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介意《幻愛》slut-shame,你介唔介意?

2020/7/8 — 21:04

《幻愛》劇照

《幻愛》劇照

【文:Beauty.andthebitch】

近期 Facebook 上全是歌頌《幻愛》的影評,筆者愈讀愈無解,為何沒有人提及這電影的 slut-shame(蕩婦羞辱)主軸?蕩婦羞辱是一個概念,憑籍女生的性經驗去眨低女生的價值。整部電影是由一個父權的意識形態支撐著,沒有了這個畸形的想法,電影就會失去支柱,當中最重要的對白「我不介意,你呢?」亦不會成立。2020 年了,我們還需要一部 slut-shamming 的電影嗎?

故事講述男主角阿樂(劉俊謙 飾)患有精神分裂,幻想與欣欣拍拖,但阿樂意識到欣欣只是他的幻想。治療期間遇上和欣欣外貌一樣的實習輔導員葉嵐(蔡思韻 飾),二人相戀。阿樂怕葉嵐介意他有病,葉嵐亦怕她的過去會嚇怕阿樂。簡介到此,不再劇透,要討論的問題來了:葉嵐的過去為何會嚇怕阿樂呢?   

廣告

電影用了一個很直白的描寫,先是二人拍拖時碰到一位西裝中年男人,他和葉嵐說了幾句關於她長大了不少的寒暄,下一場就是葉嵐在家中向阿樂剖白她曾以肉體關係來換取一些好處,她更聲淚俱下的說:「覺得自己好污糟」。葉嵐說到這裡,惱羞成怒,把阿樂趕了出門外。阿樂在她家後樓梯等了一晚,翌日葉嵐開門見他仍在,感動得馬上擁著他,二人接納彼此,相愛到底。等等先,阿樂「接納」葉嵐「好污糟」是怎麼的一回事?何來「好污糟」?而葉嵐要問阿樂「介不介意」去乞求他接納?葉嵐質疑自己的價值,是她自己的心理關口,只有她自己需要接納自己,這根本和阿樂無關,輪不到阿樂說三道四。

一直以來,華人社會都為女性建構不少概定形象,處女情意結、女人要守身如玉、玉潔冰清,到了現在還會有人在討論區大言不慚的說他將來要娶的女生必定要是處女,不想「穿人舊鞋」等等的說法。可笑的是,這只是對女生的枷鎖;若男生有很豐富的性經驗,則會令一眾巴打羨慕不已。老一輩的常叫女生小心交友,不要「蝕抵俾人」,因為在他們眼中,女生擁有豐富性經驗就是蝕本貨,會沒人要。言下之意是女生的性經驗和她的價值形成反比,亦暗示女生的價值是在於有沒有人「要」,將女生價值建構在他人身上。

廣告

《幻愛》的主軸就是從這個守舊又老套的父權思想開始,男的患有精神分裂,怕女的介意照顧病患;女的有些過去,怕男的介意她不「乾淨」。若不是基於這個價值觀,女的也沒有甚麼特別值得男主角介意的事(可能和潘燦良的不倫戀更值得他介意);沒有了 slut-shame 這想法,電影就會崩塌,故事就說不通了。這樣一套建基於父權、守舊價值的電影,真的值得大家如此推崇嗎?看到每一個讚賞《幻愛》而沒有討論 slut-shame 的正評,筆者想指出的是,你們每一個作者都是父權社會中的幫兇,共構一個厭女、仇女的世界。

筆者早於優先場已經觀看了這部電影,心中一直因為電影 slut-shame 而耿耿於懷,心裡一直等待會有人指出電影中的性別議題。直到現在電影上映,見大部份影評都歌頌它為「本年度最佳本土電影」或是「最佳愛情電影」,實在難以忍受,只能撰寫本文拋磚引玉,指出電影中歪曲的價值觀,以另一角度切入討論,打破本土電影「齋呵唔鬧」的氛圍。本土電影多一點圍繞作品本身的討論,才可以愈做愈好。好電影是世界語言,誠心希望本土電影能不再只限本土,香港電影能重回在國際間光是「香港電影」這四個字已經能成為賣點的日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