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石堆出發遠征的音樂旅人 — 專訪冰島樂隊Hugar

2020/2/6 — 14:00

相傳於九世紀後期,首批移民到冰島的北歐人在島上探索時,在地上砌了一座座圓錐形石堆(冰島語:varða)作為地標,以便在夏天的白夜中辨別方向;公元930年,史上第一個民主議會在當地誕生,人民靠石堆為記,前往國會投票;時至21世紀,varða不只是當地著名地標,也是冰島樂隊Hugar的音樂里程碑。這隊由Bergur Þórisson 和Pétur Jónsson組成的二人樂隊,於2014年推出首張同名專輯後,再於上年推出第二張專輯《Varða》,繼續以原創純音樂作為原點,繼續這趟無止境的音樂旅程 。繼歐洲巡演,今年Hugar 首次踏足亞洲,並獲邀來港擔任由文藝復興基金會主辦、創意香港主要贊助的「搶耳音樂節2020春」的演出嘉賓,在1月19日於旺角麥花臣場館內跟六個經「搶耳音樂廠牌計劃」嚴選的本地新晉音樂單位,一同打造音樂節第二晚的音樂會。

與大自然密不可分

被問到他們會怎樣形容自己的音樂,Hugar 給予的答案並不只是一般在音樂串流平台中常見的形容詞。「通常別人會把我們的曲風定義為Neo-classical或 Post-rock,但我會形容Hugar的音樂與自然密不可分,」Bergur 說。他補充,冰島有很多自然景觀和現象,例如火山、海洋、大雪和地震等,所以大自然和瞬息萬變的天氣都是他們的創作靈感。他們認為,Hugar跟其他冰島音樂人與別不同的地方,就是他們著重自身與自然的關係。對他們來說,音樂製作的質素,比起大眾對樂隊曲風的標籤更為重要 。

廣告

一把鑰匙 開啟Hugar 音樂之門

廣告

Bergur跟Pétur從小相識,曾一起組過不同樂隊,其後又在同一間學校修讀音樂。二人甚麼都愛聽──遠至巴哈和貝多芬,近至Pink Floyd和坂本龍一等,都在他們的playlist上。兩位都曾經跟耳熟能詳的冰島音樂單位合作:Björk 、Sigur Rós 、Ólafur Arnalds 和 Jóhann Jóhannson等……Hugar 的誕生看似理所當然,卻原來只是個很隨機的決定 。

Hugar 在搶耳音樂節中的演出

Hugar 在搶耳音樂節中的演出

2013年,Bergur替冰島歌手Helgi Jónsson工作。Helgi與丹麥唱作女歌手Tina Dickow兩夫婦渡假前,將 Tina 錄音室的鑰匙交給Bergur,拋低一句:「當自己地方就可以了。」「我即刻打電話給Pétur,跟他說:『喂,我們應該弄些東西出來!』」Bergur回想當時的情況時,仍有點語帶興奮。自此,兩人就開始一起創作,並錄製了首張同名專輯《Hugar》,於翌年七月推出。

無心插柳柳成蔭

但Hugar推出首張專輯的方法,並不是將它放在音樂串流平台上架,而是在他們的官方網站內,貼上專輯的免費下載連結。

「六年前音樂串流平台還未算很流行,」Pétur解釋﹐供免費下載是為了建立更廣的聽眾群。「加上我們最沒打算用音樂賺錢,所以何不一試?」Bergur補充,反而最初最想聽聽大家對Hugar 音樂的評價,再見步行步。

幸好,耐性等到接踵而來的好評。「樂迷開始下載專輯聽,我們亦收到愈來愈多的電郵,邀請我們到歐洲不同國家演出,」Pétur說。最初即興錄製專輯,三年後為他們帶來歐洲巡演的機會,還令二人找到現在Sony Music 的經理人﹐並開始活躍於各大型音樂節,包括冰島「電波音樂節」(Iceland Airwaves Music Festival)。

踏足亞洲  擴大音樂版圖

Hugar 多次在歐洲演出後,今年終於踏足亞洲,首度來港演出。今次跟香港聯繫上,源於Hugar 在2018年11月於倫敦演出後,認識了「搶耳音樂」節目拓展總監Edwin Lung 。幸好他捷足先登,香港樂迷才能夠比日本樂迷先睹為快,欣賞兩人演出。當晚Hugar 演繹了兩張專輯的音樂,包括收錄在首張專輯的 〈Úti〉以及第二張專輯《Varða》內的 〈Ró〉 和〈Órói〉。作品節奏大多偏向中速,配合Pétur的結他、Bergur的鍵盤和長號柔和的旋律,加上偏長的延遲效果,為當晚聽得熱血沸騰的心靈,增添了一份慢活與平靜的感覺。

Hugar 在搶耳音樂節中的演出

Hugar 在搶耳音樂節中的演出

兩地音樂圈無獨有偶 

Bergur和Pétur都同意,香港跟冰島的音樂圈某些現象有點相似。「聽Edwin講,冰島跟香港一樣,不乏年輕、有才華和滿腔熱誠的音樂人,」Bergur說。他又指,冰島是個彈丸之地,大家都想做些與別不同的東西。回想音樂會當晚,同場演出的還有六個本地新晉音樂單位:The Flashback 、Clave、何英瑋與牧民、 VIRT、Luna Is A Bep和 Club Fiasco。他們各有特色,聽Bergur如此一說,發現香港與冰島的音樂人雖然相隔千里,卻無獨有偶地希望擁有自己獨特的定位 。

寄語將心想付諸實行

由七年前只在網上供免費下載音樂,到今天來到香港,Pétur形容這是「做夢也想不到。」那下一個目的地又是甚麼?「我們想下年推出第三張專輯,希望不用再等下個五年吧……」Bergur笑道。「但我會比較享受旅程當下,」Bergur回答,「專輯只是個里程碑,但最重要還是為旅途中認識的人表演 。」

最後Pétur寄語香港音樂同業,不只心想,還需付諸實行。「事情不用百分百準備好……很多人就是因為這個想法,從來沒有給人看過自己做的事,」Pétur解釋。「但同時要有耐性,」Bergur補充,「就像行樓梯似的一步一步來,卻速則不達啊。」就看著這兩位旅人,如何沿着自己的堆砌的varða,一步一步繼續這趟無止境的音樂之旅。

Hugar 在搶耳音樂節中的演出(攝:黃慧儀)

Hugar 在搶耳音樂節中的演出(攝:黃慧儀)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