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惡血》一份報紙如何撲殺矽谷獨角獸(下)

2020/8/21 — 16:0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黎歌的角落】

讀《惡血-矽谷獨角獸的醫療騙局!深藏血液裡的秘密、謊言與金錢》本想看矽谷神話Theranos的緣起緣滅,迷惑眾生的伊莉莎白・安・霍姆斯(下稱:伊莉莎白)的智慧和手段,但最後看到的卻是《華爾街日報》調查記者約翰·凱瑞魯(下稱:約翰)如何拯救萬千生命、振奮人心的故事。

以下會有書中詳細的內容,未看書者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不過,我也是在已經知道來龍去脈的情況下閱讀,同樣讀得血脈沸騰。

廣告

約翰曾兩度獲得普立茲奬,一個美國表揚新聞界有傑出表現人士的奬項。2014年他收到一個電話,對方說他機緣巧合地得到一些Theranos弄假的資料,引起約翰的興趣,由此揭開了他和《華爾街日報》與矽谷獨角獸Theranos戰鬥的序幕。

廣告

Theranos成立於2003年,在2014年已發展成一間市值90億美元的初創公司,目標是以高端技術簡化傳統驗血程序,令人類免受驗血過程帶來的痛苦及提高血液檢測的效率和準確度。不過,創辦人伊莉莎白並非有着深厚的醫療知識及造福人類的熱忱,而是以謊言和演技,欺騙着投資者和大眾,使自己成為美國最年輕的女富豪。

然而,Theranos 的設備牽涉着人命關天的醫療決定。曾經在Theranos工作的員工,只要有一點良知,都會向伊莉莎白提出問題,結果是遭到解僱。而且所有離職的員工,均必須簽署保密協議,否則Theranos的星級律師團隊便會告上法庭,許多員工因害怕天額的訟費,而選擇沉默,甚至抑鬱得自殺。

Theranos 是一頭會將人吞噬的野獸,但約翰形容自己當時是一隻「急需新的骨頭咬一咬」的狗。他從其他報道早就嗅到伊莉莎白的不妥,加上意外得到的資料,讓他開始對Theranos展開調查。Theranos極速發現了他,並以各種手段抯撓他的調查,跟蹤及恐嚇他和願意協助他的前員工及醫生。過程動魄驚心,真的很值得一看。

其中有一幕特別深刻 —

Theranos 律師團隊總是以技術會被其他公司竊取為由,禁止所有前員工的爆料內容,他們警告《華爾街日報》:

『我們不同意你們刊登我們的商業機密。』

『我們也不同意放棄我們身為媒體的報道權利。』約翰也厲聲反擊。

多麼激勵人心的話,而且是真的發生。

2015年10月,約翰對Theranos的調查報道刊登在《華爾街日報》頭版,「引發原爆等級的大爆炸」,Theranos最先猛烈反撲,但謊言就是不堪一擊,馬上受到各方的質疑,受害者包括投資者、前員工及病人都提起訴訟追討損失,Theranos最終在2018年解散,伊莉莎白則被控欺詐等罪的官司仍持續至今。而值得一提的是,Theranos曾計劃於2014-2015年將血液檢測服務擴大到連鎖藥店8000多間的門市,約翰及時揭發了Theranos的騙局,阻止了災難性的悲劇。

一份報紙能成功擊殺了矽谷的獨角獸,除了有像約翰這樣頑強的記者,也有他在謝辭提到的兩個關鍵 —

敢於揭露Theranos惡行的前員工。他們以良知和勇氣,抵住了Theranos 可怕的恐嚇,而且甘願冒上法律和事業的風險,成為約翰的証人,完全是為了使病患不再被Theranos 危害。

《華爾街日報》團隊。一份鏗鏘有力的報紙,團隊堅守辦報的原則和理念,共同抵抗外間猛烈的攻擊,讓約翰可以勇往直前。

另一個有趣的點是,《華爾街日報》的大老闆是媒體大享魯伯特・梅鐸(下稱:梅鐸)。在這場戰爭剛開始時,他也剛投資了一億兩千五百萬美元給Theranos,是Theranos最大的投資人。伊莉莎白因此兩度要求梅鐸阻止約翰的報道,但梅鐸拒絕,「他相信報社編輯會秉公處理。」儘管是一筆龐大的投資,但約翰覺得對有一百幾十億美元身家的梅鐸來說,又算不上是什麼。

在傳媒噤若寒蟬的這個時代裡,我們漸漸失去言論自由,空氣裡瀰漫着白色恐怖。本來開始這樣寫作的時候,是想寫多一點生活的日常事,無奈現在的日常就是如此。看這本書所感受到的,非常清晰,無需要也無法欺騙自己。即使我們恐懼的來源是比獨角獸兇猛十倍的體制,但面對恐懼的方法其實一樣,就是良知和勇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