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凶險假期》BECKETT:政治會找上你

去個旅行,沒想到捲入政治風波?如果以懸疑驚慄片來說,這個開局設定未免太過 cliché,尤其是國際關係如此緊張的大流行時代,就好像我在長洲遇到的美國人說:Everything is political. 一言一行都可以成為材料,誰又能獨善其身?

《凶險假期》(Beckett)最近靜悄悄地在串流平台上映,作品在外地反應一般,但正正印證了「政治會找上你」這句話,甚有弦外之音。無獨有偶,部份情節亦正好呼應到現時世界局勢,有幾幕對香港人來說更是耐人尋味。

電影起用《天能》主角 John David Washington 主演,講述一對情侶在希臘旅遊時發生車禍,意外捲入當地的政治漩渦。男主角在車禍中生還,卻慘遭點錯相,明明過客一個,卻成為事件磨心,孤身展開異地大逃亡,每當以為安全了,很快又落入新的危機。最諷刺的是,當人人以為國家是個好依靠,沒想到人離鄉賤,各懷鬼胎,最終真正無私地伸出援手的是偏僻山上的養蜂人,以及路上遇到的社運學生。

沒錯,《凶險假期》由一般的追殺故事,引伸到當地的示威遊行,人民的覺醒和抗爭,以往或許會覺得太跳太反常,現在看來卻詭異地「順理成章」,電影隨時代演變,其實銀幕前的觀眾也一樣同步成長。

電影後段,男主角逃亡到希臘首都雅典,正好走入衝突的核心。他一個「唔關事」的美國人,戲劇性地步入示威的人群之中,前方是一整列持盾的防暴警察,身後是戴上防毒面罩的人群,男主角遊走其中,自身難保,只能繼續逃逸。

但大世界下,誰也可以是事件的 Stakeholder。男主角沒有一味偷生,善念在最後關頭驅動肉身,凡人一個,甚至是不幸落入異國政治危機的倒楣鬼,都能以個體力量,拯救你認為比安全更為重要的價值與蒼生。

以戲論戲,《凶險假期》充滿了上世代黃金時代的驚慄片影子,Wrong Man, wrong time, wrong place 的故事總是熟口熟面,劇情和編排令人不期然想起希治閣的經典作品《西北偏北》,同樣以凡夫俗子被錯摸成暗殺目標為主軸,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公路電影式大逃亡。《西北偏北》中在農田被飛機追殺的一幕,相信看過的人都不會忘記,那份緊張焦慮的精心舖陳設計是多麼的高明。

《凶險假期》由希臘北部山區開始,山水風景如畫,山谷和河川均為實景拍攝,視覺效果相當出色。後來輾轉坐火車來到希臘的大城市,畫面又突然明亮起來,陌生又光亮的異國城市,人們說著陌生的語言,反而更顯危機的不確定性。加上坂本龍一為電影度身設計的配樂,營造出一種急轉直下的緊張感,氣氛一流。

但相對地《凶險假期》也無法衝破主角威能的宿命。男主角設定為美國的軟件工程師,先後被槍擊和刀傷後仍然能活蹦亂跳,沒有一絲疲倦,後面更愈打愈勇,做出超人行為,浪費了前面辛苦經營出那份笨拙的真實感,反而令人一秒出戲。意大利導演 Ferdinando Cito Filomarino 今次對節奏的掌握亦有感失衡,開篇的累贅就可能令不少在家睇戲的觀眾熄機,捱不到後段的發展,最沒趣的是女主角對後期發展幾乎絲毫無關,大大浪費了 Alicia Vikander 的戲份。

 

作者網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