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 Sean Connery,重溫《Goldfinger》

很少人會否認,上個月(10月)底離世的辛·康納利(Sean Connery),是最好的007扮演者。他身型厚實,並且集幽默、堅毅、以及優雅等氣質於一身,在往後的007扮演者,例如羅渣·摩亞(Roger Moore)、鐵摩·達頓(Timothy Dalton)、丹尼爾·基克(Daniel Craig)等人,他們當中或有的顯得疲弱、令007系列電影就快變為了cult片、喜劇片(像《鐵金剛勇破太空城》),或有的就顯得過於正經、少了親切之感。只有辛·康納利依然沒什麼爭議,他飾演的007,代表了最優秀的特工形象,也代表了近乎完美的男性形象。

在二十多部007系列電影之中,辛·康納利主演的《鐵金剛大戰金手指》(Goldfinger, 1964),是被公認為最佳之一。於經歷了前兩部的磨合和探索之後,《鐵金剛大戰金手指》顯得更加成熟、吸引,它不僅是整體上的一次升級,也是重新的「定調」;儘管它並不能被歸入為「母體」式的作品,但為接下來的007電影、乃至《奪寶奇兵》等現代的動作冒險電影,提供了一個範本。直到21世紀的今天,《Goldfinger》內的套路或模式——片頭的爆炸場面、多位邦女郎輪番上陣、還有追車/追逐元素、令人覺得新奇的跑車(Aston Martin)、再來是接近結尾的大場面、及最後猶如encore般的動作戲,都依然繼續被沿用。

而除了上述的「定調」意義之外,《Goldfinger》還有著頗多讓人難忘的畫面。縱使現在的觀眾對威脅著007的敵人,從副座駕中被彈出車外的一幕,可能已經「無感」,但當全身被塗上了黃金漆而令皮膚「窒息」致死的「黃金女郎」現於大家眼前(這情節靈感源自1946年的恐怖片《Bedlam》),或是那道鐳射光線不斷地接近007的下體,又或是金手指向全美黑道頭目展示他計劃的那幕——一幅超大的空拍照片出現,show出了Fort Knox的位置,之後巨型的3D模型地圖從地板下緩緩升上來,而於Fort Knox的模型中卻露出了從囚室內偷走出來、並在偷看他們計劃的James Bond雙眼;又或是片頭歌曲中,那個投影於女性身體上的富有創意/超屌的畫面——高爾夫球從女性手部,一直滑落到她的乳溝處,都足以令到第一次觀看此片的觀眾,驚歎連連!

而首次由女性演唱007電影主題曲的《Goldfinger》,亦將女角色的地位或重要性有所提高了。在本片中,巾幗不讓鬚眉,反派有一支極其重要的空中部隊,全是由女性所組成!於第二次女權主義浪潮還未進入高峰的1964年(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en在2年後才成立),本片內出現的女性機師,具征服感地用迷藥迷倒地面上一隊隊象徵男權的男性軍隊畫面,是頗有衝擊力的;且解救他們的,又是一位女性(沒有幫女郎Pussy 的提前通風報信,扮暈扮倒地的男性軍隊根本沒可能作出任何還擊)。而對男人原本不感興趣、並在原著小說內是女同性戀者的Pussy,展現了女強人般的形象,在往後的二十多部007系列電影中,也只有Wai Lin(由楊紫瓊飾演)等極少數較強勢的幫女郎,可以與她媲美。

遠赴多地拍攝的《Goldfinger》,其中有一幕發生於瑞士的山路上。當金手指停車稍作休息並向路邊小販買食物之時,一直追蹤著金手指的James Bond站在高處監視著他;而電影的鏡頭卻置於James Bond的背後更高處,且不斷地拉遠俯拍,原來是為了將James Bond身後的女狙擊手,「囊括」進去同一個畫面之中(如上圖)。這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式的構圖,仿佛為本片埋下了伏筆,就像很多觀眾可能以為一號邦女郎於此時正式登場(且還以為她是反派,將會叛變),原來她仍是個「幌子」,真正的一號邦女郎在更後的時段才會出現。另外,本片的反派除了「金手指集團」之外,原來幕後主使還有中國人!而我們應該不止一次地以為James Bond能逃出生天(一次是他動用Aston Martin的多種特殊功能或武器,暫時佔據上風;另一次是他從囚室中逃了出來),但其實並不如是,「黃雀」原來在後,危險並未被他所擺脫。

James Bond在《Goldfinger》中,有時去解救對自己有致命威脅的方式,也是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當他被金手指制服,一束激光正對著他下體,就快把他割開兩邊的時候,我們還以為007會趁著敵人不留意之時,將用到身上藏著的厲害物品(例如手錶),來令到自己得以逃脫;誰知他沒有這後著,而是靠自己的急智,使對方竟不想殺他(007欺騙金手指說到008或英國政府已經知道他的計劃,令金手指難辨真假、半信半疑、不敢冒險,所以覺得留著007,可能對自己更加有用)。這幕於今天看來,仍是有其顛覆性,本片並沒一味地依賴那些屬於當時高科技的武器來讓James Bond不斷過關斬將,在前面Aston Martin炫耀式的「表演」之後,卻有種回歸到「人」、回歸到「自己」的感覺——007他自己的頭腦、智慧,本身也是厲害的「武器」;又或是他的吸引力、他的性能力,也可以令到金手指的得力幫手叛變,促成了最後007的勝利。

而據我非很嚴謹的估算,James Bond逗留在敵方「陣地」的時間,可能是二十多部007系列電影中最長的之一。於其第二次被反派制服之後,James Bond就幾乎一直跟他們在一起:從金手指於瑞士的廠房,到他的私人飛機,再到他位於Kentucky的馬場……007和金手指的對立分明,但二人有時候又像老朋友那般,坐在一起交談(James Bond電影的「傳統」),金手指還不介意地把自己的計劃,透露給007知道,也許覺得他不會走出自己的「五指山」。可於此原因之外,著名影評人Roger Ebert曾提到,這亦可能是源自金手指的「展示」慾望!他對黃金的喜愛、他張揚的性格,甚至有意地為自己搭一個舞台(整個場景堪比同年上映的《Dr. Strangelove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內的巨大圓形作戰室),並讓那些將會被他採用納粹集中營般的放毒氣方式去進行處決的黑道頭目,去看自己的表演。而類似的這種展示,貫穿於往後的多部007電影之中(直到最近的《Spectre》亦如此),並且和007這角色本身,對其身上武器或座駕、或他那「有魅力之男性形象」的展示,相互地呼應。

全長110分鐘左右的本片,節奏張弛有度,而在某些段落中,我們明顯感覺到它們,被處理得比較利落、緊湊。於電影結尾只剩下幾分鐘的時間之內,卻仍有一場驚心動魄的、發生於飛機上的動作場面,且當中有對白,可以與本片前面建立到聯繫(現在的電影如果要拍一場類似的在飛機上壓軸式的動作戲,從鋪墊到完結最少起碼要十分鐘以上)。還有開頭的那場搏鬥,也是顯得緊張、不拖沓,短短的一分多鐘就表現了007的快速反應(由年輕女性的光滑眼珠中看到後面埋伏的人向自己襲擊時的迅速反抗動作)、以及他的不凡身手、和應急智慧——被搶指住的007靈機一觸,將身旁的電熱扇扔到去敵人所處的浴缸之中,將他活活地電死,而後來那如有鋼鐵之軀、很難被打倒的韓國殺手Oddjob,也是被電電死,足見本片的精心安排。

前段和後段的反派都是被電電死

傳統的英雄主義電影,總是突出主角的決定性作用,但《Goldfinger》並沒有完全按這個套路。於後段James Bond要去拆那個至關重要的小型核彈之時,顯得不知所措、手忙腳亂,最後真正解除危機的卻是一個「小角色」(順帶一提,影片的最初版本中,核彈計時器本來是停止在003秒,但後來被改在了007秒,可James Bond的台詞出現了漏洞,他說道:"Three more clicks")。而即使James Bond知道金手指的整個計劃(這個計劃還是金手指自己透露的),卻不能夠將此消息傳出去(James Bond嘗試過,但失敗了),如上面所述,若不是女主角肯叛變、若沒有軍隊的協助,金手指的計劃,應該能夠成功。

由Ian Fleming所寫的原著小說,或007系列電影,給我們展示了一個發生於現實但又超越現實的世界,尤其在《Goldfinger》開始,007系列電影中的這種超現實性更加地明顯。我們從韓國殺手Oddjob或金手指的肥胖之形象(據說,製片方原本想找Orson Welles來扮演此角色),或是他與中共的「天馬行空」般的計劃,以及反派女機師投下毒氣時,地面軍人一個個倒地之畫面,都能夠感覺得到電影所帶著的荒誕氣息,或被「卡通化」。如此之「色調」,影響了往後的007系列電影(但像《鐵金剛勇破太空城》這樣的作品就有些over了),使它們與過往的懸疑、驚悚動作片不同,甚至因為它們本身有這「色調」存在,讓60年代多部模仿、調侃007電影的跟風片,或是《凸務之王》(Austin Powers)系列等惡搞電影,都可以從中汲取和加以發揮!

透過Roger Ebert的這篇評論,我才知道原來美國前總統甘迺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對Ian Fleming小說的喜愛。如果說「我們對JFK瞭解得愈多,才知道他與James Bond有多麼地相似」("Indeed, the more we learn about JFK, the more we see how he resembled Bond…"),那在《Goldfinger》中,大家也可能會發覺,原來顯得浮誇、喜愛金色、喜歡「展示」自己或有表演慾的金手指,其實與現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又何其地相似(連身型都有些相似)!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