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往泥裏挖掘對生活的渴求──《考古奪寶》

2021/2/17 — 16:15

《考古奪寶》劇照

《考古奪寶》劇照

新春之際,先祝大家牛年萬事如意,身體健康,平安大吉。

趁過去數天假期,看了幾齣 Netflix 電影:《孤味》、《企鵝奇緣》、《電影試愛》⋯⋯各自有可觀之處。然而今天想說的電影,是以下這一齣。

打開《來看,因為看見熟悉的演員面孔:「佛地魔」Ralph Fiennes、今年憑《超犀女王》入圍金球獎戲劇類最佳女主角的 Carey Mulligan、還有 Lily James、Johnny Flynn 等⋯⋯也因為電影場景設定在自己愛看的背景時代,因此毫不猶豫將它列入清單之中。電影改編自 John Preston 同名小說,說的是真人真事改編。第二次世界大戰,英德開戰之前,英國薩福克的薩頓胡莊園夫人 Edith Pretty 聘請考古學家 Basil Brown 進行一次挖掘,意外發現古寶的故事。緊張刺激,具戲劇性的爭奪古寶情景,並不會在《考古奪寶》裏看到;博物館之間的寶物爭奪戰?電影也輕抽淡寫帶過。故事的內涵,還是與英文名 “The Dig” 比較貼近。

廣告

《考古奪寶》(The Dig)

《考古奪寶》(The Dig)

廣告

越往泥裏挖掘寶物,越探索到考古與活著的人緊密連結的關係。考古學家 Basil Brown 在挖掘的過程意外發現一艘船棺,隨著發挖更多極其稀有珍貴的陪葬品,進行鑑定,更加確認泥土裏的古寶屬於 Anglo- Saxon 中世紀前期的國王陪葬物。考古是學者的功夫,與日常生活好像風馬牛不相及。然而整個挖掘過程,可觀的是莊園各人當下一刻的面貌描寫。角色各自有難以站穩的人生階段;空虛、若有所失的狀態,也在一片深坑之中表露無遺。挖掘霎眼成了探索生活的方向。

《考古奪寶》(The Dig)

《考古奪寶》(The Dig)

萬物終將消逝,生命短暫,也脆弱如躺在泥下的古物。面對戰爭、病患、死亡、失去⋯⋯Edith 與 Basil 仍在堅持考古工作。執著於古物,無非是意識到那不可估量的意義,以至對生命奧秘的好奇。了解過去,了解那些遠古的文化風情,說是一種借鑑或警醒也許太深;反而在浩瀚的宇宙裏,叫人活著不孤獨,才更加設身處地。考古不是為功勞,也不僅是為學術,更貼近是關乎人類對安身立命的渴求。不讓重要的東西流逝,也希望略盡自身的力量建立和貢獻,修補那些正在流逝的東西。尋寶的過程,也填補了心靈空白的一塊。

《考古奪寶》(The Dig)

《考古奪寶》(The Dig)

喜歡《考古奪寶》,鏡頭都是富生活質感的自然畫面,人物在莊園外一望無際的草地與天色間移動,略有《泥沼》那種頹然的詩意。其實全片最緊湊的部分,早於片初 30 分鐘出現,其後都是對考古的互動過程如何關係到人物心理狀態的抽寫。可角色往地下尋寶,同時往心靈的深處挖掘;對生活的渴求、期望與叩問⋯⋯那些意義都填補了電影微弱的戲劇性。忠於自己的生命,人物在完成挖掘的剎那,也有了珍貴的領悟。

想起來,考古其實並未如我想像般遠離生活。去年年底,深水埗主教山配水庫清拆計劃因意外發現百年巨型古羅馬式地下蓄水池而暫停工程;2014 年沙中線土瓜灣站近宋皇臺發現宋元時期古蹟文物;以至昨天新聞報道數年前古蹟辦疑誤判導致「白屋」炮台外牆被拆,歷史建築被損⋯⋯《考古奪寶》中,對 Basil 來說,考古挖掘不是為過去,甚至不是為現在,而是為了未來,保存世人與古人的連結。世界由無數人留下的痕跡而成,當毁掉過去,摒棄舊日的橋樑,我們此刻又為了什麼而發展?

《考古奪寶》(The Dig)

《考古奪寶》(The Dig)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