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的青春,在香港

2018/9/14 — 16:57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每當我聽到有人真誠的分享她的故事,我整個人就會平靜下來,就像是找到了一個臨時收容所。上星期五有我們四條女談到「溫柔不服從」,今晚又有四條女來說日常生活的抗爭。大家似乎都是在做著相同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反思帶和情感奉獻出來,撫慰自己和別人的創傷。我這樣說好像說得有一點誇張,但如果你去過這種分享會,你就會明白女性的力量,女性抗爭者就是可以這樣,而不是像他們那樣。

我們會說出自己的失敗和耐疚,不會隠滅自己不光彩的一面,我們就是可以這樣拿出真情,站在大家面前。正如 Willis 說,我們願意付出自己的「情感勞動」。

今晚Willis 說到「善意」,善意䆁出善意,我們才可以連繫在一起。她常常提到在監獄認識的朋友。「即使她們犯了罪,也不單是她一個人的錯,法庭已經給了她審判,我不用再第二次審判她。在這個社會,每個人都好容易被邊緣化,只有非常幸運,生活上擁有十項生存條件的人才能做一個表面上正常或快樂的人。」這條女心地善良,所以她所到之處都會見到善意。

廣告

又再被Nora Lam 的驚豔嚇倒。她反省自己「本土」的出身,說到自己為何不想再用這些標籤看社運中人,為何越來越遠離政治。她說:「我不再那麼偏激,我mild 咗/犬儒咗/港豬咗 ....只是忙著返工,所以也沒有資格 comment on 梁天琦的甚麼。」 她播了地厚天高的片段,唉!再見到梁天琦,恍如隔世。Nora 的作品和她的坦白能令所有人都慚愧起來。

台灣的賴郁棻,也是很認真的檢討自己, 她說因為覺得自己在太陽花運動中得到的 credits 和身量比別人多,所以她覺得自己有責任做得更多。她談到自己曾經因為要維持社運團體的運作而怎様瘋狂,她怎樣每天東奔西跑,瞓街示威,聲援大家,關心不同的議題,為選舉工程勞心勞力。直到 breakdown 之後,才明白自己所有的愧疚/捨不得/放不下是怎樣傷害自己,然後決定走上另一條路,去唸碩士,以思想作武器。我沒有看過她提到的記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很想看。

廣告

第一次看到錢詩文做主持,她以村上春樹開場,呼應 Willis 的 「保持價值覌保持善意」作結。好有 sense! 面對台下有條仔提出一連串不知從何而來的問題,她一臉天真的說:「我們沒有這些經驗」,四両撥千斤, 全場都鬆一口氣。呢條女真係幾型! 原來她的畢業論文是寫 Personal consequences of social movement,原來我們一直是在做同一個題目,相逢恨晚。

無論時代怎麼壊,這種交流的氣氛,這種氣場,這些情感的流動,是我們生存在這麼可怕的社會的防漏護翼,令大家晚上能睡得安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