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聖慾》:上帝要你瘋狂

《修女也瘋狂》是1992年的電影,2017年Sundance電影節亦放映過《修女姊妹團》,戲謔笑談修女的七情六慾,修道者也是人。2021年康城影展主競賽單元《聖慾》驟眼看來主旨相似,但如果只是另一部挑戰道德底線的作品,又何須動用到《本能》名導保羅韋浩雲操刀呢?

老爺子今年83年,向來選題材都甚具野心,出身於大麻合法化的阿姆斯特丹,韋浩雲向來想要挑戰的都不單是世俗的性觀念。人性、情慾、權鬥、信仰,互為表裡。弄清案情不單純,才能正確地打開《聖慾》這部電影。

最近喜愛「盲看」電影,入場前什麼資訊都不看,宛如一張白紙般接受電影的噴曬,且看那無添加的第一印象。《聖慾》是絕對可以用這種方式來觀看的電影,大可不管劇本改編自真人真事,故事本身的奇情,足以令你感到人生的超現實。

故事舞台設於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的一所修道院,主角貝妮迪塔從小便篤信天主教,出入都手抱一座聖母像。有天,修道院收留了年輕野性的見習修女,貝妮迪塔在她的挑逗下初試肉體的歡愉,產生對慾望的內心交戰,一發不可收拾。

讀到這,或許大家都會以為這是一部「復古Les片」,而事實上《聖慾》講的不但是性慾的覺醒,還有對權力的慾望,對話語權的慾望,以及對信仰的自主權。

衝著情色畫面而進場的觀眾或許會感到失望,因為《聖慾》中的Sex scene不算多,亦不如韋浩雲的經典前作般挑逗性強,部份場口更令人覺得痛多過情色(無錯正是那支聖母像Dildo)。更多的篇幅,落在針砭所謂神職人員的偽善腐敗,暗流湧動的內部權鬥,信仰的自欺欺人,令人無暇瑕想。

貝妮迪塔從小便認定自己為上帝的新娘,多次聲稱自己夢見上帝,她的身體更離奇出現先知聖人獨有的聖痕(超自然現象)。正當你思疑這一切神蹟孰真孰假之際,修道院的高層竟然對真相 Don't give a shit,他們只會從自己的立場去思考到底貝妮迪塔是否友軍,有沒有利用價值,進而以代理人的身份,決定貝妮迪塔作為先知的正當性。

表面上是應神之許,內裡卻是權宜之計,用意是借刀殺人,改朝換代。貝妮迪塔乘上浪潮,年紀輕輕便成為修道院院長,指點江山,慾望亦愈發膨漲,性歡愉當成造物主之美意,照單全收,謝主蒙恩。

雖然導演最終都為貝妮迪塔近乎瘋狂的「演技」判下定論,但最諷刺的是,她可能是全片中最虔誠的信徒。不是那些言行不一的神職員,也不是單純為了活命而「臨急抱修女腳」的民眾,而是面對慾望仍然會向上帝求救的貝妮迪塔。

其他人呢?至死之時,也不願意相信,又或從來都不曾相信,因而他們都不能相信神蹟,不相信女性與女性之間的情慾流動,可以不如他們腦袋般邪淫。

行使暴力之時,他們又會突然搬出上帝之詔,In the name of god,對性慾進行審判,施加肉體的苦難。誠如那在修道院上空掠過的紅色慧星一樣,是凶兆還是上帝的溫馨提示?觀乎誰擁有更大的權力,誰就有當下的話語權,傲慢地斷言神的存在與不存在。

《聖慾》用嚴格清修的修道院,困著流竄不息的慾望,終將如同水壩的破洞一樣引發決堤。慾望本來就是一種水的意象,流動如涓,只有疏導,不能堵塞。83歲的韋浩雲將這一切放上臺面,任由尚未看清的人們好好看一遍。

貝妮迪塔每一次「發作」(其實是被神明上身傳話),現在看來猶如撞邪,但在宗教解釋萬物的17世紀,有人視為做戲,有人當成神蹟,事實上每一個高高在上的解釋都是一種制度暴力,勢必引來反噬。形上之象,我們分不清真假,至少洞悉到貝妮迪塔的瘋狂,因而她成為了萬中無一的「她」,在封閉保守的歐洲史中留下萬世芳名,同時迎來希臘悲劇一般的終局。

對呢,上帝讓你瘋狂,上一句是什麼?

 

作者網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