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慢遊旺角道

2020/12/17 — 11:08

作者攝

作者攝

【文:超西】

旺角道是我來回工作地點的必經之路,上班時我會以買到早餐又不遲到為目標,所以最後一刻才出門的我,總是匆匆忙忙的。但下班時,不知道為什麼,我喜歡行得好慢好慢,一路慢慢行出洋松街,一路有溜狗的菲傭經過我,一路有剛下班的大叔超越我。而我都不為所動,繼續慢慢行,一路慢慢行近廣東道街市,一路欣賞黃昏日夜交替的奇妙天色,一路觀賞賣菜大嬸的地道賣力叫賣,還有旺角道與上海街交界每天晚上六點的人車爭路,一點一點的車尾紅燈閃過一個一個焦急的人頭。

情景每天都一樣,但我就是百看不厭,不慌不忙,悠然自得。

廣告

究竟我是從幾時開始,變得喜歡漫步香港?原來答案一早就在我心裡,是從我決定了某件事開始,從那時候開始,我變得愈來愈珍惜在香港的每一寸時光,每一呎土地,每一份感情。要知道時日已經無多,情況只會愈來愈惡劣,不管我決定如何,這個從小長大的地方註定要腐爛下去了。也許有些人會很高興,以後再沒有反對的議會,再沒有反叛的學生,再沒有反抗的工人;取而代之是有審查後的普選自由,有紅線下的新聞自由,有兩人內的集會自由。特首說過不知道香港人失去了什麼自由,我想應該是這一刻我不能說粗口的自由;中方亦明示過香港是中國的,一國下才有兩制,自由不是天賜的而是國家賦予的,原來有這一刻的寫作自由是要感激國家。

從思緒出來,轉入快富街,再瓹入旺角地鐵站,消失於等交收的人群之中。

廣告

作者自我簡介: 狂妄的思想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