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就算有不同跑速,我們都能同場相遇 — 沙咀道球場

2020/3/23 — 10:26

【文:蔡寶賢;攝:鄧詩廷】 

這不是一個討人喜歡的午後。天陰突然灑下的綿綿細雨,沾濕沒有防水效能的衣物,眼鏡片都滿佈小水珠,矇糊了視線,不得低下頭來迎雨而行,瞥見路邊有個公園的入口,想先走進去避雨……

「小心啊!」突然一個足球從遠處踢來,著地時淺起旁邊的水氹,褲腳都給弄濕了。穿一身藍黃足球套裝的男孩迎面跑過來,半濕的短髮混雜了雨水和汗水,目光從來沒有離開那個足球,再一手抱起它,轉身跑回球場中央,跟其他隊友繼續未完的訓練。

廣告

回過神來。抬頭看到遠處觀眾看台頂寫著「沙咀道遊樂場」,這個位處荃灣主要馬路大河道及沙咀道交界的政府康樂用地,與大型購物商場及二坡坊一帶的市集只是一路之隔,舉步咫尺之距。雖然起名為「遊樂場」,但內裏卻沒有如滑梯、鞦韆、搖搖板等遊樂設施,反而有兩個相連的七人硬地足球場、三個網球場、棋枱、涼亭及長者健體園地等。除了網球場要付款預約租用外,其他設施都是免費開放使用。每逢過時過節,運動場都會舉辦大型的中秋節綵燈會及農曆新年前的年宵;鄰近不少學校也會帶學生到運動場上體育課。遊樂場的實際用途不如其名,卻是一個多功能的社區空間。

廣告

被時間跑過了頭的人,都要被遺棄。

間歇的毛毛細雨,很快就停了。公園內的人收傘,也有人開始離開有蓋看台,回到球場上去。步行離開球場,轉走入網球場旁的長窄通道,沿路散落一排排長凳,坐著好幾個獨自前來的老伯伯,外衣反射著上面的輕薄小水珠,似乎在下雨前已在原地安坐著。他們都不發一言,安靜地各據在長凳兩邊,周圍樹上零碎的小鳥叫聲更見響亮。他們好些目光散渙,漫無目的,偶然散落在經過的途人; 好些盯著前方,放空發呆,也有一、兩個在打盹睡。

若果,時間對每個人都是忠誠的,時間在這通道中被拉長放緩,它又是否對每個人都公平?在這個人人皆可使用的社區空間,屹立在中間的大型水泥觀眾看台,分隔開屬於青青揮灑的球場及隱蔽與被孤立的走道。美其名為公共、共享的牌頭之下,我們在空間中共存、各取所需 ,但背後隱埋的不解、誤解與漠視,說穿了是我們對「和諧」所作的表面解讀與想象,只不過是一段互不干犯的距離。

跑得快跑得慢,都在同一個好世界。

咇——

傳來球場上的哨子聲。原本四散在足球場的孩子,往場中的教練靠過來。

「剛才你知道他在你後方嗎?如果他迫得你太緊,傳波給隊友……至於你,他開出了罰球之後,可以跑到對手那個位置,阻止他們截到球…..」教練一連氣執正孩子的表現,孩子則一邊喘著氣,用手掌擦拭額角的汗水,專注聽著。教練很快再吹哨一下,揚手示意,把腳下的足球踢向孩子去。他們再次跑動起來,追著足球,準備下次再發進攻的機會。

至於場外,有兩個婦人依著欄桿,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的孩子在接受訓練;有個一身穿輕裝運動服的男子,利用門龍上框,做引體上升;有人在土場邊來回踱步,拉筋伸展,鍛練步速與肌肉爆發力;又有個中年男士,帶著外賣飯盒,坐在龍門後的鐵絲網後,邊吃飯邊專注看著手機屏幕上播放的飲食節目。

一個足球,連結起孩子與成人,傳球也傳遞了經驗與智慧;一個球場,聚集了不同年齡與背景的人,各自追趕著自己的目標。

「睇啊!」一個孩子向著自己的隊友叫喊,提醒要留意對方搶攻,因為勝負在一念之間。在運動競賽上,競爭是必然,如同在社會;汰弱後留強,社會未來似乎注定由年青有為的掌控。但社區應該由始至終屬於,也成就於任何一個人,是嗎?

南豐紗廠X KOKO COFFEE ROASTERS : 《遇上荃灣》
鄧詩廷攝影展
日期:2020.03.07 - 05.02
時間:09:30 – 19:30
地點:KOKO COFFEE ROASTERS (G0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