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瀚文

許瀚文

香港中文字體設計師。Facebook:https://www.fb.com/designobserving

2020/5/17 - 16:07

想法分享 —《莎妹劇團》中英文標準字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自己一直比較擅長跟悶蛋企業合作,可是這次和莎妹劇團導演 Baboo 合作,還是首次遇上觀點比我銳利、對於創作的接受力比我要高得多的客戶。更好玩是和客戶一起研究字型,真讓我覺得 2020 怪有趣

雖然知道莎妹的創作都很前衛,Baboo 也習慣跟像永真還有其他尊敬的前沿設計師合作,一開始我還是心存僥幸拋了幾個可愛的版式給他,想著可以省點功夫。這顯然對 Baboo 不太尊重,換來不太滿意的回饋。「莎妹雖然不是主流劇團,卻希望玩味當中有洗練感」,這客戶也太清楚自己想要甚麼了,沒有被騙的空間

其實我收到是一個清晰的要求:莎妹的創作宣傳會很多變,所以標準字需要中性、不帶太多偏好的字型,這樣既能保持個性也不會蓋過主視覺。這是難做到的,因為標準字的核心價值就是要突出,與眾不同。要在平凡中又要有不一樣,很有難度

廣告

這直接把我推到字體設計的研究核心去(汗)。認真起來,不如我們先從歐文開展,畢竟歐文的質感比較好抓點

這之前自己一直在收集的德式無襯線體圖庫大派用場。我喜歡德式比英式美式的字母造型更幾何化,而且字母比例大小相近,跳動感小所以版面看上去也比較安靜。而且因為早期繪畫跟機器製造的限制,雖然能感受力臻完美的概念,卻又因為技術限制造型帶點玩味,特別適合這次參考

前陣子 Dieter Rams 的紀錄片免費網路播放,跟 Baboo 聊起 Rams 早期為百朗(Braun)設計的電器上的無襯線體,而且大家也是德系設計的支持者,一切都來得剛好。最初我還是不太相信 Baboo「要中性」,我試過做誇張的 S、誇張的 G 和 W 給他做測試,都被他堅定拒絕

我找了 Akzidenz Grotesk 的古老樣張來觀察描繪 — 這是跟英國前輩學到的畫字技術,既觀察眼前字型的優點(像我喜歡不完美的收筆、乾乾利落感的灰度等),也有自己創作的空間,不致於抄襲

金屬活字的特徵,電腦字型是不能照單全收的。舉例說,那年代很流行內外線不對稱的繪畫方式,如果搬字過紙到電腦上,畫法會看起來很粗糙老派,所以要畫整齊;筆劃的設計特色也不能太誇張,要依據在屏幕上的舒適應做調整。後來 Baboo 說「真得很難分得出來,看到眼都盲了」,這是他看了很多遍加減三個像數修改後得出的結論。搞不好是他敵不過測試的疲勞轟炸他接受現在提案吧。我很喜歡現在字母的比例整體統一、間距相對疏鬆去盈造安靜感,卻又不會像 Univers 的科學實驗感,是個美妙的平衡

中文字來說則基本是歐文字的搭配。Baboo 問說中文也可以德系嗎?理論上黑體的起源就是日本人把 AG 的風格放到黑體上,所以做黑體就對了。只是始終正體中文的造型都是帶古早感,我們來盡力搭配

我有做比較圓潤、有點滑翔感的黑體字做測試,客戶的喜好也沒變,他並不喜歡太圓潤的設計,這讓我很驚訝他的美感這麼清晰,連方向也會自動替你訂好。我們最後參考了莎妹的老宣傳品,那是屬於中文字的不完美感:架構有點鬆散,筆劃有點短,清晰卻又帶玩味的設計

這次的作品對我自己來說也很有魅力,因為背後的故事、合作的快感、打從心裡喜歡這一類造型設計,也讓自己很享受,特別是再三追尋下找到那理想的一點

謹希望未來字型能幫助到其他莎妹的合作設計師做出精彩的作品!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