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緣來自昨天》:「輸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

2019/8/24 — 10:36

近日生活紛爭繁多,像《緣來自昨天》(Yesterday) 一部能令思想放空,開懷笑一下的電影,自然令人期待。《緣》並不像近年的《波希米亞狂想曲:搖滾傳說》 (Bohemian Rhapsody) 或《搖滾太空人》(Rocketman) 般的人物傳記。它並不解構Beatles樂隊的生平,但就透過一個超出常理的故事,讓大家重溫樂隊的首首金曲。

電影講述男主角Jack (Himesh Patel飾) 是一個沒有什麼成就的街頭賣藝者。經過一次意外醒過來後,世界起了突變。除了Jack以外,世上所有關於Beatles的記憶都一併消失了。Jack於是利用這次機會將Beatles的金曲帶回世界上,他更因此名成利就。不過,成功的背後是有代價的,名氣使他與心愛的人的距離越來越遠。

頹喪男與痴情女的愛情故事,英式幽默配上Beatles金曲,眼球上的悅目度很高。《一百萬零一夜》(Slumdog Millionaire) 導演Danny Boyle配上《摘星奇緣》(Notting Hill)、《真的戀愛了》(Love Actually) 編劇Richard Curtis無疑是一個夢幻組合。Jack與Ellie (Lily James飾)的錯過再重聚的愛情故事,是《摘》內小生William與大明星Anna、或《真》內英國首相與助手Natalie故事的變奏版。他們最後都在繽紛序幕下攜手到老。對於主流觀眾來說,這些場面大多是百看不厭。

廣告

不過,對Danny Boyle的作品,期望還是高出一點點。若果仔細感受《緣》的話,就發覺電影所釋放的魔法顯得平庸。電影的中段的劇力開始減弱,然而材料仍然過度豐富。由Jack開始被賞識到美國重新包裝、再回到英國取靈感、又與愛人重遇再分開,這些劇情過場都太過倉猝。也因為太急速的關係,令男女主角之間的情感變得簡略。但另一邊廂,也有可能只是心?嫌棄主人翁旁邊的軍師男Rocky (Joel Fry飾),沒有像《摘》內的Spike那麼出眾得讓人心花怒放。就如電影所意,還是舊的比較好。

看著《緣》,我漸漸想起一本日本的小說名叫《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此書內容提到男主角與死神交換條件 — — 世界上每一件東西消失時,他就得以存活多一天。首先消失的是電影,繼而是時鐘,最後到男主角心愛的貓兒。電影是人類美好的記憶,時鐘亦引申到記下美好的回憶。別誤會,《緣》的故事發展並不是那般惋嘆。想起小說,大概是領悟到在每件看似微不足道的事物的背後,其實都有它存在的價值和意義,而它的消失與存在也會各自牽動起漣漪。

廣告

在電影?,Beatles的消失,令某些人和事重現世上(那是全片最真摯的部份),Jack得到了名利又失去了愛人,但透過重遇這些人和事,卻又認知了什麼是真正的快樂。「輸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 — — 這個「你」其實是自己,最不能夠失去的其實就是昨天的自己。

“Oh, I believe in yesterday..” — – <Yesterday> by The Beatle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