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台灣金曲新人獎說起 我們是否都是太外型導向了

2020/10/8 — 12:37

持修

持修

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或看了上星期舉行的台灣金曲獎的頒獎禮,筆者自己反而對最佳新人獎得主——創作歌手持修(Chih Siou)頗有印象,長長的頭髮,但不要誤會,持修不是女生,是男生,他原名是廖持修,生於1995年,粉絲叫他做「寶藏男孩」,最先為人認識的應是他的《Imma Get A New One》,上年推出第一張個人全創作專輯《房間裡的大象》,主打歌是《根本不是我對手》。

一張斯文標緻的臉蛋,配上一頭劉海長髮的持修,說是難以分辨性別的,筆者之前在網上看到他的相片時,是當她是女生的,看資料才知道原來是男生,後來看一些訪問,他曾表示這外型比較困擾的是上廁所,因為會引起側目。你對持修有興趣,可以到他的Youtube頻道看看。

其實,持修的外型,和他的歌有關係嗎?你是因為他雌雄難辨,所以才喜歡或不喜歡他嗎?到了今時今日,我們是不是仍以外型、樣貌等來論斷、定義人呢?

廣告

之前看過一篇《紐約時報》新聞,當中指來自巴西的跨性別超模Valentina Sampaio近日在美國《運動畫刊》雜誌年度的泳裝特輯亮相,成為這雜誌創刊五十多年來第一位跨性別女性,而《運動畫刊》泳裝特輯中的泳裝女郎,更是全球讀者心目中的性感象徵,而隨著時代變遷,泳裝特輯近年也看到有一些改變,如2016年就找來大尺碼超模Ashley Graham做封面,上年也找了索馬利亞裔美籍模特兒Halima Aden戴著Hijab 頭巾及穿著全包式「布基尼」(burkini)泳衣上鏡。

廣告

其實,女模的外型,和她們的性感、美麗有關係嗎?你覺得她們性感、美麗,是因為她屬於某種外型嗎?到了今時今日,我們是不是仍以為特定的性別、體態、種族的人才可以是性感、美麗呢?

或者,傷心的是,我們仍是活在一個外型導向的世界,我們愈叫人不要看外在,要留意內在,就是因為大多數人都是外在主義,我們愈叫人不要種族或階級歧視,就是因為種族或階級主義問題仍是很嚴重。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