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情迷法國小城小小奇趣店

2018/12/24 — 14:00

資料圖片:Crozon-sur-Vauvre (Wikipedia / Jean FAUCHEUX)

資料圖片:Crozon-sur-Vauvre (Wikipedia / Jean FAUCHEUX)

住在法國中部鳥不生蛋(誤:其實每天都有新鮮鷄蛋)的鄉郊,過的與世隔絕的古堡生活,只有每週六上午前往鄰近的市集,是唯一跟人類文明接觸的機會。

小城La Châtre距離居住的古堡約二十分鐘車程,面積細小也沒有火車站,位於小城中心廣場的週六市集十五分鐘可走完,但已是這一帶最大最興旺的市鎮。人流最多的週六市集賣的也不是甚麼特別的本地出產,除了定番的蔬果芝士肉腸烤雞急凍海鮮,都是女人街貨色的廉價衣物家品,而每樣也只有一兩檔。所以我們每次來,為的都是別的目的。而我總是情迷廣場街角那間小小的古董店。

在廣場的東側,越過二戰烈士碑,遠離市集的䌓囂,是一條冷清清的窄長蜿蜒的小巷,兩旁是兩層高的老舊房子。站在街角,可以看到右邊第二棟房子給髤上白色的店面頂上,爬過一行輕快跳脫的黑字,像是樂譜上手寫的音符:Jour d’Occase。在法文裡「d’occasion」解作二手的意思,顧名思義即是二手買賣店。我心裡卻總是把它譯作英語的「Occasion」,「Day of Occasion」:每次來這間小小古董店的週六,都是只屬於我的特別日子。

廣告

第一次來時,店門是關上的。我從店外的櫥窗看進去:暗黑的小店裡密密麻麻的堆滿了各種奇異的東西:陶瓷娃娃、珍珠首飾、綴上了蕾絲的太陽傘、嬰兒受洗少女祝聖的白衣裙、劇場的戲服、Limoges瓷器、燙金的古書、晶石、各種談不上用途的奇怪東西⋯⋯就像一千零一夜裡阿里巴巴,或者應該說是基度山百爵的藏寶洞那樣千奇百趣,而且全都封上了一層名叫時間的灰塵,矇矇朧朧的很是神秘。

待到我們進去了,才發現窄小的門內可是別有洞天:除了眼前的房間,後面還有一相連的房間,同樣堆滿了舊物,不少看上去已有百年歷史。更多的古書衣飾家品家具⋯⋯看似雜亂無章,卻也亂中有序。更古老更精緻名貴的東西巴黎的古董市多的是,我卻鍾情這無名小城的無名小店,在這裡我嗅到了古董店裡的人的可愛可親的氣息。在只容一人的通道間遊走,被眾多不知名人物的歷史故事包圍,而這些東西也不是被古董買手從四面八方大量收購回來,大多本就是來自這個地方的。呼吸着舊物的氣味,我想自己心目中的The Old Curiosity Shop就是這麼個模樣的,難怪總是有種déjà vu的熟悉。

廣告

站在店門小小桌前的,是一位總穿一件米色外套戴金絲眼鏡的銀髮先生。他就像那些小說裡的小古董店店主,總是一臉温文祥和地,靜靜看我們在他店裡來來回回摸來摸去,欲言又止。後來我們才知道他很喜歡我們到他店裡去,因為他很喜歡講英語,但幾年沒講又生疏了,是以講得斷斷續續的,而他又是那麼的害羞,只有那一臉温柔的笑容,讓我們也不害燥的不住去打擾。去了幾趟,幫趁買了一只Gien的手繪陶碟子、一襲黑色絲綢衫裙、一條古董白色綿睡袍。還有一隻Limoges瓷碟和一件十二歲女孩祝聖禮穿的古董蕾絲裙子我看了好久仍未能下定決心買。老闆話沒有說很多,但總有給我打折頭。

聖誕前的週六,剛好只我一個人進店,花了點工夫找到了派對用的首飾後,便跟老闆聊了起來。他的英語有點生鏽,輕柔如同他對待他店裡的物件。英法語夾雜間,他說他就住在樓上,所以之前聽到我們在樓下便馬上下來開店了。他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在巴黎從事劇場工作,小女兒住在La Châtre不遠,喜歡唱歌,但為了生計也開始了為人訂造衣服的生意。她三十六歲,跟我同年。這年代的女性比以前多了很多可能,這對男女雙方來說都是好事,他微笑着說。我沒有問他太太在哪;在法國很多人都有相同的故事。我邀請他來古堡看我們,他從一個信封裡掏出一張門票送我,說是可以免費在廣場上的臨時溜冰場玩一次,他自己年紀大腰背不好也用不着,所以都留給客人。

臨走時我祝願他聖誕快樂,他說如果我下次決定要那一套六本的基度山恩仇記,算我五歐羅。我心想其實我先要多買一個行李箱。

撰於2018年12月23日Crozon-sur-Vauv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