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岩井俊二《情書》:似曾相識的告別,恍若初見的情書

2021/5/3 — 10:53

日本電影《情書》劇照

日本電影《情書》劇照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東坡千百年前,給亡妻的悼亡詞,無法忘懷,即使歷經十載,悲哀依然存在,未能沖淡。遺憾之所以令人抱憾,往往超越了時間。

岩井俊二一封抒情《情書》,首幕唯美雪景,無數雪花場景冰封而成的電影,象徵了停滯、封存。藤井樹登山意外身亡,三周年的忌日,唯獨渡邊博子,他的愛人,仍舊念念不忘。

如何面對悲傷歷史?我們都有自己的時間表,難以強求。當全世界都告訴博子,要放手要有新開始,博子反其道而行,寄出一封至情人舊居的信,展開了,屬於自己唯一的面對、治療旅途。

廣告

廣告

「藤井樹,你最近好嗎?」同名同姓的女生收信,一筆一劃,從未謀面,文句編織浪漫交流。博子最初想像,天國的情人回信,得知真相,男友攜她到小樽故居,嘗試讓她看見其人,面對現實。

有緣無份,戲中反覆強調的主題。身影交錯,博子和藤井樹兩次擦身而過,計程車的先後;藤井樹騎單車,博子叫喚,淹沒人群之中,唯美浪漫的回首,象徵了兩人不斷憶記昔日。有緣無份。

博子在藤井樹家門前,寫下解釋,投遞,說明自己因何寫信,又為什麼到訪。偏偏,刪去藤井樹逝世的真相,內心一再否認事實,不存在的地址,不存在的人,彷似展開未來的束縛。

藤井樹和藤井樹,同名同姓,三年同班同學;博子和藤井樹,樣貌相似,像分靈體的二重身。名字、樣貌構成張力,藤井樹重述學校故事,就像,博子透過她,再次接觸青澀的情人。

另一邊,藤井樹有自己的人生,其父早亡。永無休止的感冒,連繫父親因肺炎而死,每一聲咳嗽,都代表了她,亦是對以往無法忘懷。勸她小心身體,迫她到醫院看病,都沒有任何效用。

她們進入過去的回憶,中學同名同姓的尷尬,藤井樹被同學玩弄,戲耍兩人,形成隔膜。「幾乎都是很不好的回憶」,過去並非固定,現在的你我,賦予歷史意義,原來曾經如斯美好。


明亮打燈,聚焦兩人的特寫,暗戀情愫,觀者都感受到,男生對女孩欲言又止之愛戀。圖書館的相處,寫上無數藤井樹的借書卡,不難想像,博子的愛情故事,也一樣浪漫。

博子和現在的戀人,博子與死去的藤井樹,少年藤井樹對藤井樹的暗戀,多重情愛關係。過去愈是動人,如今愈是迫切,真摯地痛苦,因而動人。

戲中一幕,博子發現和藤井樹相似,執著於藤井樹會否只因此點,而對她一見鍾情?「我無法原諒他」,真情的妒忌,無法偽裝。死者已逝,到底如何經由似曾相識,告別?

電影《情書》劇照

電影《情書》劇照

藤井樹經由舊校老師,得知藤井樹逝世真相。死訊之震撼,穿透封存父死的冰塊,她不久感冒惡化倒地。鏡頭一轉,博子和情人登山,坦承過去美好,日出之時,博子遙望藤井樹身亡的山頭,高叫:「我很好。你好嗎?」

「我很好。你好嗎?」藤井樹在病床昏睡中一樣呼唤相同句子,是對藤井樹,也是對父親。原來,過去不只是束縛,乃和現在、未來互動。回憶昔日,重新敘述,像鎖鏈般影響當下。曠野雪山的回音,我們很好,都希望彼此更好。

博子把信件寄回,這一切的回憶,終究不是她的。藤井樹不再感冒,學曉接受與放下,才發現最後一次會面時,少年托她還《追憶似水年華》,借書卡背後,一筆一劃的深情,描繪出女孩的肖像。

「幾乎都是很不好的回憶」,最美的青春印記。藤井樹暗戀的故事,揪心唯美,又多麼幸福,最後沒寄出的信,皆因這是恍若初見,屬於自己私密的情書。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