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獅子山下》到《跌嘢唔好搵》

雖然有點 out,但《跌嘢唔好搵》真的好 hit、好 hit,年底大小演唱會的嘉賓,基本都有 MC $oHo & KidNey,毫不誇張,要揀選今年香港的年度歌曲,應該就是《跌嘢唔好搵》,又或者他們另一首歌《係咁先啦》

事出必有因,《跌嘢唔好搵》大熱,除了抵死、過癮、認真地 hea 住地認真的微妙,還因為它帶出的意思(中文歌就是特別著重歌詞),hit 中了很多人心中的一些東西,不是移風易俗帶動社會改變那種,而是所謂膾炙人口,反映社會、或最少社會一代人精神面貌的轉變那種。

「跌咗嘢 試吓唔好搵
 跌咗嘢 試吓唔好忟
 跌咗嘢 試吓唔好急
 跌咗嘢 試吓唔好執」

跌咗嘢唔搵會出返嚟,是流傳已久的都市傳說,但跌咗嘢唔好咁固執,事實上是反映了很多人當下的精神狀況,除了發達社會常見的低慾望傾向,還潛藏了香港人獨有的一種精神缺失,因為我們都「跌咗好多嘢」,而這種跌嘢的困局,除了看開和等待,用大陸的說法「躺平」之外,似乎別無他法。(《係咁先啦》亦類同,走先啦係咁先啦,唔係樣樣都要講到咁明嘅,ToNick 版就似乎太白啦)

雖然說作者已死,但就算不後解構這麼多社會意義,簡單到尾,歌曲中的不想固執、不想強求、不想追尋的意識,說穿了就是一句:何必呢,我累了,無用㗎。

MC $oHo & KidNey《跌嘢唔好搵》MV 截圖

對呀。

這種意識形態的「範式轉移」,對於香港而言是急遽且戲劇化的,毫不意外地,官方掉隊了。

他們仍然在高舉的,是習大大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展示給香港人的,是十四五規劃、融入大灣區、由亂轉治,還有一句常見而可圈可點的說辭:

「只要香港把握機遇,仍然大有可為」

其實只要將官方的說法,輕輕改一改,就成了下面這一句

「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

「既是同舟在獅子山下且共濟,拋棄區分求共對」

或 whatever《獅子山下》的任意歌詞。

就是說,在香港人(40 以下?黃?我唔識分)全面轉向「跌嘢唔好搵」的當下,政權仍然停留在、或希望扭回「獅子山下精神」那一套

「《獅子山下》其中一句歌詞最觸動到我,『既是同舟在獅子山下且共濟,拋棄區分求共對』,形容大家同坐一條船,能拋開分歧、互相幫助。」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 2021.11.3

這種對於當下、未來的想像落差甚至鴻溝,無法消弭、無法拉近,政府希望見到的、需要的「香港人」,是以往那種像隻牛一般默默為政權僱主賣命的、會生金蛋的雞,他們必須裝出一副有為上進的樣子,也必須催迫人們去一同追求復興的中國夢;而今天的香港人,是跌咗好多嘢、唔想搵、知道搵唔返、走先啦係咁先啦的香港人。

這是消極、還是消極的抵抗?不知道,只可肯定 playlist 中的陳奕迅、楊千嬅,已成過去,當《富士山下》都消失了,更何況《獅子山下》?

風雨中的獅子山(Oiyan Chan 攝)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