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心有靈犀一點通:情詩名句生產器李商隱

2020/11/20 — 22:4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李商隱

無題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臺類轉蓬。

世代挑選,普遍經驗

這次要談李商隱這首無題詩,其中一句,可謂由MK到文青都識背,都會在電視機聽過:「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廣告

又像元好問「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納蘭性德「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吹畫扇」、枊永「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白居易「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等等⋯⋯

大家又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這些句子會這麼出名呢?

廣告

文學流傳,我們常會說,經時代的洗滌,去蕪存菁,好的作品必定留下來。這種文學正典的觀念,非常理想,但亦都可能忽略了背後典範形成的過程,涉及的不單是審美優劣,和傳播、權力等,息息相關。現實的殘酷或許是,有不少好的作品都沒有機會,讓我們看見。

最直接的,是編選作品集的取捨過程,編選者看到什麼,選進什麼,為什麼《唐詩三百首》是這三百首?這已經是學界熱議的題目了。

而編選之中,除了全集、選集,古代早已出現「雞精版」的名句選,就像昔日那些孔孟名句精讀,一日背一句,精進修養,大有市場。

細數古代名句選,選出名句的標準,多著眼於「共同經驗」。那就是說,詩人把原本個別的人事題材,以文學技藝將原料鍛鍊成共通的情理,名句超越具體而至抽象,呈現了普遍人類的共同經驗。

讀者從「共同經驗」看見自己的人生故事,像現今的流行歌詞,總是愛情最令人共鳴,即使只有一句,也彷彿是為你我而寫。

李商隱可謂情詩名句生產器,歷年來,不知多少人借他的名句表達心聲。「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寫盡愛情,活地亞倫。

「句」、「篇」是文學評鑑見到的字眼。有句無篇,有名句未必是佳作,一句出名,卻未必有人記得全篇。這是我們分析文學作品時,可從這兩者之間細味其中關係。

Photo by Aziz Acharki on Unsplash

Photo by Aziz Acharki on Unsplash

聲律之美,節奏詩意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昨晚」表達時間,「畫樓」是空間,詩人顯然在追憶過去的事情,無甚深意。

但只要我們用特別的朗誦技巧,不難發現當中的「聲音之美」。近體詩按照平仄格律創作,讀詩必然會有音律節奏,文本意象之外,聲意也可是意象,充滿詩意。

例如,詩人故意用兩次「昨夜」,這一種特別重複的句法,相當輕快,如風。 風之輕靈,快意也。

單翼鳥,雙飛翼

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綵:彩色。
靈犀:犀牛角。傳說犀牛為靈異之獸,其角名喚靈犀。

山海經記有比翼鳥,其實是「單翼鳥」,只有一隻眼,一隻翅膀。神話素材是文學家的材料,例如白居易《長恨歌》「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有如柏拉圖《會飲篇》提及人類本是四手四腳,因天神責罰一分為二,終生只得找尋自己的「另一半」。「單翼鳥」須一公一母,要有伴侶才能飛翔,才能成為真正的比翼鳥。

李商隱化用了這個浪漫典故,兩人合而為一,才是整體。然而,詩人卻說身邊沒有伴侶,故無法「雙飛翼」,暗示愛情受到現實的阻撓。

前面講述現實困境,為一客觀無法改變的事實。詩人卻說,只要我們真心相愛,相知相重,就算現實有再多的難關 ,都無法影響到我們的愛情。愛情,從來都只是屬於心的國度。

Photo by Robert Thiemann on Unsplash

Photo by Robert Thiemann on Unsplash

落於俗套,有句無篇?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

送钩:古代遊戲,把鉤互相傳送,猜藏於誰手。
分曹:分組。
射:猜測。
燈:燈謎。

李商隱回憶昨日之事,似乎是一場公開聚會,眾人歡度,唯獨詩人和愛侶別有用心,彼此忍耐。

一段無法公開於世的感情,到底出自何種倫理原因?相愛而要隱瞞,難堪的折磨。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臺類轉蓬。

嗟:嘆氣。
蘭臺:京都文書省。
類轉蓬:如蓬草在空中飛轉不止。

正如各位打工仔,李商隱聽到五更鼓聲響起,又到起身返工的時間了!

詩人上馬出發至文書省,返工無甚意義,錢又賺不多,無可自控,一如己身愛情。

有李商隱專家批評,此詩從「隔座送鉤春酒暖」以下,都只是客觀描寫,落於俗套, 對比前四句,虎頭蛇尾,欠缺言外深意,無可回味。「有句無篇」,算不上名篇。

那麼,大家讀畢此詩,又是否同意呢?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