧的小孩。周遭的環境,包括本是溫暖的家都與Arthur為敵。小丑的黑暗面目就這樣浮面。

廣告

在《小》當中,每一次小丑的「變身」都透過舞蹈去呈現,其怪誕的舞姿鬼鬼魅魅,配以電影本身陰沉的調色,還有Hildur Guonadóttir (她與已故配樂師Jóhann Jóhannsson合作過《毒裁者》(Sicario)、《天煞異降》(Arrival),並最近為得獎電視劇《切爾諾貝爾:傷心的兒童》(Chernobyl) 作配樂)操刀的配樂,延長整個蛻變過程的藝術。而令小丑活生生地呈現當然歸功於Joaquin Phoenix的演譯,揉合方法演技與心理上的細緻變化,他再創個人的演藝高峰,在稍後的獎項季節必定成為寵兒。

所謂「人人都是小丑」,在於小丑本是一種黑暗的化身,是存在著人性裡的一種陰暗面。在《蝙蝠俠-黑夜之神》(The Dark Knight)中,小丑的出現往往是逼使人在一個兩難全的困境下作決定,例如蝙蝠俠要選擇救心愛的人,或救一個為人請命的英雄、Harvey Dent雙面人要在復仇與使命中作選擇等。在電影內,小丑同樣是作為一個引爆點,激起人民暴力的情緒,對抗權富。與其說小丑帶來混沌,其實這混沌早已存在我們之中。

「我常常以為我自己的人生是一種悲劇,我現才發現它原來是一個喜劇」。《小丑》與《黑夜之神》的分別是它在於呈現小丑自身其中的一種角力,喜劇與悲劇、現實與幻想、正面與負面思想等。它缺乏了一種與邪惡化身的制衡,這削弱了電影層次上的塑造性,也令電影失去客觀性。

在電影的結尾,精神病院裏的醫生問Arthur在笑什麼,他回應說「你不會明白」。許多觀眾都揣測這是否暗示一切只是Arthur幻想出來。我看這結尾來沒有特定的解答,畢竟導演説明無意創作續集。卓別靈Charlie Chaplin說過「近看人生是悲劇,但遠觀卻是喜劇」,近看也好,遠觀也好,Why so serious?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