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水漂流》

小野:《濁水漂流》 質感如歌,如遊記

【文:小野(盧鎮業,香港獨立電影導演、演員)】

1) 質感如歌、如遊記。會想起居於深水埗的日子,街道的光、氣味、顏色、溫度。那時差不多沒隔一兩條街就有巨型地盤(如今已成岩巉牙簽樓),會想走進去漏夜歷險。當然不敢,反倒是會看到街貓悠然自得的進進出出。電影裡,看著木仔(柯煒林飾)和輝哥(吳鎮宇飾)果真走了進去,躍上半空朝嘉頓山以南的萬家燈火撒尿,魔幻又親切。

2) 小弟成長於新界,出城遷往市區的首站是深水埗劏房。後來跟不同朋友聊起,大抵都有同樣經歷。深水埗的來往與混雜可說是香港的縮影。戲內主角們亦是從五湖四海漂流過來,來自非洲的小黑(高只仁飾)、意大利的甘浩望神父、越南的老爺(謝君豪飾)、北方的卓玲(余淑培飾),還有沒被明言的輝哥。謝君豪的越南音調固然有神采,吳鎮宇更是交出怪物級演員功課,他所有對白的語序和句子結構都經過重組,就跟好多「唔知邊度鄉下」的婆婆伯伯般,聽落順耳,但細聽會知道,跟本地出生成長的人說話方式有根本性的分別。這個細節有多少來自劇本一字一句,多少來自演員消化與輸出,倒要跟導演或吳生確認才知道。

3) 有人說吳鎮宇演得浮誇,我卻會覺得相比起來,他比很多深水埗暴烈阿叔來得不dramatic。反倒是他的落泊,好看得不得了。以致他淚眼盈眶的好幾場,「不以哭泣為哭泣」,口噏噏別的甚麼,把所有已然溢出的悲從中來強行吞回,真係好痛好痛。

4) 相信大部份進場觀眾都未必有無家者的經驗(包括我),電影頭半段,不免有觀看他者故事的感覺。但隨著事情推演,許許多多的有路與無路,到大勝(朱柏康飾)與輝哥的激辯,最沒資源的人到最後仍念茲在茲初初打那場官司是為了甚麼。一下子召回更廣闊的共同感。陳妹(李麗珍飾)與蘭姑(寶珮如)的互相照料、木仔與卓玲這對《那麼溫柔的、暴烈的》CP的成人禮、何姑娘(蔡思韵飾)盡力幫忙又難以逾越某道牆、街友走了之後的眾人自學式破地獄,那種實巴巴的羈絆與不知何時再能碰面的再會,莫不是我們曾在某個時地人事的街道上經歷過的種種。

5) 歌很好聽。小黑的故鄉歌、大勝的喃嘸歌、還有甘仔的廣東歌,他唱不了兩句已覺心酸,下一刻朱康就爆哭了。還有還有,黃衍仁的歌,把燒旺的火轉化如水般行走下去。

6) 美中非常不足,首映夜音響故障,不時發出噼啪怪聲,替附責配樂的黃衍仁和混音師鄧學麟感到如坐針毯,相信他們直頭火燒心。事後才知道,原來不只是多了怪聲,映院subwoofer直頭gg,成個低音無左。 所以,睇左首映而又喜歡嘅,真係應該入場睇多次。

7) 講返轉頭,其實電影嘅opening credit已經好好睇,講緊嘅係巴士上層POV前嗰段無聲黑底白字工作人員名單。點題字卡亦選得很好,忘了原文,大意是關於居於街道,作為一種展示生存條件的方式。立時想起班雅明提及詩人、拾荒者、妓女等城市漫遊者的一句:「街道是漫遊者的居所。他靠在房屋外的牆壁上,就像一般的市民在家中的四壁裡一樣安然自得。」

8 ) Last but not least,本來諗住正正經經寫一篇,但整理需時,就寧願寫得雜碎快手搞掂。因為趕時間,因為6月3日就上畫,因為首周票房好重要,首周票房好重要,首周票房好重要。

 

(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