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是那大膽的一筆 ──《The Half of It》

2020/5/17 — 13:16

The Half of It 劇照

The Half of It 劇照

《The Half of It》(港譯:《真心半解》;台譯:《青春未知數》),以青春探索愛情為糖衣包裝,其實裏面以哲學角度探討何謂愛,「談情說愛」到我們的生命裏去。那是一部有很多金句的電影,哪一句是你肯定的愛的格言?每個人都可以有不同的答案吧。

《The Half of It》給我的感覺很年輕、幽默、有趣。這三個形容詞正是女主角 Ellie 對她已逝媽媽的形容。電影說青少年對愛的追尋、尋找自我和別人認同。青春嘛,表象總有一種不確定性、曖昧、浪漫,而內心卻是充滿熱情、躁動、和隱隱的肯定。朋友常說,其實這種 Teenage 電影是給長大了的所謂成年人的我們看的。我頗認同。電影一開始就由Ellie讀出柏拉圖在《會飲篇》中的一則故事。這是柏拉圖對愛的探究(亦是電影名字的由來),也是 Ellie 寫有關愛的哲學的一篇論文內容。她是一個很聰明的女生,愛好文學,會替其他同學寫論文幫補家計。當她在片頭說這不是一個令人皆大歡喜的 Love Story,你會更好奇想要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事發生在她的身上。在愛的課題上,誰又能置身事外呢?活著的你,只要會呼吸都會碰到愛。這可不是我說的,是歷來的哲學家說的啊。

The Half of It 劇照

The Half of It 劇照

廣告

很喜歡電影透過寫信和聊天,這種浪漫的方式將 Ellie、Paul、還有 Aster 三人對愛的演繹呈現出來。他們的經歷因相遇重疊,又在愛的過程中找到認同感,正一步一步了解和實踐自我。愛不也是這樣嗎?有時候我們愛的人正擁有著我們想要成為的人的素質與模樣,只是我們還不自知。Ellie 寫信給 Aster,Aster 回信,兩人的心漸漸靠近,也感到被人明白的幸福。在追求的過程,Ellie 也在找一種自我認同,透過吸引自己的對象,Aster,一個懂她的人得以實現;Paul 追求 Aster、打美式足球、鑽研 Taco Sausage⋯⋯可一直在他的身邊陪伴和啟發他的卻是 Ellie,而不是 Aster。Paul 在 Ellie身上,大概也找到那種認同感,才會明白自己真正喜歡的是誰,和做出勇敢的決定。

廣告

電影雖從哲學的角度談論愛,卻是深入淺出,也穿插了不少動畫、音樂、和有趣的文學作品,使整部電影在一個舒服的氛圍下呈現愛的可能性。哲學談愛,好像都與生命無法切割。電影引用不少哲學家與作家的說話,如柏拉圖、沙特、卡繆、王爾德等來帶出對愛的看法。轉眼又將鏡頭帶到主角 Ellie,像跟著她一同探索愛,不管是對她的爸爸、Aster 抑或 Paul。最後 Ellie 從對愛一無所知,變得可以引用自己的說話來詮釋愛。其實愛裏沒有所謂唯一的真理,當選擇相信和理解的東西不一樣,生命的模樣也自然不一樣。不僅是青少年,只要是人都一直在愛與生命中跌盪、尋找和嘗試,其間會感到困惑,然後解惑;再經過思考和消化,然後再尋找、嘗試⋯⋯電影把這種過程放到正經歷青春時期的 Ellie、Paul 與 Aster 身上,那 trial and error 的感覺更表露無遺。

The Half of It 劇照

The Half of It 劇照

也喜歡電影以畫畫比喻人生中正在尋找未可見的東西。Aster 一位畫畫老師,說過一幅好的畫作與一幅出色的畫作,分別在於五筆。那五筆通常都是最大膽的五筆。後來這就成為Ellie如何理解愛是什麼的格言:「愛是你願意為一幅出色的畫作,毁掉一幅好的作品。」說來也是啊,是神來之筆、還是畫蛇添足,未畫下去也不會知道。掙扎往往在於擔心、害怕,或是無法想像那看不見的結果。我總感到人有無限的可能性。今天不曾畫下的一筆,也許明天會有一些人和事,使人有勇氣大膽畫下這一筆。

《The Half of It》也有讓我感動的時候。那一幕在教堂裏,Paul 和 Ellie 各自的真心剖白,即使笨拙、即使奇怪,也說出了自己對愛的領悟。The half of it,或許從來不是說人尋找靈魂的另一半,而是說我們對愛和生命的理解,都處於一個半解的狀態。Aster 說 Ellie 的文字,有一種不安全的感覺。也許這種不確定性,正正是 Ellie 要繼續尋找的理由。片末最後一個鏡頭,定格影著Ellie的模樣,就如她形容Aster畫作的那一筆: “Lonely, but hopeful”. 。那一列火車,將帶她到一個更精彩、更多未知數的世界吧。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