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異》:劇本雖有漏洞,但看導演如何將引子埋藏在戲中還是挺過癮

2019/3/25 — 10:14

我們異 劇照

我們異 劇照

(內含劇透!)

Jordan Peele 2017年作品《訪·嚇》(Get Out) 令他在影壇一鳴驚人, 更被譽為新一代恐怖大師。他的新作《我們·異》(Us) 自上年年尾推出預告片後,令全球影迷矚目期待。電影剛剛在美國SXSW電影節首映, 獲得美國影評人一致讚好。

《我》是一部家庭入侵 (home invasion) 電影。故事講述Adelaide (Lupita Nyong’o飾) 與丈夫子女一家四口到家鄕渡假時,遭到跟自己一家長得一模一樣的陌生人「登門造訪」,繼而展開連串追殺。及後,Adelaide發現事件原來跟她小時候的一次可怕經歷有關。究竟他們能否逃過這場屠殺呢?

廣告

《我》向多部經典驚慄電影點頭致敬,有《閃靈》(The Shining) 的女雙胞胎、希治閣的配樂等等。而參閲Michael Haneke的《你玩得起.你玩唔起》(Funny Games) 的荒謬入侵劇情也好像特別多,在客廳沙發上對峙一幕尤其明顯。

《我》加入了不少美國流行文化。若要理解電影的底蘊,應該從電影第一幕的那個Hands Across America運動開始。這個運動發生在1986年,主辦單位藉著民眾手牽手横誇美國替社會低下層人士籌款。Hands Across America是屬於United for Africa運動的一部分,而著名流行曲<We Are the World>正是此運動的主題曲。

廣告

<We Are the World>正正切合了電影的母題。電影解釋這班「雙生兒」是政府一項失敗的實驗,其中一方(可能)因為有缺陷而被迫流放在地底生活,社會從始分化。但說到底,地面與地底的都是同屬一個世界。

「the soul is shared by two people」(不是原句),「雙生兒」本是同根生,但「際遇」卻大有不同。長年住在地底的像徴社會低下層人士,也或許某程度上暗示是世代下的有色人種,而被困在地底就像五六十年代的種族分離現象。電影描繪他們在地下的生活的慘況,但社會對他們不聞不問,正正反映而在美國社會內訌的狀況。

電影出現了幾次的耶利迷書 11:11 (Jeramiah 11:11)內容大致是「耶穌說『我必使災禍臨到他們,是他們不能逃脫的。他們必向我哀求,我卻不聽。』」這會否是社會繼續分裂的下場呢?

除了以上提過的Hands Across America之外,在另外一場追殺,導演選用了九十年代著名饒舌樂隊N.W.A的 <F*ck the Police> 作配樂。除了加強幽默感及交代警察遲遲不會到場救亡之外,加入這曲是用意頗深的。這首歌曲是根據饒舌歌手自身經歷,包括當時警員歧視有色人種及黑人警員與白人警察同流合污的情況(電影<Straight Outta Compton>亦有談到歌曲來源)。導演當然也不忘利用此曲諷刺美國時下警權問題。

看導演如何將自己的看法一層層埋在情節之間,其實挺過癮。不過,在觀影過程中,也有不少惱人的地方。細心看看,在Adelaide屋內的追逐是有點「找戲來做」。既然雙生兒要將在地上的另一半殺死,何必又要讓孩子玩耍,又要女兒跑步追逐呢?還有Adelaide多次堅持要下車看看情勢,真是莫名奇妙。

觀眾對《我》的反應頗為兩極。無論如何,我相信影迷依然會期待Jordan Peele的下一部作品。現在突然想到當天在離開戲院時,再回頭看看海報,發現電影英文名<Us>,不就是United States嗎?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