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有需要去攻擊《麥路人》觀眾嗎?

2020/9/21 — 22:04

圖片素材:《麥路人》劇照

圖片素材:《麥路人》劇照

《麥路人》,我唔會睇。第一好憎楊千嬅,第二得悉劇情類似《五個小孩的校長》般煽情大放送,一聽到就毛管戙,no thanks。要抵制佢唔睇佢,深切理解。但看見網上有好些網絡作家發文抨擊買飛睇《麥路人》的人潮,繼而引發鋪天蓋地辱罵那些看戲的觀眾,「邊個睇就係支持愛國嬅!」「香港人點解仲唔識醒?」「鬼唔望快啲有《麥路人》睇戲感染群組」的帖子言論。

有種好唔對路的感覺。 

係,唔排除觀眾群中實有硬撐愛國如命的嬅粉在內;係,甘於為煽情買單的觀眾,或係都有一陣膠味。然而對套戲的有限認知,無論如何賣弄,好歹都是本土情懷同本土為本的製作單位,《麥路人》與傾向媚中的《花木蘭》之流,有根本價值上的分別,所以真的係咪要用杯葛《花木蘭》的思維去審判《麥路人》的觀眾?

廣告

但如果睇的人,係欣賞國貨城無懼堵路撐住後生仔女 dancer 再暗撐罷工醫護更大罵楊千嬅六次好醜樣的風骨,所以入場?

如果睇的人係同情麥難民的處境所以入場?

廣告

如果睇的人係想睇萬梓流氓皇帝落難 M 記或者支持張達明抗癌重生仲勇奪男配角獎所以入場?

又如果睇的人係支持《意外》《衝鋒車》以來都為本土電影而出力的鄭保瑞班底所以入場?

其實還可能的答案是,他們是沒有選擇《花木蘭》的觀眾。 

對,嗰種唔對路,乃因細想被受審判的人有可能帶有的本質 — 稍為關心下時事、同情社會弱勢唔抗拒香港電影、鍾情緬懷一下舊人舊事;大事大非前不動聲色,卻又可以大面積地佔去周末票房的一大班族群,是不是就是那班所謂沉默多數?

失落的時空,黑白無疑已顛倒,但不等如世界再沒有其他的色彩,將支持一齣電影的不同元素強行用一種顏色定義,會否過於危險?鼓動民眾去批駁他人不夠堅定,甚至指罵他們藍屍廢人早日中肺炎,讓還有點良知人情味的大多數掉隊,將這此之為留低的人苟延殘喘保留氣數的方法,請恕小的不能苟同。

對,憤怒的心氣固然要有,於生活間聚合集體意志固然要做,但將還能用的槍頭對準落應當的地方,引領跳出簡單純粹的二元對立,亦是每一個有巨大影響力的網絡 KOL 的應有之義。最後一句話,在去年的今日已有同路人為彼此再三叮囑,一年復始,惟有再度 copy and paste:

「再比誰不夠堅定,再將看不清決心的當成敵人,這種心態,只是為愛而生的批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