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情人挑逗我的權欲,在身旁與心裡」──談《真寵》劇情裡的真與爭

2019/4/29 — 10:43

《真寵》(The Favourite)
導演:尤格‧藍西莫
編劇:黛博拉‧戴維斯、托尼‧麥克納馬拉
主演(角色):奧莉薇雅‧柯爾曼(安妮女王)、艾瑪‧史東(艾碧嘉‧瑪莎姆)、瑞秋‧懷茲(莎拉‧邱吉爾)

《真寵》(The Favourite)
導演:尤格‧藍西莫
編劇:黛博拉‧戴維斯、托尼‧麥克納馬拉
主演(角色):奧莉薇雅‧柯爾曼(安妮女王)、艾瑪‧史東(艾碧嘉‧瑪莎姆)、瑞秋‧懷茲(莎拉‧邱吉爾)

【文:Kaiber

觀片指南

《真寵》電影道盡人與人間情欲與權力的糾葛。它不是愛情至上的通俗劇,而是帶著真實欲望的人性扭曲,透過情節敘事、鏡頭語言,表達細緻而深沉的心理。電影的成功在於擺脫許多宮廷劇對單一對象的盲目崇拜,而能提供觀眾思考「爭誰的寵」和「與誰爭寵」,究竟誰才是這宮裡的真寵?我們不能因電影的設定在封建皇宮,便批判它題材的侷限;而應該從導演對於主角間的情感掌握,和他們各自的欲望表現出發;如此才能準確把握本電影訴說的重點。

廣告

「轉過身渡青春,撲通!帶走心跳」

廣告

電影開頭安妮女王與莎拉的對話顯示兩人的親密關係。從二人對戰事的掌握,可看出誰才是真正主導者。對於「愛」的辯證,二人也有明顯不同的看法:莎拉認為「愛是有限度的」,而安妮卻完全相反。安妮作為女王有著如稚童般的心靈。因此,她浪漫天真,為愛奉獻;卻又無理取鬧,公私不分。莎拉是安妮的發言人,更是從小的玩伴、戀人。然而,她果斷剛毅,為國付出;卻是一意孤行,予取予求。兩人的關係本來穩定深厚,未料中途殺出程咬金──艾碧嘉‧瑪莎姆。這位「誤闖者」一心想要奪回她所謂的貴族尊嚴,爬上權力的巔峰;而對安妮愛慕的表現,只是作為達成目的的手段。

片中有段是艾碧嘉撞見女王與莎拉是戀人的秘密,鏡頭首先帶到黑暗中艾碧嘉驚訝的臉龐,透過她臉上情緒的變化,告訴觀眾此刻正發生不可告人的事實。艾碧嘉作為第三人窺探,正如同她作為這段三角戀中的第三者。她看似介入這段感情,卻從來不曾走入安妮心中。

後面一場安妮與莎拉泡澡的戲,安妮坦承她是為了得到莎拉的注意而勾搭艾嘉碧。劇情看似是莎拉與艾碧嘉在爭奪女王的榮寵,實則是安妮與國家大事在爭奪莎拉心中的地位。這實在有些諷刺,元首竟與國家爭奪一個女人的寵愛,說明安妮真正想要的是什麼。鏡頭裡,安妮與莎拉躲在黑漆的門後互訴情意;艾碧嘉在身後獨自一人背道而馳,顯現出在這段關係中,艾碧嘉只是她們愛情遊戲下的「捉弄者」(當然,這個「捉弄者」反而成為壓垮兩人關係的稻草,是電影中無比的嘲諷)。

「權傾誰家分落,撲通!跌了一跤」

艾碧嘉開始得到莎拉的青睞是因她採集草藥緩解安妮的痛風。女王夜裡痛風發作,莎拉近身照顧,而艾碧嘉因此有接近女王的機會。女王和艾碧嘉當時都飽受身體上的苦痛(艾碧嘉遭受陷害,而誤觸碱液,侵蝕手背)。導演透過肉體上的連結,揭示女王與艾碧嘉的關聯僅僅是肉體上的享樂。觀眾可以從後面劇情艾碧嘉提供女王生理上的歡愉,及生活上的放縱,規整出這層關係。

在艾碧嘉騎馬找尋緩解身體疼痛的草藥時,搭配著安妮述說與莎拉相識的過往,以蒙太奇的拍攝手法,更強烈對比出安妮與莎拉之間才是真正情感上的愛戀。鏡頭不斷切換三人的表情,最後三人重疊在同一畫面上,暗示著劇情將建構在她們鋪朔迷離的情欲間。劇情結尾同樣有段鏡頭重疊的畫面。這個鏡頭由女王、艾碧嘉和代表著女王痛苦過往的兔子組成。這時的莎拉已經退離這場「戰役」中,只剩女王纏繞著無法痊癒的內心,和虛情假意的艾碧嘉糾纏在權力的漩渦中。

莎拉和艾碧嘉有著巧妙的關係,她們是親戚,是勁敵,更是學習的對象。電影中有幾場兩人狩獵的戲,巧妙地語言技巧道出亦友亦敵的關係。第一場狩獵的戲是艾碧嘉剛成為貼身女傭時,她設計讓女王詢問草藥的來歷。緊接著,莎拉邀艾碧嘉前往獵場,是為告訴她在這個皇宮裡,一切都應以國家為重;然而,艾碧嘉理解的是另一番生存法則。第二場狩獵是艾碧嘉有意要試探莎拉的態度,故意拋出與哈利間的協議作為誘餌,以此威脅莎拉她與女王間的秘密。莎拉雖然手持槍,和她目前的處境一樣占上風,但事實上國家政策、與安妮間的戀情,都掌握在艾碧嘉手裡,令她無法動彈。

最後一場狩獵明顯展示艾碧嘉的優勢,甚至得以向莎拉示威──艾碧嘉已經青出於藍。即便莎拉與安妮間的親暱使她稍微扳回局勢,但依舊抵擋不了艾碧嘉的手段,最終還是兵敗如山倒。這幾場戲安排得恰如其分,銜接著劇情發展,既表明莎拉與艾碧嘉間難以言說的關係,更鋪陳劇情推動發展,具有章節說明的效果。

「各角逐歡樂場,撲通!沉入水底」

導演在電影中大量使用廣角鏡頭拍攝,捕獲宮廷裡荒唐奢靡的生活。宮廷裡的人們爾虞我詐,為了各自的目的用盡手段較量。有的叱吒風雲,有的苟且偷生,但終究只能在這鏡頭內的一方天地擺弄,作困獸之鬥。這些廣角鏡頭大部分配合著魚眼鏡頭,呈現一種失真的扭曲感。這種扭曲揭示了影中人心理的歪斜。不論是隨身珍藏賽鴨的高多芬伯爵,還是濃妝豔抹的輝格黨哈利,都顯得分外滑稽;對於他們來說,不斷傳來的戰場消息,只是達成利益的工具。

「曲終散兩相亡,撲通!灰頭土臉」

「揉腿」的動作在影中具有強烈的性暗示。女王站著身軀,鏡頭仰拍她的面部,達到一種至高無上的壓迫,代表著她首領的權力。雖是如此,但她的眼神空洞,充滿著絕望與無奈。生理的高潮終究填補不了心理的創傷。這與開頭安妮和莎拉在一起時,流露出「小女生」似的活潑生動,形成強烈的對比。

電影結尾是悲劇的,故事主角三人都失掉了她們最看重的東西:安妮女王失去她最重視的莎拉的情感,莎拉失去領導國家政事的權力,而艾碧嘉失去作為貴族的尊嚴。最諷刺的一幕是影片最後女王看見艾碧嘉凌虐她視為孩子的兔子,而起了報復之心,使喚艾碧嘉替她揉腿,甚至將腳踩在其臉上,極盡屈辱。艾碧嘉大費周章得到的地位榮耀,在這一刻被蹂躪至極,更顯得徒勞。在這場「爭寵」的戰役中,沒有人得到最終的勝利;有的是難以言說的凌辱,與吟嘆不完的悲歌。

德尼思化:好手雲集,百家爭鳴,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