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評《粵劇特朗普》

2019/4/15 — 13:10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1. 全院滿座。現場年輕人數至少佔 4 成,無可否認在很大程度上是商業成功。至於能否振興粵劇,我卻抱持懷疑態度。首先,其所謂粵劇僅限唱詞,其表達手法本質是舞台劇。

此外,眾多年輕人入場,主因是「高/連登式玩膠」,而李大師(李居明)在劇中亦有意無意大量置入相關元素,例如陳鴻進演的金將軍就是負責插科打諢的傳統丑生。表面上李大師是投其所好,實際卻是拉長戰線兼破壞完整性,外星人一節更是「離哂特朗普」,令人失笑。

廣告

2. 不少論者指其史觀或意識形態混亂,不知所云,亦有人擔心長期服用李大師戲寶的年長觀眾會中大伏。對此,我不以為然,因為大師拉雜而成的正正是本地不少前輩早已深信不疑的種種怪談和傳聞。

例如戲中宣揚的理念,包括要拼經濟少理政治,鬥爭是壞的,凡事應「以和為貴」,「要放下才自在」一類本來就充斥於《東張西望》和長輩圖,李大師做的,不過是抄錄他們的想法而已。

廣告

至於年輕人方面,由於大師貪心,植入大量人物及信息,兼且整體而言不論藝術上及技術上本劇也不算成功,致令其「洗腦」效果大減。

此外,由於含有大量文革或同類 in joke,年輕人根本難以投入。如果大師日後有心有力銳意改革劇情加以刪削枝節,由於其內容真假難辨,反而更值得擔心。

3. 與其批評其意識型態,我反而想多花力氣評議其「藝術技巧」,尤其戲中唱詞之文字使用。同一韻腳不停出現,更甚的甚至大量重複使用「病」「雄」「蟲」「凍」「難」「山」「夢」等字,當中更為插入套語俗話而出現音韻不對的情況,令人感到十分困擾。

4. 其實一早已經知道李大師會祭出名丑廖俠懷的《甘地會西施》合理化自己的「作品」,但當中有一差異觀眾不可不察,就是當年「新蛇仔」之所以託古兼大搞穿越,旨在以曲筆表達政治訴求,與大師以噱頭奉客之情況大相逕庭。

5. 最後,必須嘉許大師的市場觸覺及一眾演員尤其龍貫天新劍郎的落力演出。要把粵劇推上國際傳媒絕非易事,而今次他們真的做得到。

後記

一如大眾理解,凡事只要肯認真去做,「做到盡頭就是型」,單看李大師花了大力搞場刊記下創作的心路歷程,就知其認真程度。

問題是,若要在一輪喧嘩過後真正達成復興粵劇的宏大理想,所需的絕不是簡簡單單的幾個點子及東拼西湊的本事。造成時勢以後,更需要的,其實是不同程度的提升,包括創作人演出者,乃至受眾的整體水平。

假如虛雲真有第三夢,但願李大師真的可以善用今次的「成功」,「做番一齣好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