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影 PhotogStory

顯影 PhotogStory

顯影( https://photogstory.com/ ) 是個關注影像及攝影師故事的平台,採訪香港及國際攝影師之餘,也會從日常生活入手,重溫經典照片背後故事。

2020/12/14 - 12:19

張克純 捕捉黃河岸邊的光怪陸離

在河南省周口市,一群泳者帶着毛澤東頭像橫渡黃河。

在河南省周口市,一群泳者帶着毛澤東頭像橫渡黃河。

正所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黃河作為中國第二長河,固然孕育出不同的文化。過去四十年,中國經濟起飛,伴隨發展迅速而來的,是土地面貌發生巨大改變,黃河兩岸的景觀,也在悄然改變。中國攝影藝術家張克純的鏡頭,記載黃河流域許多光怪陸離的現象,從中也可窺見經濟發展對城市及自然景觀的影響。

從《北方的河》到《北流活活》  

年屆四十的張克純,原本學習繪畫和廣告藝術設計,反而攝影只是興趣。厭倦無止境的設計工作,他毅然投身攝影,曾從事過商業攝影及新聞紀實攝影等。2009年,張克純受作家張承志的小說《北方的河》影響,鼓起勇氣開始三年的黃河之行,去感受母親河的壯觀與遼闊,將沿途拍攝的影像結集成《北流活活》。

廣告

作品名稱來自《詩經》裏的「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描寫的是黃河的流水聲,張克純從黃河入海口的山東省東營市出發,踩着摺叠單車、帶着一台Linhof大片幅相機踏上朝聖旅程,經河南、山西、陝西、內蒙古、寧夏、甘肅、四川等地,再前往青海省巴顏喀拉山脈的黃河源頭,拍攝耐人尋味的景觀。

在寧夏,一個破敝的大佛頭像佇立在空曠的煤廠裏。

在寧夏,一個破敝的大佛頭像佇立在空曠的煤廠裏。

荒謬的景觀 詩意的鏡頭

在河南省周口市,一群泳者帶着毛澤東頭像橫渡黃河,毛澤東曾暢遊長江,卻未曾如願游過黃河,看似滑稽的畫面,或許承載着某種精神。在寧夏回族自治區的賀蘭山腳下,一個破敝的大佛頭像佇立在空曠的煤廠裏,充滿違和感。在陝西省一處修建鐵路橋的工地附近,兩位工人將偌大的鐵管一端遮擋,便以泥濘旁的鐵管為家。

在張克純的作品中,還有向沙漠抽水的人、海中的房子、工地裏的假山、一望無際的公墓群……最初拍攝時,他曾想以詩意的畫面記錄這段旅程,然而中國在高速發展的過程中,衍生出許多充滿荒謬感的景觀,這讓他避無可避,最後他以平靜、詩意的鏡頭呈現出這種現實。

這幅乾涸湖中的假山作品,啟發張克純創作《山水之間》。

這幅乾涸湖中的假山作品,啟發張克純創作《山水之間》。

灰色質感 盲目發展的茫然

張克純通常在陰天或者天剛亮的時候拍攝,令作品呈現出統一的淡雅及柔和的色調,景觀中瀰漫着一片灰色質感,彷彿在隱喻盲目發展過後的茫然。《北流活活》不是一般的田園風光,他透過冷峻風格呈現出一種潛藏的矛盾。在廣袤的北方土地上,故意以疏離的遠景進行拍攝,令人物變得渺小,呈現出大環境裏小人物的悲哀與無助。他曾說,相比起歷史悠久的黃河,人類只是一個小點,他也透過作品展現出這種對比。

在山東拍攝一座乾涸湖中的假山時,他原本想邀請他人坐在亭子裏拍攝,對方不願意入鏡,結果他惟有自己扮演遊人。某程度上,他由一個旁觀者變成參與者,這也啟發喜歡傳統山水畫的他,在2014年開始另一系列《山水之間》。中國文化向來喜歡寄情山水,張克純重新審視當今山水的意義,透過尋找那些與山水為伴的人們,與拍攝對象交換身份位置,讓他人按下快門,身處其中令他有強烈和複雜的感受。

繁華發展 來勢洶洶的破壞

如果說《北流活活》是以黃河為一條線進行拍攝,那麼作為其延續的《山水之間》,則是以單點的形式來拍攝,包括四川、新疆、河北、湖南、上海等地,拍攝爛尾的建築、山中的佛像、與廢墟相處的人們。在這系列作品中,他拍攝的是同樣是大時代下的小人物,只是關注的層面從黃河沿岸延伸至整個中國的現狀。

過程中,他反覆踏足同一拍攝地,然而每次看見的景觀都不盡相同,甚至完全消失。中國所謂的繁榮發展,代價是來勢洶洶的破壞力,張克純作為置身其中的拍攝者及見證者,固然感受到這種矛盾。他的另一系列作品《中國風景》拍攝的正是那些壯麗的人工風景,在以發展為大前提的政策下,人為的建築物不斷侵蝕大自然,呈現出另一種荒誕風景。

《山水之間》系列作品之一,人們在大型廣告牌下喝茶。

展覽詳情
日期:即日至2021年2月28日
時間:11am-7pm(一至六)、2pm-7pm(星期日)
地址:中環荷李活道74號La Galerie Paris 1839
 

《山水之間》系列作品之一,人們在大型廣告牌下喝茶。

作者Facebook

作者網站

作者IG

原文見於果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