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廣島看戰爭下的遺忘與傷痛

2020/8/21 — 19:1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V.K】

說起廣島,不知道大家想起了甚麼。三月的時候,我趕在武漢肺炎還沒有嚴重前去了趟廣島。一直以來對於這個地方好像是挺熟悉的,想起書本裡出現的名字、想起了《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這部動畫、想起了《廣島之戀》這部法國新浪潮電影。「廣島」,這個名字多浪漫啊。然而之所以浪漫是因為她背著一段悲傷的經歷,就像《鐵達尼號》一樣,如果結局不是那樣悲慘,又怎會讓人覺得浪漫或被感動。也像愛情一樣,沒有心碎或傷痛,又怎會讓人覺得浪漫呢。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跟一段平淡無奇的愛情相比,前者好像比較浪漫吧。

當天從原爆資料館出來,有種感受特別大,就是無論政府犯了甚麼錯,受懲罰的永遠只是她的人民。《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這部動畫正是講述一個女孩在動亂時代中跟家人努力生存的故事,結尾也是具大爭議性的,二次大戰日本因為美軍在長崎、廣島投下兩顆原子彈最終以投降收場。女孩聽到天皇投降的消息後一下子崩潰了,認為日本不應該投降,否則那些年的努力都化為烏有。可能在被日本侵佔的國家看來,日本是十惡不赦,不過在日本人民看來,未必如此。戰爭中誰對誰錯,我們無從述說,只能說角度不同罷了。回望歷史,政府的過錯總是要由人民「埋單」。

廣告

《廣島之戀》這部電影則有點不一樣,這是從法國女人的角度來看戰爭這件事。法國女演員在日本工作期間邂逅了有正室的日本男子,從二人的微妙關係探討戰爭、愛情與記憶。當女主角談起廣島被原子彈催毁後的景象:醫院、燒焦的人們、燒至變形的銅鐵等,男主角只是說「看不到」,似乎身為法國人的女主角比起日本人的他更要上心。可究竟是真的「看不到」、「忘記了」,還是像《返校》那樣說,只是害怕想起來?這個狀態在心理學上稱為 PTSD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就是經歷傷痛或重大事件後出現情緒問題,甚至「解離」,即是失去部分記憶。這種情況其實在二次大戰後非常普遍。作為廣島倖存者的男主角似乎未必不想記起,而是真的記不起罷了。

導演 Resnais 巧妙地藉著傷痛把戰爭與愛情連結在一起。在餐廳一幕,女主角跟男主角訴說過往的一段跟德國軍人的禁忌之戀(二戰中德國跟法國是處於敵對關係),後來情人被殺後,她整個人變得瘋瘋癲癲,更被村裡的人困在地窘裡。面對愛人之死,究竟會是怎樣的感覺,大概就是像她一樣,甚麼也不在乎,對事物失去了感覺。這個晚上,女主角透過男主角的提問把舊情人的影子投射在他身上,才慢慢地記起這段被自己遺忘了十四年的過去。

廣告

不知道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又有沒有一段遺忘了很久的過去呢。不論戰爭抑或愛情,到底把過往不愉快的經歷或傷害徹底地抹去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呢?個人認為,無論過去如何,都是塑造了今天的我們。坦然地面對過去、感謝曾經努力過的自己,才可以好好的享受現在。

 

作者自我簡介:說電影的普通人

作者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