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港產片《殺出個黃昏》:倒數第二次優雅老去

前輩講過一句說話:「人生最難過的不是無,而是得到過,再失去。」如果這句話有觸動到你,新上映的港產片《殺出個黃昏》可能會令你對人生有另一番的體會。

請到謝賢、馮寶寶出山做男女主角的《殺出個黃昏》片名雖然打打殺殺,看到中段才發現講的是年老。以為看的是遲暮英雄的故事,看到最後才發現講的是孤獨,而且孤獨起來人人都是一樣,不論是殺手,抑或是千禧後𡃁妹。

殺手是甚麼?有時電影最令我著迷的地方,是電影令我們走進別人的世界,甚至是那些我們畢生都未必接觸到的人士,他們過的生活,愁的日子。楊德昌在《一一》中講到「電影延長了我們的生命至少三倍」。正如我們大部份人都幾乎不曾有過當殺手的人生經驗,也絕少有身邊朋友當過殺手,但我們透過電影,不但可以相信有這些人的存在,更可以窺探到他們老去,各自的內心感懷,感其所感,我認為是《殺出個黃昏》一個很重要的價值。

《殺出個黃昏》劇照

《殺出個黃昏》用三個角色來描寫殺手的「黃昏」。黃昏,比喻人生的最終章,尾水,不禁令人聯想到北歐神話中的《諸神的黃昏》,預示眾神之末,黑夜來臨。

《殺出個黃昏》沒有那般史詩式悲哀,反而將基調定得輕鬆貼地,用喜劇手法呈現三位傳奇殺手的後現代生活。擅長用刀的,就去了切刀削麵,還被嫌手勢太慢,老闆寧願換部機器取代他;曾經芳華絕代的女殺手,晚年經營油麻地歌廳賺麻甩佬錢,開口埋口都是「人生匆匆都是等嗰一下喪鐘」,句句壓韻,但打起架來卻不復當年勇,做任務都只負責踩線和拖延。

他們曾經都得到很多,現在卻要學習失去,適應一個不再需要刺客的新世代。雖然悲涼,但電影沒有刻意將悲慘放大,反而加入了很多惹笑橋段。人老而不廢,繼續用自己方式參與時代。

電影首幕講到當今世代殺手「無Job接」,於是轉型幫老人們安樂死,結果有價有市,做到唔停手,啼笑皆非。戲中那個變形的社會中,暗殺諷刺地成為「善舉」。解憂還需時日耐心,手起刀落,見血封喉(謝老四還優雅地在血湧出前為死者圍上毛巾),即時解決他人難以入睡的每個黃昏,爽快俐落。

同為老人,殺手與被殺者,無不一平等地面對歲月的洗禮,常說歲月神偷,既偷走健康,也偷走身邊的人,當初的承諾。被譽為最有深度的超級英雄電影《盧根》,將刀槍不入的金鋼狼寫死,靠的不是更強大的異能者,而是時間。時間使人老去,時間亦將金鋼狼變成 The last of us. 一次又一次的道別,漸漸成為留下來的人,那份由心底湧出來的厭倦,是村上春樹所說的「人是一瞬間變老的」。

《殺出個黃昏》劇照

《殺出個黃昏》令人同理又不敢同理這份心情。記得一次和朋友在深水埗的午後,街上熙來攘往的人群中,出現一個行將就木的老婆婆,她行得很緩慢,雙手拉扯著背後的一堆紙皮膠箱,她很平凡,平凡得幾乎沒有其他人留意她。我們都看呆了,當下突然想起一句:生於香港,真的不敢想像老去。《殺出個黃昏》隱隱帶著這份心情推進,借用林雪的角色就醫來交代公家醫療資源的枯歇,又用馮寶寶的角色講老人院,跨代矛盾與衝突。據聞這些段落都是監制林家棟自身照顧長者的親身體會而來,描寫細膩入微,勢必令香港人有所共鳴。

日劇《倒數第二次戀愛》主張無論何時都要對人生保有熱情:「如果將來喜歡上誰,不要視為最後一場戀愛,要當做人生倒數第二次戀愛。」很多人喜歡「優雅地老去」這句 Tagline,亦即是西方所說的 "Age gracefully",但有時接受了「黃昏已至」這個概念,好像等同認定已是最後的最後一樣,難免忘記繼續期待下一個日出日落。

向日本編劇偷一點師,願我們老去時都能看成「倒數第二次優雅老去」,由黃昏殺到去 Magic Hour 魔幻時刻,夕照雖短暫,卻是一天中最柔和絢爛的陽光,Don'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作者網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