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國明珠德累斯頓:「So it goes」 在頹垣敗瓦中再次站起來 (下)

2020/5/1 — 14:39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災難痛苦往往造就了偉大的文學鉅著

英國皇家空軍曾表示德累斯頓為曾受投彈襲擊的最大德國城市。在德累斯頓的大轟炸中倖存的戰爭罪犯 – 著名作家寇特·馮內果 (Kurt Vonnegut),就曾在自己的代表作品《第五號屠宰場》(Slaughterhouse-Five) 中如此描述當時的德累斯頓:整個德累斯頓變了一大團熊熊火光,火焰吞噬了一切生機,所有東西都在燃燒;而襲擊後,所有在他身旁的人都死去,地面是滾燙的,整個城市都掏空了,只有灰燼,就像現時的月球一樣,是個廢墟。至於英軍則損失了六名軍人,三架飛機及一架戰機因意外互相被投彈擊中。

《第五號屠宰場》為二十世紀非常重要的文學作品,於1969年出版,是偉大的反戰書籍,恰逢越戰,不少人認為此書在當時帶動反戰思想,令美國政府最後不得不退出越戰。馮內果在小說裡將所有生離死別,包括德累斯頓大轟炸,都只用上一句「事情就是這樣 (So it goes)」來回應,以輕描淡寫、黑色幽默來反擊戰爭殘酷與天地不仁。

廣告

經歷慘痛後再次迷人

目睹今天德累斯頓的風采,很難想像它曾是煉獄。七十五年過去了,時至今日,有關大轟炸適當性的爭論依然。

廣告

有趣的是,今天所見的德累斯頓聖母教堂,數十年來充當戰時紀念,卻是由英美捐款協助重建的,「So it goes」。自從1990年德國重新統一後,德國不遺餘力地肩負起悼念二戰傷亡的責任,不論是在德國城市中受害的人,還是德國對別人的侵害。七十五年前的破壞亦為今天有關受害者與責任的辯論埋下種子,大家賦予東德復原一重新的意義 — 提倡二戰歷史的修正。在納粹罪行為德國帶來後二戰的贖罪文化中,近年德國也有聲音反問同當年轟炸一個滿是難民的城市是否也是一種戰爭罪行。

不過,對經歷過大轟炸的人來說,每年的悼念是屬於他們的。他們並不希望悼念變成一種政治上的爭論或宣示,而更應該是喚起人類對戰爭的警惕。近年,在德累斯頓悼念大轟炸的人開始了一個手拉手、以人鏈圍著市中心的傳統,作為抵抗新納粹遊行的策略。他們認為誰把奧斯威辛集中營比擬德累斯頓大轟炸,誰嘗試借此減輕德國的過失,誰就是扭曲知識與史實。

2019年11月,德累斯頓就在愈發愈濃的極右主義底下,通過了一項針對強化民主及保護少數族群的決議。同年8月,在兩州大選前,數萬人在德累斯頓參與一個名為「Indivisible」(不分彼此) 的反種族主義及反歧視的示威。以德累斯頓為首府的薩克森州 (Saxony) 本身就是反移民組織PEGIDA的基地。但示威組織者強調德累斯頓遠多於PEGIDA。看來受過傷害的人極希望謝絕傷害他人。

迷人的,不只是城市的外觀,更是城市中人的經歷與他們所重視的價值。想起來,茨溫格宮博物館職員對我朋友的處境的反應,也不失為一種「So it goes」的表現。

關於城市的美、城市的痛,關於旅人的來來往往,關於旅人對城市的知與未知,或許,我們也可用上馮內果淡淡卻不失份量、充滿歷練的一句:So it goes!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