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大概也算一個「非人」

2019/11/23 — 16:42

1、
我大概也算一個「非人」[1]
彷彿不存在
彷彿從來沒有存在過
一旦我發聲
他們就會出現
讓我噤口
彷彿我一直存在


2、
蠻夷的說法
就像一枚印章
啪地蓋在了我們的額頭上


3、
我是一個精神上的越獄者
虛空中的翻牆者
現實下的苟活者

廣告


4、
有的唯物主義者死了
會化成石像
仍不肯離開人間
以厲鬼的造型
繼續威嚇眾生

他即便石化
也要遍及全世界
牢牢抓住權力

廣告


5、
可是你我的經歷都不一樣
你怎麼能代替我去講我的故事呢?

可是你我的記憶都不一樣
你怎麼能代表我去講我們的故事呢?


6、
過去,我會對很多東西
有執念,想保留的時間長些
更長一些,想在留住的時候
小心翼翼,輕拿輕放,不可損傷
但還是免不了有創痕

現在不一樣了,常常思忖:
要永遠不壞的它做什麼呢?
連人都不會永遠活著
也就無所謂任何身外之物
如果僅有片刻相屬,也好,也好


7、
幾年前,每當黃昏時分
一架架飛機穿過金色的霞光
像是變成了非法的生命
而不再是金屬等物質
格外地無羈,格外地漂亮
我總是久久望著
著迷於一瞬間促成的蛻變
是的,時間才是魔法師

後來我搬到這幢樓的另一面居住
再也看不到那些聲勢浩大的鐵鳥了


8、
在偶然經過的路邊
在再也不會經過的路邊
一隻蝴蝶撲向一朵花
蝴蝶的翅膀殘缺
花朵的花瓣凋落


9、
夢遊者……對,我年少時
曾有一度,斷斷續續的
我就是那個夢遊者!
直到最後那次
醒來後失聲哭泣
才突然痊癒

然而夢遊者度過的其實是
真正自由自在的時光啊
雖然多麼地危險

穿過山腰上廢棄的古堡
穿過城外的刑場
穿過大雪遮蓋的街道
穿過關閉的商鋪
穿過最愛的露天電影院
穿過小小的書店……
然後像某種失憶的動物
一頭倒在溫柔鄉的床上
渾身傷痕累累


10、
一本名為《辭海》的中文書
被一個人掏空了每一張書頁
做成了一件對襟的中式馬甲
那些字密密麻麻的
是面子,也是裡子
那些字全都一字多義
暗藏無數機關


11、
想到那一天
只留下名字,以及與名字相關的
支離破碎的話題,一張張舊照
似乎那些組成的,是一個
陌生的身影

我想說的是
我在虛擬空間留下的諸多痕跡
當我離開人世後它們怎麼辦?


12、
我入睡的時候,你蘇醒著
你清醒的時候,我昏昏欲睡
這是並存的世界,也是不同的世界
由睡眠的定律而決定

你我的人生不一樣
或者你是人,我是非人
或者你是人,我在苟活
總之你是人,我無法成為人

你生命的時序與自然規律相應
生老病死,不出意外,多麼正常
我卻因受制,日益受制而莫測不明
「地獄睡著,美好的天堂也睡著」[2]
前者不得安寧,後者過於安寧


13、
「在遮蔭的栗樹下,
我出賣了你,你出賣了我;
他們躺在那裡,我們躺在這裡,
在遮蔭的栗樹下。」[3]

啊!終於懂了,這原來
是一首關於平行時空的歌
在假裝並不交集的平行時空
你與他為伍,我被他所殺
可我,可我真的沒有出賣過你

2019 年 6 月至 11 月

 

注釋:
[1] 非人:喬治.奧威爾在《1984》中創造了「非人」(Unperson)這個新話。指被人「蒸發」的人,不僅被國家消滅,而且在歷史上或記憶上抹去這個人的存在。
[2] 布羅茨基《獻給約翰.多恩的大哀歌》裡的詩句。
[3] 喬治.奧威爾《1984》裡出現的一首歌。

 (本帖為唯色自由亞洲博客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