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影評」爭議說起 — 兼談 Robert Stam《電影理論解讀》

2020/7/27 — 11:28

電影文章當然可以有很多種,畢竟所有創作也應該是自由的。然而,最近由《幻愛》演化到「影評」應該如何寫的爭議,卻令我納悶——電影理論分析並非新鮮事,真的有需要討論它對電影創作以至推廣有甚麼幫助嗎?我可以告訴你,電影分析的出發點從來不是「幫助電影」,而是把電影視為材料,以理論框架下分析,證明或反證某些論點,幫助我們去拓展有關電影以至背後社會文化脈絡的思考空間。

雖可被視為學術範疇之內,但電影分析本質上與人(無論是從作者風格、觀眾解讀,以至其背後社會文化)仍是息息相關。當然寫文章很大部份是不吐不快,又或者想證明自己觀點與設想,但硬要說的話,電影理論分析的受眾其實正是人——透過拆解、分析與重新解讀,把觀看電影產生抽象感受變成可以溝通與論證的概念。
所以我在這裡想談談一本2000年出版的舊書:Robert Stam的《電影理論解讀》。

在NYU Tisch Art教授電影理論的Robert Stam,是我自認在電影理論上的啟蒙老師。《電影理論解讀》以簡潔淺白的方式介紹電影自誕生以來,各路人馬嘗試提出各種觀看以至使用這獨特媒體的觀點:由蘇聯深信剪接力量的蒙太奇與形式主義學派 [1],法國新浪潮期間的「作者論」與現實主義 [2],引入不同學說如以語言符號學分析電影(「電影語言」[3]!),到七十年代由Laura Mulvey提出「男性凝視」為始的女性主義理論、酷兒電影、多元文化與族群理論、社會學,以至德勒茲以布列松時間哲學重新定義影像……

廣告

電影因有視覺、聽覺與時間元素,曾被視為包含所有藝術的「完全藝術」(Art total),其複雜性與可讀性可想而知。而作為文化載體,當中反映、值得分析的並不只有作者的意圖、觀影經驗是否愉悅或者作品有否盛載人性光輝,近一百年的電影理論史是一部涵蓋電影本質、社會意識形態、創作取態、社會抗爭、語言、溝通、心理分析等等的永續討論與思考。

作為通感、多軌的媒介——大量多元的文本因其應運而生,從多樣框架下理解電影幾乎是必須的。[4]

廣告

而這些不同角度、不同流派、互相矛盾、互相批評的討論,對理解電影在125年間在經歷如此複雜本質與社會變化的媒介來說是必要的。畢竟分析討論本身,無論是褒賞還是批評,都正是把電影視為藝術文本,把電影人當成創作者,把觀眾置於平等位置看待的一種尊重。
-------------------------------
[1] 形式主義學派相信電影能夠透過人造處理手法,如剪接、鏡頭、攝影機動作、道具及場景設計等,來產生特定訊息。

[2] 許多人迷戀的「作者論」早被視為有缺陷的想法,因為電影無可否認是一種集體的藝術創作,而非一個人全權掌控(除非是控制狂如希治閣)。反而巴贊提倡電影必須反映真實的「現實主義」至今仍深深影響著法國電影。

[3] 根據電影符號學祖師Christian Metz的說法,雖然電影具語言特徵,例如觀眾看到某些約定俗成的符號(如手槍)可解讀出某些特定意思(如謀殺),但電影並非語言。語言的「能指」與「所指」是雙向的,你看到🐢會聯想到「龜」,看到「龜」會聯想到🐢。但在電影中出現的謀殺並不一定讓人聯想到「手槍」,最終還是看電影創作如何使用各種元素傳遞訊息。

[4] Stam, R. (2000). [Introduction]. In R. Stam (Author), Film theory: An introduction (pp. iv-xii). Malden, Mass: Blackwel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