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婦人》:我們的衣櫥都不一樣

2020/2/20 — 10:59

本文只討論2019年版本的《小婦人》

《小婦人》在早前的奧斯卡中僅奪得「最佳服裝設計」,並沒有獲得驕人成績。可是獲得此獎項可謂眾望所歸,整套電影的服裝做足資料搜集,配合歷史背景,同時為每個角色的人物性格細心設計,優雅之餘充滿故事。

廣告

女人在 19 世紀的社會角色沒有很多選擇,女性不是在工廠工作、做傭工,就是留於家中做主婦。想要自由的話,可能要像電影中的 Aunt March 的教誨,除非你家財萬貫,不然就依靠一個男人,依靠一個家庭。在女權主義剛剛興起,女性慢慢開始爭取選舉權的世界,女人在社會和法律上都是弱勢,面對的不平等對待應不是我們現在能想像,別說要將女主角 Jo 一樣擁抱自由,追求理想。

1840 年代起,裙撐於西方女性中流行,在對比下它能令腰部看起來更纖細。事實上裙撐又重又不便,實在不利於女性日常生活,加上 19 世紀同時流行穿著馬甲,將肋骨和腰部索到最緊,應該連透大氣也不容許。這兩件潮流產物實在是攞了女人的命(真的有流傳發生意外的故事)。裙撐的正名為 “Crinoline”,一說法是指詞語源於法文單詞 “crin” 和 “lin”組合而成,意思是馬尾毛和麻,即是裙撐的製作材料,製造了一個像鳥籠一樣的支撐托着又重又長的裙。這個鳥籠上至貴族,下至農村婦人都為之著迷,成為一個時代的標誌服裝,困住女人的身體,同時困住女人的自由,而她們不自知。《小婦人》能成為經典故事,大概是對當時社會的一個衝擊,為當時的女性提供了想像,原來除了住在籠中,我也有走出去的選擇。

廣告

Crinoline

Crinoline

《小婦人》是在美國內戰背景下發生,大部分像主角的家庭都只能過著簡樸的生活。電影的服裝設計師 Jacqueline Durran 因此沒有把裙撐的特徵放大,來突顯樸素感配合故事背景,亦根據角色性格加入馬甲。像 Jo 大大咧咧的角色,顯然是不適合穿馬甲裙撐,但 Amy 愛好奢華的個性,設計師便將這些特徵放大塑造她攀附上流的形象。

像 Jo March 的角色,設計師沒有刻意將裙撐的特徵放大。

像 Jo March 的角色,設計師沒有刻意將裙撐的特徵放大。

Durran 曾在訪問中表示沒有為角色 Marmee(四姊妹的媽媽)和 Jo 的服裝加上束縛,在配合維多利亞式的標準下創作了最適合角色的服裝。「我們推斷作者 Louisa May Alcott,在 Jo 的世界內永遠不會有緊身衣。」而為何 Marmee 同樣沒有束衣,這樣便能透露,她同樣是一位思想進步的女性。較為傳統的角色像渴望婚姻愛情的 Meg 和愛好奢華的 Amy,Durran 便為她們穿起裙撐和束衣。這不在乎對與錯,只是關乎每個人的追求和個性,設計師為角色穿上最合適的衣著。Durran 為每個角色都準備十多套衣服,就像每個角色都有個衣櫥一樣。

Amy 的服裝相對上比較多花紋,造型上比較華麗。

Amy 的服裝相對上比較多花紋,造型上比較華麗。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顏色偏好、喜歡的花紋、衣服的配搭,打開衣櫥像窺探一個人的個性。《小婦人》的確能做到這點,看著角色的服裝,大概猜度到她的性格,觀眾更容易代入,更容易了解角色的故事,看著一個老朋友似的。對照 Durran 過往的服裝設計,即使時同一個時代背景的電影《傲慢與偏見》亦與《小婦人》有非常大的差異,她真的下了不少心思為每個角色度身訂造。

Jacqueline Durran 為電影設計的服裝圖稿,圖為 Meg 和 Amy 的服裝

Jacqueline Durran 為電影設計的服裝圖稿,圖為 Meg 和 Amy 的服裝

四姊妹都有不同的夢想,Meg 想要愛情、Jo 想要自由、Beth 追求技藝、Amy 追求華貴,她們就像每一個女孩子。身邊的朋友 A 說可以做創作最滿足,朋友 B 說久不久買手袋最開心,朋友 C 說有男朋友什麼都可以,朋友 D 說香港好才是正事。每個女孩子都有自己的追求,對與錯也不由別人定奪。

或者每個人也應有屬於自己的衣櫥,穿起最適合的衣服做最稱心的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