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氣與十環幫傳奇》梁朝偉造型 Figure

廢.老套.東方主義:《尚氣》現象的兩極爭論,我們應如何理解?

樹大招風,漫威系列電影,不論我們喜愛與否,議論不斷,影響巨大。例如,成個行業比佢搞彎晒之電影已死論,又或性別平權,男女工資失衡,BLM等……而至《尚氣》的華夏、中國想像,引起世界關注。

電影本身不必經典,「尚氣現象」可堪思考。與其討論情節,更有趣是,讀者反應兩極的對立,歌頌與貶毁,創新和守舊。遠不是一句你係PR,我係PR所能了解。

出生、辱華與死亡,小粉紅的「雖遠必豬」。《尚氣》乍一公布拍攝,引來中國辱罵,上映前的選角,劉思慕的外表成了熱話:「樣衰」、「似習近平」以至「刻板印象」。

青菜蘿蔔,各有所愛,貌美醜陋難以論斷。習近平的雷同,乃演員本行的非戰之罪,劉思慕大抵沒想過,因而無辜招致批評。

Brad Allen與成龍

十環相比其他英雄,廢得不像Superhero。Brad Allen的武術指導,港式打鬥,拳拳到肉,巴士、竹棚、竹林等戰,盡見香港戲之影。前中期沒有過多的特技,構成了寫實風格。

漫威這種傾向,或許電影少見,劇集早有。Netflix的《夜魔俠》、《制裁者》,打鬥出色。又如東方功夫的《鐵拳俠》,比之《尚氣》失色,Street Hero,廢的局限,反而更有發揮空間。

無可否認,《尚氣》情節老套,抗父救世。《千面英雄》一書所說,離家、歷練、回歸等模式,敘事到最終,落入有限組合,太陽底下無鮮事。老套不止能批評《尚氣》,其他商業電影亦然。

電影《尚氣與十環幫傳奇》劇照

問題即是,故事講得好或壞,合理還是不通。當楊紫瓊摸主角的臉,說長得像法拉,是敗筆;但像尚氣最後能承繼十環,乃扣連家族血統,絲絲入扣。主角聲言殺父,刻意突兀,幸好,親情戲有梁朝偉挽回一切。

《尚氣》是漫威電影少見,專攻家庭之情之作。首幕朝偉、法拉相遇的浪漫愛情,弄兒為樂。原本放下權慾,終因喪妻,朝偉迷失自我,重拾十環,迫得尚氣成為殺手,子女逃家遠離。

電影不時埋下伏線,呼應親情,扣連家族。尚氣到女主角Katy家中,婆婆說,會帶祭品拜祀丈夫。別人取笑她迷信,母親卻道,「放下」只是美國的價值觀。而結尾放水燈一幕,接引孤魂,也為親族流轉的呼應。

Not American values,但這等於是華夏、東方嗎?原設漫畫,滿大人是「黃禍」,邪惡之象徵。《尚氣》編劇小心處理,改名文武,並將滿大人分割,那是洋鬼子扮的醜角,不自量力,被文武監禁。

又如Katy一家,室內有鞋櫃,懂得入屋脫鞋;大羅竹林之中,出現《山海經》的奇珍異獸,「雞形豬」長有小翅膀,沒眼,本名「帝江」,以至鳳凰、麒麟、龍、九尾狐,都顯見古典考據。

當我們談論東方主義時,我們到底在談論什麼?薩依德提出此詞,主要想批判「想像的真實」。東方也好,西方也罷,誰能觀看別人沒有想像。關鍵乃,此想像出於惡意,抑或尊重的嘗試。

我們想像西方的傳統,或許離不開龍與魔法。相對世界末日,外星災難擊落東方小漁村,《尚氣》的東方,顯然賦予正面、積極意涵,上追古典傳統,太極的劃圓,仍算看得順眼。

回到最根源的問題,所謂的東方是什麼呢?現代和古典的,歷史與想像的,如此多元,我們又有誰能說出,什麼叫東方,一一指正?那包含了太多事物,乃至當下的混種文化。

電影《尚氣與十環幫傳奇》劇照

當我們取笑劉思慕,亞洲人的刻板樣貌時,是否又落入,西方刻意營造的負面形象?「樣衰」之論,或是有力,但配合戲中女主的搞鬼形象,也許會較能理解,不一定要靚仔靚女,亦可當主角。

朝偉的領兵沙場,掌控世界,入侵良善之境;尚氣的大義滅親,力打親父,犯了不孝大罪;劉思慕說父母由中國的第三世界,到美好自由的加拿大。如此觀之,《尚氣》衍生的想像大有辱華可能,這,又是誰的東方?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