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強強對壘亦是強強聯手 — 劍橋基督聖體學院與帝國理工的智力競技

2020/4/24 — 15:05

BBC University Challenge

BBC University Challenge

【文:晏奴三番】

第 49 屆 University Challenge 的決賽 20日晚在 BBC Two 播映,香港讀者、甚至留英學生都甚少聽聞。它是一個問答節目,全英國大學派出四人一隊參與錄製前的海選,選出 28 隊後,每集有兩隊以淘汰制分勝負。相信節目組生怕牛津、劍橋大學只派出一隊的話,每一屆賽事都會橫掃千軍,因此自「古」以來,牛劍都會按書院派出隊伍,這可是同行書院制的杜倫大學也沒有的恩惠。

賽制十分簡單,主持人 Jeremy Paxman 讀出問題(starter for ten),想到答案便可按鐘搶答。答錯扣 5 分,由對方補答(補答答錯不扣分);若答對,則加10分,Jeremy 旋即會向該隊發問 3 道問題(bonus),毋須搶答,答對一題加 5 分,答錯不扣分。Starter 和 bonus 問題可以互不相干,宗旨都只有一個——快而準。比賽只有此一環節,30 分鐘內,得分較高隊勝。

廣告

觀眾對決賽引頸以待的,定必是 Corpus Christi, Cambridge 的隊長 Ian Wang 和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的得分手 Brandon 的正面交鋒。來自曼徹斯特周邊的 Ian,長著華人的臉孔說著英格蘭的口音,認識古今西東的電影,又曾聽到 2 秒前奏便猜得出那首是 80年代 Grandmaster and the Furious Five 的金曲《The Message》,經常快樂地和隊友大聲討論、手舞足蹈都是他的招牌。Brandon 也像 Ian,場場賽事他都搶盡風頭,況且身為非裔美國人,他也是 University Challenge 節目中的生面孔、新鮮口音。有些觀眾覺得 Brandon 的反應略嫌自大,但多看便漸漸發覺,他答對會拍隊友的胸脯,答錯會有 meme-able 的表情。他的異相不是輕佻,而是反映他的好勝心及來自紐約皇后區的熱情,跟整齣節目中的英國學子大相逕庭。

比賽的前半段都是 Imperial 獨領風騷,這可是讓不少觀眾大跌眼鏡。因為賽前,大家都很看好 Corpus Christi。要知,雖然 Imperial 也不弱,但每集都有人說它是支一人戰隊;反觀 Corpus Christi 每場賽事,除了 Ian 豐富的近代和當代文藝知識,縱觀歷場賽事,歷史狂 Will Stewart 和數理主力 Alex Gunasekera 也是不可多得的二員猛將。按理說,三人總比一人容易奪取先機,答對 starter,為隊伍爭取回答 bonuses 的機會。詎料,Imperial 來勢洶洶,連取下三道 starters 和 七道 bonuses,居 65 分,因為對手答錯了一題,暫領 70 分之遙。

廣告

「Gothic? Architecture?」 劣勢的緊張所致,Corpus Christi 的 Stewart 接二連三地在 Jeremy 未唸完問題時便按下鈴鐘,惟有時捉錯用神,例如這道題目問及:「擁有……約干別稱的,是哪一『時期』的哥德式建築?」,他卻只聽到「哪一時期(what phase)」就趕不及搶答「哥德?建築?」,白白斷送機會。宣佈答錯後,Jeremy 才緩緩讀畢題目「...what phase of English Gothic architecture?」。題目還未讀到「哥德」二字,Stewart 僅聽到題首那些別稱便答得出哥德建築,他若聽畢問題,「盛飾式(decorated)」時期難不倒他。更何況馬後炮地看,那題無人答得出。

公平起見,不想處處替 Stewart 辯護,他誤將第三次十字軍東征的路線圖認作第一次的,相信後面那三道分別辨認第一、四、七次東征路線圖的 bonuses 也未必十拿九穩。即使補答成功,被全隊投往倚靠目光的 Brandon ,也只有在四道中答對兩道。當 Imperial 再多對一組,此時已是 100 比 -5。要知道,這場比賽不長,勝局往往就在此刻奠定。看平日行雲流水的 Corpus Christi 如何收科,也可說是後半段的焦點所在。

Ian 終於答對一道 starter,分數重回正數後,Corpus Christi 馬上急起直追。作為答題代表的隊長,Ian 重拾一貫的氣燄,領導群儒討論,迅雷間作答。下決定太快,有利也有其害,終於在一道辨認發現某定理之科學家的 bonus 上,未待那名數理主力 Gunasekera 張嘴便搶先答錯,沒扣分但可惜。話雖如此,一道猜字題的 starter ,主修英語的 Ian 就因慢了個幾毫秒,讓 Imperial 隊長 Caleb Rich 搶去並答對。要說開初的三題 starters 優勢是 Imperial 的三名隊員分別拿下的,那麼隊長 Rich 正是在 Ian 急起直追時,敏捷地連下數城。配合他們極高的 bonuses 命中率,將兩隊的分數拉開差距至 200 比 45。負責任地說,Imperial 勢在摘下月桂冠。

大局既定,Corpus Christi 卻未見鬆懈。Imperial 後期的討論時間稍長,都因拖沓之嫌被 Jeremy 三番四次命以「Come on」,示盡快作答。要是放在平時,Jeremy 甚少開金口,相信他也是一來維持公平,二來想聽聽這些愛知識的健兒多交手一陣。Corpus Christi 一旦取得 bonuses 便迅速回答,與對手、也與時間競賽。這時,比賽的來回節奏都比先前看過的賽事還要緊湊,奈何 Imperial 還是乘勝追擊,最終以 275 比 105 贏出這屆比賽。獎盃由解決千古數學難題——證明費馬最後定理的 Andrew Wiles 教授假牛津大學頒予,目睹真人,參賽者們都顯得十分興奮。

Jeremy 賽後第一句,就是對 Corpus Christi 大喊「Bad Luck!」可能是英式幽默,卻不離事實太遠。過往兩隊的表現都非同凡響,但 Corpus Christi 緊密的合作更常逗得 Jeremy 歡喜(一說 Jeremy 經常對自己的劍橋師弟妹展歡顏),好幾集 Jeremy 都盛讚他們。怪就怪當晚 Imperial 全隊都打醒十二分精神,雖然過往賽事彷彿都是 Brandon 「孤軍」作戰,但據網民整理的數據顯示,Imperial 的隊長 Rich 和隊員 Conor McMeel 是僅有兩名在本屆中,starter 答對率為 100% 的選手,可見實力不容小覤。兩隊「答題機器」碰面,難免總有一敗;因賽制所宜,比分差距自然會大,275 比 105,除了得勝分數是近5年最高外,兩隊總分380也是最高,相信也是兩隊的榮耀,是強強對壘,也是強強聯手。

這場決賽雖然失落了期待 Ian 和 Brandon 對壘已久的觀眾,卻不失為一場精彩的賽事。很少有一屆決賽是如此有記憶點、令人雀躍。相信 Ian 和 Brandon 的罕見臉孔都是其次,問答比賽最終都是憑實力說話,正是兩支強隊的過人表現,烙下了所謂的記憶點。像歷屆賽事中的瀟灑法學才子 Ted Loveday、表情酷像機械人的怪傑 Eric Monkman,及智勇雙全敢回話 Jeremy 的 Ralph Morley,之所以相隔多年仍為人津津樂道,都是他們鮮明的性格,無關勝負。於我而言,常常手舞足蹈、活像人型氣球(wacky-waving-inflatable-arm-flailing tube man)的 Ian 和驕傲而豪放、來自大蘋果的 Brendon,都會在 University Challenge 的名人堂留下足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