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心不死 繼續跳舞

2020/5/19 — 13:18

疫症陰霾久久不散,日常生活大受影響,其中舞蹈業界的演出、授課及交流等活動通通取消或延期,編、跳、教、學無一倖免,幾近完全停擺;抗疫之路仍然漫長,業界拒絕坐以待斃,靜極思動,紛紛透過如數碼科技等工具「繼續跳舞」,其中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在過去一個多月內先後推出「Facebook live」教室、網上串流平台,以至與音樂服務平台KKBOX合辦舞蹈音樂頻道,反應甚快,舞團行政總監黃國威(Raymond)強調,雖然環境非常艱辛,但是絕對不能停步,「如果這個時間不去做,別人忘記了你,就算日後復原,他們都不會再理你,你就變得可有可無。」

CCDC舞團行政總監黃國威(左)及CCDC舞蹈中心總監黃建宏(右)在7號排練室;攝:Terry Tsang

CCDC舞團行政總監黃國威(左)及CCDC舞蹈中心總監黃建宏(右)在7號排練室;攝:Terry Tsang

廣告

為了配合政府防疫計劃,CCDC舞蹈中心(舞蹈中心)自一月底全面停課,倘若最終全額退款,收入銳減過百萬元,損失慘重,中心總監黃建宏(Kevin)指出,長期停課引發出一連串深遠影響,包括導師生計難保和學生學習受阻等等,他更擔心嚴峻情況短期之內都難有改善,「其他坊間『studio』(舞蹈工作室)的情況比我們壞一萬倍,我們至少暫時無需負擔一個很貴的租,他們每個月付出數萬元的租,卻一毫子收入都沒有,可以怎辦?整件事『ongoing』(持續發展)又會如何?」

疫情下,原定之現場演出被逼延期1,舞團立即轉攻網絡世界,推出串流平台「CCDC Programme Play」(劇場搜影),舞迷足不出戶仍能觀賞舞團歷年精彩節目;除了看舞,舞迷亦可透過線上教室學習不同舞種,就算處於停工停課狀態,舞蹈生活仍可持續不停。Raymond認為,不論社會狀況如何惡劣,舞團必須堅持邁步向前,這既關乎機構的生存,亦涉及團隊的使命,「為什麼政府會『support』(支持)文化藝術,因為這是『basic right』(基本權利),是責任。」

廣告

藝團演出需要取消和延期,損害當然巨大;既成事實,多想無益,Raymond寧可把握這個暫借的餘暇進行深層次的檢討和反思,「去思考我們表演藝術的本質是什麼,任何『art form』(藝術形式)都好,即是你的本質是否與社會一齊行?或是你本身與社會就不是太有關係呢?」他尤其關注表演藝術在香港社會的位置,「全世界的表演藝術都受影響,都要『cut show』(抽起節目),意義在哪?對香港來說,cut了show也無所謂,即是等如你不行街、不看戲,好似沒有太大所謂,但是對於某些國家來說,好大件事『哎呀!少了一場歌劇』,那又代表了什麼呢?」

堅持舞團一直運作,並與社會一起同行,因為Raymond相信表演藝術有其獨特價值,「提供一個『enrichment』(充實)、娛樂,這是最基本,更重要是在這些時間,我們再去有個心靈的價值,或者能夠提供到『value』(價值),去安慰這個社會?我覺得這個『繼續』的意義是更加重要。」

除了探索理念、堅定宗旨,Raymond及其團隊亦有機會釐清前路方向,並且調撥資源配合,「其實我們做了很多『analysis』(分析),愈傾、愈自己內部去問,就愈清楚其實我們為什麼會做這些事;或者一些不必要的,我們就不做了,或者遲些才做,這樣我們就能夠找回重點」,率先煞停的是(「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舞蹈影像的委約項目。經過多年來的投資和推廣,CCDC確認社會對舞蹈影像已有一定的認識和了解,並相信市場有足夠能力持續發展下去,因此決定將用於委約作品的資源改放到其他地方。

花上這麼多的時間和心思,從理念、宗旨到營運、執行,一層一層深入檢視,既是自願,也是被迫:驟明驟暗的疫情只是外憂,舞蹈中心面臨搬遷更是內患,雙重夾擊之下,團隊上下更要抖擻精神、全力迎戰;縱然戰情緊湊,Raymond卻不失樂觀,始終相信危中有機,如以叫停舞蹈影像委約項目為例,「說真的,要不是曹生2『withdraw』(退出),我們又未必會去如此思考,然後又再自我複製;我覺得(這次)需要尋回你自己的存在意義,以及你的支持者,當中的反思很大很大。」

舞蹈中心既是CCDC的支柱,也是香港當代舞蹈業界的搖籃:她為大小演出提供排練空間、她給予新晉編舞和舞者創作平台;她的舞蹈課堂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舞蹈人才、她的節目製作圓滿了一個又一個的舞蹈夢想。由空間、平台到人才、資金,舞蹈中心全方位支援了整體行業發展,故此當舞蹈中心須覓地重建消息傳出時,行內上下無不感到震撼。

CCDC線上教室;照片由CCDC提供

CCDC線上教室;照片由CCDC提供

舞蹈中心租約將於今年九月中到期,Kevin透露,團隊目前正在探討多個不同方案,包括已向新業主提出短暫續租,可是至今未有回覆,另外他們也在坊間尋找其他可行替代空間,例如香港藝術發展局轄下大埔藝術中心的商業樓面用地,以至商場舖位等等;另一方面,CCDC已向政府當局入紙申請將火炭一個廢置校舍重新發展成為舞蹈中心,倘若一切順利,預計可於2022年啟用。

Kevin預告未來大約兩年多會出現一個過渡期,挑戰巨大,「現在就全部一齊不停做『proposal』(企劃)、不停做『plan』(計劃)、不停計數,看看哪些會『work』(有效),哪些可以不用再想。」

按照目前計劃,新的舞蹈中心將提供五個排練室,以及如辦公室和服裝間等其他基本設施。Kevin明言,發展規模難免受到影響,發展模式則有更多可能,「未來會不會是一個『satellite model』(衛星模式)呢?即是有一個主地方,之後加上不同的其他地方,例如我們租用一些細小的studio,可以這樣營運嗎?」

Raymond相信,不同做法自有不同好處,「當然會是可惜,沒有了一個『hub』(聚會點),大家可以見到大家,但是如果分散的話,會不會對『audience building』(建立觀衆群)或者推廣有用呢?⋯⋯變相我們盡量會用這些方式去靈活地繼續營運,沒有行不通的事情。」

儘管自顧不暇,CCDC卻仍然心繫整體行業發展,Raymond寄語同業積極面對,迎難而上,當眼前工作難免受到影響時,更應該捉緊時機籌劃未來,力之所及,CCDC和舞蹈中心都會鼎力支持,Raymond強調這是本份,「作為『九大團』之一,我們有責任和大家共渡時艱,如何去繼續跳舞,是我們每日都思考的事情⋯⋯要『keep』(保持)住大家的創作欲望,這個心死了、火熄了的話,就很難搞」;Kevin亦呼籲行家採取主動,「你出聲,就可能有人幫到你,或者大家合作做些事;你自己坐在一邊,只是埋怨,就沒有事會發生。」

(原文刊於《舞蹈手札》第二十二冊第二期

1二月初在中環大館舉行的CCDC40周年舞蹈節節目《雙雙》和《07/08022020CE》需要延期舉行。

2曹誠淵為城市當代舞蹈團創辦人及前藝術總監;他早前辭任舞團藝術總監,並收回其擁有業權的CCDC舞蹈中心會址另作發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