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可在蕭芳芳身上學到什麼?

2019/1/21 — 11:24

攝影:Darwin Ng

攝影:Darwin Ng

羅永聰問: 我覺得芳芳像木乃伊,你覺得她跟今天的大學生有甚麼 relevance?

林奕華答: 以我的理解,木乃伊作為比喻的意思,是以今天的大學生角度,要去了解和回顧芳芳的經歷,好像要回到公元前三千五百年。但另一角度来看,則是蕭芳芳三個字代表的文化歷史,可以幫助我們認識香港,如同木乃伊可以幫助我们認識古埃及文明。

文明,是洞穴世界外面的光,你可以一輩子不看見它,你也可以一辈子都在追求它,創造它。蕭芳芳 1949 年從家郷蘇州移居香港,到 2018 年的今天,已經有一個甲子,蕭芳芳亦已渡過人生的七十個四季,文明,在時間的長河裏,又已經歷多少的進步,或者,退化?

廣告

在蕭芳芳的人生裏,有兩件對於熱愛的追求,是最為人熟知的。一是,她從五,六十年代相對舊式世界的粵語電影,跨足到七十年代全民皆電視的時代,又從新媒體的興起,貢獻了一分力給本土電影新浪潮,造就的佳話是,她與許鞍華導演在一九八零年合作《撞到正》,第二次,是在1994的《女人四十》,這部电影讓她獲封柏林影后,也就是香港電影文化受到國際肯定。

第二件,是她在二十二歲時放下電影事業,好不容易在美國進了學校,完成傳播學大學課程,成为香港影壇第一位學士明星。

廣告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對於普通家庭出身的年輕人要完成大學學業,並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就算是被認為有經濟條件的明星如蕭芳芳,原来也有很高難度。一来是入學資格,二来是學費,三来,有学位和没有学位,對於一個始終有可能還是要嫁人的女孩子来說,分别在那?

拍完最後一部粤語電影,又靠登台賺取了足夠學費才踏入大學校門的蕭芳芳,已經是二十二歲。以傳播學學士身份畢業回港重投電影圈,在香港,在台灣,都要重新適應環境改變之後的人事與作風,這種狀况,其實和大學生畢業步入社會没有太大分别。

可見,學位不是三年在大學生活裏的唯一收獲。蕭芳芳是以身體力行,追求和實現了一項現代文明的工程:她在當代香港人心目中,是有着人格魅力的一個名字。說到蕭芳芳,大家會聯想到生命力三個字。

生命力是用来面對現實環境各種限制的。由求學的决心,學成後的實踐,耳疾帶来的障礙,都在考驗蕭芳芳的耐心和能力。溝通的創意,溝通的藝術,已從工作變成生活。七十一歲的她,並没有隨年齡增加而減少對智慧的追求。可以更好玩,可以更有趣的想法,其實就是藉推動自己来推動社會甚至時代的進步。

要說今天的大學生可以在蕭芳芳身上學到什麼?我會說,三個問題反映全部:

一,你會希望活到幾歲?

二,如果你是七十歳以上,你到時會在追求什麼?

三,七十歲的你,為什麼能讓人看見未來?

羅永聰問: 你覺得她有幾多劃時代的成就?

林奕華答: 在一個移民社會裏,她的成長,從孤兒,變身青春偶像。

在一個粵語片末落的時代裏,她從舊世界走向新世界,又從被動的演員,轉變成主動的創作人。

在標榜男女平等,其實男權仍是主流,父權夫權才是核心價值的社會中,她藉由自己的摩登特質,給電影電視文化締造了摩登的性别特質,可以是中性的,也可以是女性的,他們的力量,不在於反抗對立,更多是微妙的顛覆。

在一個嚴重歧視年齡(不論男女)的文化裏,她的電影角色給了不同身份階層的中年女性另一份存在感。例如,開明的母親。

她的時尚觸覺和品味,也使她仍然位於潮流文化的神級地位。

在明星參與公益慈善成為常態的文化中,她創辦了護苗基金,這份社會關懷,使蕭芳芳的個人使命感更形鮮明。

在傳統中國文化裏,個人,尤其女性,大多不會有需要自我表述,但通過見諸傳媒的訪問,蕭芳芳留下了很多的自我探索,自我剖析,自我省思。這些對於現代中國人對自我的了解,都是有啟發性的文獻。(特别是她對文字,語言的精準運用)。

羅永聰問: 你怎樣比較她和今天的女藝人?

林奕華答: 蕭芳芳出身於香港五十年代的左派國語片電影圈,後轉投粵語片電影圏,當時粵語片影人和伶人有着不同觀眾和工作模式。從小游走於多元的環境,不要說心態,就是表面的技藝,就要苦學苦練。而且那年代拍片效率神速,從童星時代的毎年十幾部,少年時代跳升至一年三十部,到偶像時代的一年可以高達三十五部而且每部都是主角,蕭芳芳曾經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佔了大多數都在片場渡過。時裝古裝,悲劇喜劇,歌舞戲曲,刀劍或者占士邦,這些都是打磨,都是歷練,都是功夫,都是能力。雖然不一定有高品質的成果,但一個人的時間用了在什麼地方,最終還是在她身上最看得見。何况在蕭芳芳的年代,中外電影的主要觀眾對象是女性,所以,能給女演員大顕身手的文藝片和歌劇片大行其道,反觀科技主導電影市場的今天,女性演員和她们所能發揮的空間確實不可與昔日比較。所以,現今的女演員,没有能像蕭芳芳那樣表現和琢磨自己的環境,她們有的,是更多代言商品的機會。

羅永聰問: 今天女藝人都很容易變成花瓶,為何她能夠突破花瓶?

林奕華答: 對我來說,蕭芳芳的美,在於她的氣質,這份氣質,能給人帶来自我超越的想象。例如進步,改變,所以你會在她身上看見温柔的同時,也感覺到力度。這種有要求的特質,我猜對於一些也對未曾出現的自己有所憧憬的人来說,芳芳是不可替代的,有種說法是,這樣的美,很富知性,她不是用来看著養眼的,卻是具啟發性的,因為這不是物質之美,而是靈性之光,然后在不斷變動的光譜中,看見美。所以,蕭芳芳的美不會因為年紀大了就消失殆盡,她的美會以另一種形態出現。就是,你覺得她的美如同看不見的春風,讓人和她在一起時,心情舒暢,很受用。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