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 Leo 王得獎到惜別的大港 2019 年獨立音樂十大事件

2020/2/6 — 19:25

從 Leo 王奪得最佳國語男歌手到覺醒音樂祭的倒閉、大港開唱的惜別。回顧 2019 年,有讓人興奮的,也有讓人不勝唏噓的⋯⋯

1. Leo 王奪得金曲獎

2019 年最讓獨立樂迷振奮的消息,莫過於第 30 屆金曲獎將最佳國語男歌手頒給了 Leo 王。這位從樂團「巨大的轟鳴」起步,如今成為獨當一面的饒舌歌手,曾帶我們認識還是素人的 9m88,並與春艷合組夜貓組展開精彩的饒舌雙人冒險。

廣告

在 2018 年底發行的第二專輯《無病呻吟有情抒情》,Leo 王以雷鬼嘻哈為基底,持續放大他對人生細節的獨到觀察。弄丟五千塊錢的心情、飛機上抱怨飯太冷的乘客⋯⋯等生活題材,都能被他寫成歌。出奇不意又帶有旋律線的 flow 總讓他的歌曲畫面栩栩如生,即使專輯有顏社師兄蛋堡與李英宏的參與,仍不會蓋過他本身的光芒。

廣告

遙記第三十屆金曲典禮當晚,Leo 王肩披顏社毛巾、身著白色西裝上台致詞,他先是向媽媽說了「我也愛你,但是我不一定聽你的話」,隨後屏息講出創作自由的可貴:「我覺得能夠生在台灣是一件非常幸運也非常幸福的事情。身為一個創作者,一直以來我都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我認為對於一個創作者來說,這是一件最重要最重要最重要最重要最重要的事。」

世界的喧囂在沉穩又癲狂的致詞中化為背景,喜歡他的人、討厭他的人、不曾認識他的人,從此都將對他念念不忘。

2. 邁入第十年的金音獎類型再議

獨立新人在金曲獎將成為矚目焦點已不是新鮮或特例的題目,接續草東沒有派對、茄子蛋的成績,2019 年也沒例外。除了最佳國語男歌手 Leo 王,還包括拿下「最佳演唱組合」的椅子樂團、僅憑首張 EP 即獲「最佳單曲製作人」的 YELLOW 黃宣。若再將視角鑽進新人名單,The Fur.、美秀集團、厭世少年皆是獨立樂迷早已熟悉的名字,歡喜他們進入名單之餘,也讓某些人擔心起金曲「金音化」後,金音獎該怎麼辦。

2019 年邁入第十年的金音獎,在類型獎項上新設「另類流行」、復設「節奏藍調」,並以「跨界或世界音樂」取代爭議已久的「風格類型」。其中尤以「另類流行」的討論聲音為多,不僅止於類型定義上的困惑,也包括金音獎是否往「流行」靠攏的定位疑慮。然第十屆的名單開出後仍可見到金音獎本質上獨立、任性的性格:「評審團獎」與「最佳現場演出」兩項大獎,皆由風格前衛的落差草原 WWWW獲得;結合傳統音樂與搖滾的實踐作《燒金蕉》,也為百合花贏下「最佳新人」與「最佳搖滾專輯獎」;壓軸大獎「最佳專輯」更頒給了蘇郁涵的爵士力作《城市型動物》。

最後回頭談談類型定義的爭議。對「另類流行」尚有困惑者,不妨可先讀讀 DJ 林貓王的類型解釋專文、「最佳另類流行專輯」的得獎人 HUSH 在典禮前,於臉書上描述自己對該分類的理解,以及頒獎人魏如萱在台上的致詞:自己曾走過這麼一段「灰色的路」,希望明年可以報這個獎。如此一來,或許能更理解,為何金音獎要新設這容易討罵的獎。

3. 黑樂浪潮中的台灣性

Leo 王、ØZI、YELLOW 在金曲獎上的斬獲,被視為台灣新世代在觸探嘻哈、節奏藍調等黑人音樂(Black Music)類型,蓄積能量並爆發的證明。今年金音獎復設「節奏藍調」類型獎項,也正是想回應這股浪潮,並在結果把最佳專輯、單曲分別頒給 ØZI 與 Karencici。

無論是受「有嘻哈」效應,抑或近年 chill 浪潮的影響,上述人群的交流確實構成了台灣獨有的場景。譬如這波黑樂風潮中頗受矚目的 9m88,不僅前後與 Leo 王、ØZI 合作過暢銷單曲,2019 年的首張專輯《平庸之上》專輯巡迴樂手也與 YELLOW 團員重疊。而 YELLOW 的核心創作人黃宣也在年底的不同舞台上,和 Leo 王、ØZI 共演交流——簡言之,這群人真的都混在一起打仗。

Leo 王擔任 9m88 的專場嘉賓

Leo 王擔任 9m88 的專場嘉賓

跳脫獲獎者視角,我們將可遇見更多黑樂在台灣的風格嘗試:唐貓的雅痞氣質、問題總部的 band sound 混搭女聲;陳以恆往民謠接合的路線走、LINION 以貝斯為底的洗腦 Neo-Soul(他同時也是 9m88 的樂手)⋯⋯有意思的是,幾句抓耳的旋律線往往仍指向了華語流行的聆聽脈絡。作為這波簽約主流公司的先行者 J.Sheon,在 2019 年推出的〈輸情歌〉便巧妙運用華語流行的樣板編曲,諷刺在市場需求上「嘻哈仍輸給情歌」;整張《巷子內》更道出了他這樣以嘻哈、節奏藍調為底的創作人,如何有所堅持地與市場拔河。

無論上述代表最終會複合出什麼樣子的台式黑樂風格,可預見的是,隨著幾顆亮眼的新星出現,台灣樂迷的品味光譜似已延展開來,從搖滾往廣義的黑樂飄移。

去年 9 月,美國薩克斯風手 Kamasi Washington 的台北專場吸引滿場觀眾,便不乏非典型的爵士樂迷參與。這幾年,你也能見到台灣的爵士樂手也日漸參與到樂團、唱作人的獨立音樂場景,當謝明諺、曾增譯、許郁瑛甚至融合風格的 SOSS 樂團成員都在 Leo 王或落日飛車的演出中出現,這幾位實力派的跨刀也絕對是撐住這波能量、擴張類型深度的要角。

4. 話題新人發片潮

於 2018 年金音獎賽季大放異彩的老王樂隊、無妄合作社、告五人,接連在 2019 年推出首張專輯,對於長期注意他們的歌迷來說,不禁有種階段性收成的滿足感。加上發跡於 StreetVoice 的莫宰羊、傻子與白痴、持修、余佩真(木良真真);獨立樂團中備受期待的百合花、海豚刑警;社群網路爆款的 9m88、高爾宣⋯⋯等等。2020 年的金曲獎新人名單,光想像就讓人期待了。

有意思的是,快速走紅、備受期待的壓力,不約而同地反映在幾組人的歌裡。〈陪你過假日〉後闖蕩三年的 9m88,總算交出首張專輯《平庸之上》;在歌裡她與心魔攻防,不論是〈Inner〉的自我懷疑或〈最高品質靜悄悄〉的自我提醒。善寫這類題材的老王樂隊也以〈安九〉柔情懷念單純時光,〈再等一下就天亮了〉、〈規律的生活〉皆藏著一股被迫成長的不甘與無奈。

老王樂隊在台北 Legacy 的專場演出

老王樂隊在台北 Legacy 的專場演出

年僅 22 歲的高爾宣日前曾由經紀人代為吐露,因為爆紅壓力身心皆出狀況,必須就診吃藥、休息閉關。在這時代因為軟體輔助,做音樂並不算太難,亦有補助、網路平台、廠牌的支援;然而藝人本身要健全出面對世界歧見的心理素質仍不是易事。數位時代讓路人意見與創作人更加靠近,也更無法防備;「話題新人」是天選的祝福,也是名氣的咒詛,對於善用社群媒體卻心細敏感的創作人尤其是。

5. 串流平台上找不到的年度新人:陳嫺靜

2019 年最令人振奮的獨立新聲,自然是陳嫺靜了。這位還在政治大學唸書,出生政大黑人音樂社的饒舌歌手,饒唱自如,詞韻靈活,高辨識度共鳴嗓音和可愛動物般的外型(?),皆是明日之星的特質。

自 2018 年於網路上接連發布改編夏宇詩作的〈有人責備我們不夠深入〉,以及和製作人 Sōryo 開啟合作機緣的〈輕輕〉,陳嫺靜被識貨的樂迷一一聽見。透過 YouTube、StreetVocie 上的單曲,口耳相傳獲矚目,從大黑熊音樂祭到台北簡單生活節,她的現場演出人氣之高,台下每每候著想與她合照的隊伍人龍。


試想陳嫺靜為何如此受到愛戴?或許是她在創作上的文學性及表演口氣的掌握,往往是自信且不賣弄。2019 年的「Call In 計畫」單曲兩首及與鄭宜農合作的〈街仔路雨落袂停〉,皆可聽見她飛速的成長。然而對於要不要正式發行錄音作品,她並不操之過急,唯一等不及的只有我們這些樂迷了。即使還沒有明確的發行計畫,陳嫺靜早已是大家難忘的名字;若她持續創作,絕對能為台灣音樂圈帶來版塊位移的影響力。

6. Legacy 十週年,完售新人襲捲而來

2019 年的結束也象徵了 2010 年代的完結,許多關乎十年的論述因此在各家媒體傾巢而出。有趣的是,在台灣的獨立音樂圈,近期也經常可以聽到誰誰誰已累積十年的資歷,譬如:傷心欲絕、TRASH、落日飛車、法蘭黛、南瓜妮歌迷俱樂部、覺醒音樂祭⋯⋯。

在 2019 年,位於台北華山文創園區的 live house「Legacy 傳音樂展演空間」也正式邁入十週年。這十年來,Legacy 致力推廣「看 live 表演」成為日常文化,歡迎各類型的音樂人前來表演,綜觀其累積的自製節目數據,便能一窺台灣獨立音樂場景茁壯的現象。

Legacy 十週年派對,頒發「十全十美獎」予蘇珮卿、黃玠、盧廣仲、旺福、LEO37+SOSS、小球(莊鵑瑛)、1976 等十組音樂人。

Legacy 十週年派對,頒發「十全十美獎」予蘇珮卿、黃玠、盧廣仲、旺福、LEO37+SOSS、小球(莊鵑瑛)、1976 等十組音樂人。

根據「StreetVoice 街聲 2019 年度洞察報告暨十年回顧」,Legacy 在這十年來累積的自製節目超過 1,700 檔,其中創作音樂類型演出佔了快八成,有一半為當時的新興音樂人。而在 2019 年,無論是台北或台中的 Legacy,入場人數皆創歷年新高,完售的場次中也有超過一半是原創音樂人的演出。

在 Legacy 擁有完售甚至加場,對於藝人的事業發展頗具指標意義,可回首過往,其實鮮少有樂壇新人在發行首張專輯之際,即寫下 Legacy 千人票房完售佳績。然而這個現象在 2019 年被打破了!縱覽演出場次,從 1 月的 ØZI、2 月李友廷、7 月高爾宣、8 月 9m88、10 月老王樂隊等代表案例彷彿在說明,願意關注新聲音的觀眾不在少數,話題新人的竄升速度不容小覷。

7. 開一場大的!獨立樂人演出升級

現場演出激增,週末專場、音樂節互尬的情況已屢見不鮮,有時真叫樂迷苦惱,有限的荷包、時間該分配給誰比較好。而在 2019 年,除了演出增量,也能在下半年感受到台灣獨立樂人想跨出 live house、擴大演出規模的野心。

今年 9 月的台北國際會議中心,一連數個週末都有獨立樂人的大型演出,包括:落日飛車、岑寧兒、夜貓組⋯⋯皆搬出完整的編制、裝置、曲目與概念,展現大場氣勢。無論是落日飛車來一段森林、Angel Baby 的歌 ,或岑寧兒邀請魏如萱、夜貓組揪顏社全體師兄們一起合唱,都是令人難忘的時刻。

除了台北國際會議中心,11 月的美秀集團也冒險撐過資金難關,在 Legacy Max 舉辦兩場完售的「八寶山」演唱會,俗艷的視聽風格與狗柏的自製樂器本就吸睛抓耳,全場合唱〈小老婆〉、〈米兒〉的氣勢也足證他們成了大團。

當然,在今年獨立樂團的大型演出場次中,不能不提的還有 12 月在天母體育館舉辦,Tizzy Bac 的二十週年演出與鄭宜農的《給天王星》演唱會:Tizzy Bac 唱好唱滿三個半小時,讓樂迷看到鐵腿鐵股外,更請出旺福肚皮與推機、宇宙人方Q、落日飛車弘禮,以及 Tizzy Bac 的第一代鼓手凱同,五位嘉賓一起尬〈鞋貓夫人,Madame!!!〉。

發行第三張個人專輯的鄭宜農則請到陳嫺靜擔任嘉賓,開場 LED 幕上的銀河系,呼應著她以星球為名的三張專輯;整場穩健的演唱也讓人感受到作為唱作人的她已屆成熟的時刻。

8. 台灣獨立音樂再征服海外

近年,台灣獨立樂人征戰海外的消息越來越多,其中不乏脫離公部門標案「保護」的實例。從 2016 年開始,草東沒有派對便巡演全球音樂節、城市,馬不停蹄。緊接著,以英文演唱的落日飛車更成功跨越中文世界的藩籬,演出足跡從東亞延伸至歐美,多數場次宣告完售,並正式登上日本富士搖滾音樂祭的主舞台。

同樣跨過語言藩籬的樂團還有大象體操。他們曾在臉書粉絲專頁公佈 2019 年的演出紀錄共 60 多場,泰半都在海外。精湛的演奏實力不僅風靡外國聽眾,他們也受邀至知名饒舌歌手 Tyler, the Creator 舉辦的 Camp Flog Gnaw 音樂節。值得一提的是,在 2020 年結束完售三場日本巡演後,大象體操更宣布鼓手嘉欽受邀為日本爵士鼓 Bonny Drums 代言;貝斯手凱婷亦成為 Fender Japan 的代言人。

上述三團之外,有幾組樂團也頗具海外巡演潛力。以 2019 年奧斯汀 SXSW 音樂節「台灣之夜」的演出實況為例,英文演唱,夢幻瞪鞋的 I Mean Us 與 Indie Pop 風格的 The Fur.,都頗受外國觀眾喜愛。前者被美國公共廣播電台 NPR 精選收入 The Austin 100 名單,成為該名單史上的台灣樂團第一人;後者更在演出後,被當地媒體 Austin Chronicle 在一篇簡短的回顧文裡記錄到他們的演出,將之與 Khruangbin、The Cure 類比。

2020 年,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局的標案「美國南方音樂節(SXSW)展演活動」將由典選音樂繼續執行,在 3 月帶領滅火器、鄭宜農、眠腦、椅子樂團、deca joins、妮可醬及柯泯薰前往,亦可注意後續效果。最後回頭補充 2019 年的海外演出實例,在紐約中央公園辦至第四屆的 Taiwanese Waves,邀請四組台灣的女力代表——萬芳、9m88、Tizzy Bac、阿爆——登台,吸引 5,000 人次到場破紀錄,可惜本屆之後將進入暫休狀態,期許 Taiwanese Waves 會有回歸的那一天。

9. 反挫:音樂節、Live House、廠牌⋯⋯接連休業

好消息很多,壞消息也不少。2019 年的環境變化,對於幾個老字號的台灣音樂節似乎都不太友善,倒閉、停辦,甚至因為新團隊接手,使得原有的獨立精神變調,引發議論者都有。

首先是春天吶喊。作為台灣歷史最悠久的戶外音樂祭,2018 年才剛獲得金音獎的「傑出貢獻獎」,沒想到在 2019 年邁入二十五週年之際,竟改由「無成娛樂」接手並移師於高雄旗津海灘,爆出人潮不如預期與地方官員上台唱歌,而被批「沒有承襲過去留下的靈魂」。

噩耗如骨牌接連倒。7 月初剛辦完第十屆的覺醒音樂祭,擴大規模舉辦,合計三日超過 10 萬人次參與,卻因為驟雨影響場地成泥地、舞台斷電等因素遭致批評。主辦單位覺醒藝術在音樂節後突表示,因為市場競爭激烈與大環境不景氣等因素,正式宣告破產倒閉。沒過多久,同樣位於南台灣的大港開唱策展團隊也於臉書寫下千字文,表示因爲「我們已經明顯感受不到市府對大港的支持」,感性宣告 2020 年活動將停辦,等於台灣在今年將失去兩個重要的大型音樂節!

除上所述,受挫的除了音樂節,還有實體空間:開業九年的「山羊飯館」是恆春唯一的 live house,於 10 月正式歇業,所幸第三代飯館在年底搬至於不遠處另起爐灶;而孕育黃玠、929、Cicada 等音樂人的「風和日麗唱片行」,在六張犁的實體店面苦撐四年之後也結束停業,並出清所有實體專輯。此外,曾帶入多部音樂紀錄片的片商「翻面映畫」,也於年末悄悄暫停發行計畫,並於 2020 年初正式公開結束的消息,同樣令人惋惜。

10. 《返校》電影主題曲,盧律銘的第一座金馬獎

由徐漢強執導,改編自赤燭遊戲代表作的電影《返校》截至 2020 年 1 月 12 日為止,票房累計至新台幣 2.6 億元。叫好也叫座的《返校》在 2019 年獲得金馬獎十二項提名、五項獲獎;其中配樂家盧律銘與雷光夏合作的電影片尾曲〈光明之日〉獲得了「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成為前者的第一座金馬獎。

〈光明之日〉取名自台灣白色恐怖時期,鍾皓東等人發行的刊物《光明報》。最初本無人聲,是在監製李烈的建議下才找來雷光夏演唱的,然當時的劇組並不知道雷光夏亦是白色恐怖受害者家屬,曾寫過〈明朗俱樂部〉紀念未曾謀面、因組讀書會而遭刑求與槍決的外祖父。金馬獎典禮當晚,雷光夏與盧律銘在國父紀念館的台上演繹,背後打出孫中山遺像與中華民國國旗,畫面充滿歷史的衝突感;若再對照本屆金馬獎所受到的政治影響,又能有更多的解讀了。

回顧 2019 年稍早,赤燭遊戲甫交出《返校》之後的另一代表作《還願》,並由草東沒有派對演唱同名主題曲。然沒過多久也因政治因素被下架,從此鮮有人再提起。自由的確如〈光明之日〉所言般輕盈;恐懼無所不在,遺忘很容易,《返校》電影名句「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是從過去傳來的提問,對我們的現在與未來最幽微的提醒。

原文刊於 Blow 吹音樂

Blow 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