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幻愛》:迷走虛實之間,幾分可惜與期盼

2020/7/17 — 17:42

《幻愛》劇照

《幻愛》劇照

《幻愛》大概是「高先三寶」中掀起坊間最激烈討論的一部。 從最初一面倒盛讚,到後來始有影評指出電影中的父權意識。身邊友人亦早在上映首週便進戲院先睹為快。

好像好久沒出現一部能引起如此迴響的港產片。是因為主角是近期較亮眼的新生代演員嗎?因爲導演拍過《十年·自焚者》,大家勢要支持「黃色電影圈」?還是,精神病患者的戀愛,這題材對於香港觀眾而言較為新鮮?

最終,抱著滿滿的好奇進戲院,帶著幾分可惜與期盼離場。

廣告

《幻愛》劇照

《幻愛》劇照

廣告

《幻愛》在電影語言上有不少令人眼前一亮的地方,像是透過許多鏡像倒影,處理李志樂(劉俊謙 飾)迷走於虛實之間的狀態,而非全依賴演員與劇情表達。記得有一幕,李志樂獨自坐在房間裡,鏡頭帶到玻璃倒影中渺小的他,畫面唯美,同時隱喻角色病情惡化再度被幻覺困住。此外,攝影師司徒一雷特地兩種柔光濾鏡拍攝,欣欣的部分會產生重影效果,藉此區分欣欣與葉嵐(蔡思韵 飾)、幻想與現實;另善用冷暖色調、大量面部特寫呈現角色情緒及心理狀態。這同時是對演員的一大考驗,不只是讀白,更注重表情、細微的肢體表現。

取景方面,電影中多次出現人行隧道、井型公屋、輕鐵車廂等充滿壓迫感的空間;原以為能成為彼此救贖,但終究無法逃出各自的牢籠。看似唯美的愛情故事,卻伴隨著許多枷鎖,或是病史、身分、自卑感、過去的經歷。就像導演周冠威在製作特輯中所言,「我不會說這是一部精神病患者的電影,我會說這是一部愛情電影、講愛嘅電影,每一個人都渴求愛,每一個人都有機會覺得自己不可愛。」渴求愛,但由於種種原因自覺不可愛,終在追求愛的路上卻步,只能在夢中走向彼此。

從取景、攝影到剪接、調色,均見製作團隊的細膩與用心。那先前提到的可惜之處是?劇本。 

電影上半部李志樂與欣欣的部分,從兩人甜蜜相遇、交往,到李志樂要不要坦白病情的內心掙扎,以至最後李志樂發現一切美好都只是幻覺,病情復發,整段劇情的起承轉合均處理得頗為出色,現實與幻覺的反差亦令人驚喜。其中李志樂病發在房間裡偷聽樓上單位的爭執聲、再衝上樓盼帶走欣欣的那場戲,以及李志樂獨坐在輕鐵站發覺欣欣只是幻覺的崩潰場口,劉俊謙的演技也出乎意料地到位,看得揪心。

幻愛 劇照

幻愛 劇照

然而,當劇情轉入李志樂與葉嵐部分,卻沒有承接電影上半部的精彩,開始走向通俗劇的套路,演員演技亦相對生硬,好幾場輔導戲,蔡思韵讀白語氣、斷句都顯得有點不自然。讓筆者感到尤其尷尬的是葉嵐的崩潰戲,她聲嘶力竭地大喊「我好cheap」、「我好污糟」。那場戲,不但無法進入葉嵐的情緒,反覺得有點不適,一方面是因聽到那些對白當下直接感到厭女之疑(污糟和cheap從何而來?因為有過多段性關係?),但更多是因為劇情推進過於粗糙。莫名其妙冒出一個 Uncle,一向冷靜的葉嵐忽然大爆發,李志樂苦等一晚後,一句「唔介意」,將葉嵐多年心結解開。這中間好像缺少了好些拼圖。若將葉嵐的崩潰理解為與自我期望的落差,這場戲也許不至於如此突兀或父權,可惜電影側重男主角的部分,對女主角的角色塑造著墨太少,原應更複雜的心理刻畫卻甚為薄弱。葉嵐對建基於利益交換的關係的不享受,是否可在與 Dr. Simon 的支線上多交代?她的愛情觀又是如何形成?是否單憑母親過去一句「連你媽媽都唔愛你,呢個世上就冇人愛你」就能解釋葉嵐的行為?明明電影上半部已充分顯示製作團隊有足夠能力以較為委婉、subtle 的方式層層鋪墊,以電影語言說故事,葉嵐的陰影與傷痛,是否一定要用如此露骨的對白表達?

蔡思韵,《幻愛》劇照

蔡思韵,《幻愛》劇照

電影上下部分的差距,會是因為周冠威作為導演兼編劇對長片的掌控力不足嗎?現時香港電影工業的環境,新進導演拍長片的機會少之又少,缺乏投資者。至於「首部劇情片計畫」至今辦到第六屆,只有13部電影獲得資助。很多時新進導演只能拍拍短片,惟短片從劇情推進到場面調度等始終與長片有一段距離。周冠威2004年演藝學院畢業,16年後才有首部從編劇到導演都一手包辦的劇情長片《幻愛》(2013年《一個複雜的故事》是由周及其他8位演藝學院學生共同創作)。李志樂與欣欣的部分與周冠威2006年的半小時短片《樓上傳來的歌聲》情節大抵相同,前者更像是後者的進階版,從畫面處理到劇情安排都較前作細緻,但當要將原本半小時的劇情延長時,葉嵐作為新創作的部分便略顯失色。 

《幻愛》有其可惜之處,《叔.叔》、《金都》同樣未盡完美,但可見新一代影人的努力與關懷。若你已厭倦了彭浩翔與葉念琛,試著進戲院多看看新一代導演的作品吧。多一些迴響,褒與貶,或許都能伴隨香港電影走得更遠。

金都、幻愛、叔.叔 劇照
 

金都、幻愛、叔.叔 劇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