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屍殺半島》的「理性選擇」與「明智選擇」

2020/8/31 — 11:25

可惜。故事寫得不好,「抄考」多部經典喪屍片、末世公路片的痕跡太明顯,浪費了上集的大好設定,兼且人物描寫太表面,反派全是猙獰愚蠢的模樣,對立起來沒有看頭,雖然幾位女角堅強威風,比上集更加獨立,但也僅此而已不算突出。不過,當作普通娛樂,一看也無妨(何況久餓電影),沒想像中差勁(本來預期會更劣),相對於未能推陳出新的劇情,最要挑剔的是,既然改以飛車追逐為動作場面主軸,卻一味賣弄電腦特技,毫無實感,無論是掃撞喪屍還是炒車遇險,都沒有應有的爽快感或緊張感可言。唯一教人追看的,不是長得像全盛時期的王傑和陳曉東的姜棟元,也不是成熟有韻味的李貞賢,而是到底戲中的香港最終會否被傳入喪屍病毒?

《屍殺半島》(Peninsula,延尚昊導演,2020)

《屍殺半島》(Peninsula,延尚昊導演,2020)

廣告

香港人看《屍殺半島》,難免看重其半島比喻、難民寓言,香港昔日也是「第一收容港」,今天卻有不少人有走難念頭,對比強烈,至於屍殺南韓處身的困境(北韓封關、美國遺棄、國際孤立、全球放逐),也易令觀眾想到未來絕處,但這一點也許在別處再寫,這兒想談談的是電影開首的「理性選擇」(rational choice)與最終的「明智選擇」(sensible choice)。

男主角一開場的抉擇,是否就是自私?如要救,應一家都救,還是只救母女(那男人滿身鮮血,很可能曾經被咬),抑或僅帶走女孩?有趣的是,如果男主角救走女孩,可能一開場女孩已在船上死掉,女主角放下心頭大石,也未必能撐到四年後;女主角後來就說當日無數人見死不救,不只男主角一人,沒特別怪罪(但不是不怪)他,想來她也同意這是個「理性選擇」,經歷了數載人寰絕境後(想想她如何在猥瑣軍旅中活過來,已教人「細思極恐」),輕輕就放下了「恨」這回事。在這樣的兩難處境,在個人的良心(往往要在須臾間於情與理之間作決定)與群體的大愛(若真有喪屍,封關不封關?誰能代表全體作這決定?)之間,總會有遺憾與遺恨,這是人類全體的悲劇,其實也未必有「最佳」選擇可言,像那姐夫所言,只有親在其中,才會明白。

廣告

那麼,男女主角最終的「明智選擇」,當然充滿「人性」,刺激觀眾的淚腺,但故事也不走主角「犧牲」以「贖罪」的套路盡情催淚,反而讓他與她燃盡主角無敵光環,見屍殺屍,還來個與女兒對哭奔跑(她已中鎗半跛)的慢動作長鏡頭,奇怪卻沒喪屍能追上(走私賊船倒很快被攻陷了),聯合國阿珍軍團也沒揀「理性選擇」,一起待到最後,於是皆大歡喜大團圓結局,但這樣子對比「理性」與「明智」,與《屍殺列車》(2016)多場或同生或共死的抉擇比較(包括兩大男主角、兩位婆婆、棒球情侶),其實既不深刻也不動人。倒是片末少女說地獄家園其實也不是那麼壞,是句值得咀嚼的好對白,這一點本來應該很值得編導深入去寫的(可對比戲中的南韓與香港,對比一家人與一軍團,等等),而人類如何與喪屍共存一事,寫得夠好,也可如日本以《真.哥斯拉》(2016)回應後 311 大地震般具深意,但如今只有連場無力的飛車大戰,太可惜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