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武漢肺炎到日本大島的「療養所」

2020/2/12 — 17:29

除了香港政府對於防疫政策反應緩慢,日本政府亦是相當奇葩,除了沒有完全禁止中國人入境外,拒絕入國的也只限有去過湖北和浙江省的人士,其他防疫措施(例如處理口罩炒賣問題)亦欠奉。這個問題的成因有不少,不過說到日本的防疫史,又讓我想起去年夏天參觀過的大島。

會去大島,是因為它是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展場之一,去完男木島還有時間,就坐船去這個沒去過的小島探索一下。大島相對於其他主要展區,人煙稀少得多,到達島上就看到「大島青松園」的招牌,方知道原來整個島都是一個靜養設施,稍微查一下資料才發現背後原來有着相當沉重的歷史。

廣告

在 1900 年代日本政府因應麻瘋病設立了幾個「療養所」將病患者強制隔離,但事實上能夠活着離開的人甚少,社會對於疾病的恐懼亦造成二次傷害,直到 1996 年才正式廢除相關的隔離法例,長達接近 90 年的隔離措施因此成為日本近代歷史的一個傷疤,而麻瘋病患家屬長年控告政府隔離政策造成傷害的案件亦終於在 2019 年確定勝訴,雖然死者已矣但仍算是討回遲來的公義。

廣告

麻瘋病當時被認為有極高傳染性(包括接觸感染甚至遺傳等)而且無藥可醫(嗯?),因此確診有病的會首先跟他們說要到島上隔離治療,5 年後就可以回家,不過當然上島之後才發現其實與監獄無異,就算是病患者的家族,也連帶遭到歧視,在身份與生活緊密相連的日本社會,自然需要承受沉重的壓力。本着「眼不見為淨」的原則將染病者封鎖在「療養所」之後,這些療養所所獲得的資源嚴重不足,病情較輕的甚至要擔當照顧重病者的責任。

島上的藝術展品,主題都離不開與當年被困島上的病患的無奈和控訴,就連繞島半周的登山小徑,路邊展板上寫着的也是病患的心聲,訴說隔着海岸眺望遠方的陸地,卻知道自己可能永遠無法到對面與家人團聚的無奈。

麻瘋病是歷史上罕見在病症之外,還會構成社會身份問題的疾病,當年歐美人認為「有色人種」比較容易染上麻瘋病,污名化情況嚴重。換轉在今天,武漢肺炎間接導致東亞種族遭到歧視,也令人感嘆在 2020 年人類社會仍然離不開 20 世紀初的心態。當然,用歧視來偷換概念拒絕實施入境限制,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