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懼怕年輕人的世界,只會被惡熊吞噬 — 《新異變人》

2020/9/8 — 15:37

《新異變者》劇照

《新異變者》劇照

 映期一改再改,延上加延,補拍後又再刪改,輿論預期是災難級爛片,如今終於上畫,卻竟然不算太差——同類的超級英雄電影中,近年至少還有《變種特攻:黑鳳凰》(Dark Phoenix,2019)墊底。事實上,編導試開新系列,寫新角色,並將超級英雄故事拍成精神病院恐怖片,有其勇氣,而且沒有大明星參與(雖然我是為了 Anya Taylor-Joy 入場)、成本有限(只及不到《黑鳳凰》的三分一),本就不應抱錯誤期望。

《新異變人》(The New Mutants,dir: Josh Boone,2020)

《新異變人》(The New Mutants,dir: Josh Boone,2020)

廣告

其實我認同坊間的說法︰這故事應改為拍電視系列。要在短短個半小時描寫五個新角色,不容易,最好一人一集,慢慢鋪敘各自的故事,並加重懸疑、恐怖的元素(如今連嚇人也算不上),那並不必然需要很高成本(在精神病院內玩光影明暗變化或欺騙視點的技巧已很足夠),勝於現在這般吃力。其實成功如《變種特攻》(X-Men,2000),有仔細描寫的角色,不過三數人,其餘人物異能特別、性格鮮明已足夠搶眼;《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2017)令人失望而回,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妄圖在兩小時內描寫至少五個主角級角色(還有三個初次登場),還有大量動作場面,難免容易失衡。《新異變人》介乎成功與失敗之間,五個新異變人既談不上很有主角魅力,但也不只是性格鮮明的配角人物,編導的處理不算失衡,但一切只是中規中矩。其實這五人都很有發揮空間,「變種特攻」向來被視為小眾群體的爭取社會認同與政治權利、對抗偏見歧視與主流壓迫的寓言,這次幾位主角包括美國原住民、女同性戀者、礦工基層、南美豪族,還有原著是出生於蘇聯集體農場的人口販賣受害者,明刀明槍講小眾,而背後故事則多屬異能初爆發時誤傷親友終生內疚、體貌異於常人飽受排擠與欺凌、兒童時代疑受侵犯與虐待之類,然而前者(身份)與後者(經歷)未能好好結合,側重在後者,重點講各人如何衝破陰霾自強,避開前者之敏感,就未能提升題材的深度。

廣告

不過,《新異變人》的最大致命傷始終是缺乏具氣勢的歹角,動作場面也很平庸(《黑鳳凰》同樣有這問題),文戲還可,但看超級英雄不能對打戲沒有要求吧。整個精神病院/軍事囚房竟然只有一個看守者,明明同屬受害者卻自小被囚禁訓練成充好人的醫生,背後的故事和心理很值得細述,但最終只有寥寥數筆,我寧願庸俗濫調地將她寫成臉慈心惡常在背後陰笑的那種奸角,至少正邪強弱的對立還更強烈一點——最後大家要對抗的不是她(劇本一改再改,其中一點就在於奸角誰屬)而只是少年們的心魔(可是女主角的雙熊心魔,其實有點幼稚,而且她的創傷與礦工同類,卻演不出後者的自責感,更被比下去),雖突出了「少年們」潛能之強大,有未來社會不受成人規限的意味,但,我猜觀眾想看的是新異能人如何對付惡人、挑戰強權、大殺四方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