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製圖

小林聰美《森林民宿》:日劇中的「補師」

每日打開新聞,都覺得時局在挑戰香港人的抗壓力。偶爾想喘一口氣,又會因為好像走咗去「娛樂」而莫名內疚。當確定迷思成為日常,回應時代的方法其實也有很多,例如好好把身體照顧好,細緻地活好每一茶一飯的精髓。

日劇之中,在嚴肅與搞笑之間,還有一條小小的支流。毫不費力地療癒人心,又能透過日常對話帶來啟迪,解憂小品,猶如日劇之中的「補師」。

療癒系神作《海鷗食堂》主演小林聰美年初有一部名為《森林民宿》的新劇,定位與《麵包、湯與貓咪日和》、《東京綠洲》等作品很相熟,都是透過清新平淡的日常片段,提醒我們人生的每個閃亮瞬間,都是來自一種心靈上的富足和體貼。那可能是貓咪、可能是北歐的餐館,這次,便聚焦在一所森林中的木屋民宿。

作者製圖

《森林民宿》為6集單元劇,每集只有20多分鐘,十分易入口。朋友相約我一同觀看,我揀選在通勤時看一集,他就當成睡前故事,形容劇集「像是淋浴一樣溫暖人心」。故事每一集都會有一位新客人蒞臨民宿,遇上民宿的女主人,在陽台傾談與紅酒美食之中慢活度過一個晚上。故事很乾脆,往往一到清晨,就會戛然而止。6集故事前後連貫不大,但每一集都會透露多一點小林聰美所飾演的女主人之個性和心思,舖陳出最終集她所作出的決定。

打開《森林民宿》,滿滿的綠蔭會佔據你的屏幕,木造的民宿大屋,與世隔絕得令人想唱一句「香港無我嘅事」。雖然小清新、療癒的作品很多,但《森林民宿》最令我欣賞的地方是他看似「離地」,卻十分緊扣人性的軟弱面。森林這個情境(甚或是舞台),是為人們作為大自然一部份的提醒,無論我們有多空虛、煩惱、迷失、渺小,森林都會包容這一切。從山上吹來的清爽微風,沁人心扉的流水聲,取之不盡的悸動。涼風送爽,當然不會一下子解決所有問題,但至少生活還是有很多打開方式,不能前進時,可以稍微後退一下,看到的風景會更闊。

小品而言,《森林民宿》的卡士其實不差,除了小林聰美與編導松本佳奈再度合作,首集更找來影帝役所廣司化身山中紳士,後面更有板谷由夏、光石研和罇真佐子等熟悉臉孔相繼登場,相信日劇迷一定會份外有親切感。

作者製圖

大概是因為近年多了踏足農田的關係,我最喜歡故事首集,講述役所廣司神奇地在草叢中出現,身穿一身大地色系的西裝,說是從東京而來,卻又說漏嘴從另一個山頭過來。更奇怪的是,他會怕狗吠聲,卻又對雜草、可食用植物有異於常人的透徹理解。晚飯時,他講了一段很有學者風範的話:「人類是麻煩的。動物吃植物,並用它們的糞便和屍體重新種植它們。這個世界在循環不息,互相提供養份。這就是生物,其中並不包括情感。有情感很麻煩,明明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黑暗的森林中遊走,卻又會憧憬林中離遠看見那小屋裡的燈光。」故事最後,原來他不是一位學者,而是一支幻化成人的小狐狸。一連串寫實的人生相談之中,偷塞了一個酷似東方森林版「聊齋」故事,相當趣怪。

作者製圖

看完我都在想,大概每一位香港人都會想住進這樣的森林民宿裡,閒時做做家事,忙完就在森林裡散散步,細味恆常生活中的細微不同。有些人或會很現實地立即想到民宿背後的資金營運成本,但也有愈來愈多人推祟「低慾望」的基本生活,踏實地活用身邊的資源,拒絕消費主義,學習維修、重用、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誠如《森林民宿》每集的金句,都是在閒談、散步之中出現的。「森林系」不單只是一種衣著風格,更是一種心性和修為。單是民宿女主人每次在客人傾訴內心時不帶說教和批判的聆聽,沒有客人時孤身一人在偌大的民宿中平和地進食晚餐,這種境界,就可能要用一生的時間去細味體會了。

作者網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