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戲曲節的上海京劇折子戲 女武神與妓女玉堂春

2019/6/26 — 9:46

取自中國戲曲節 Chinese Opera Festival Facebook 專頁

取自中國戲曲節 Chinese Opera Festival Facebook 專頁

香港康文署主辦的「中國戲曲節 2019」開鑼了,轉眼間今年第十屆,開幕節目是「京劇南北名家薈萃」,六晚都在西九戲曲中心,相當旺場。頭三晚由中國國家京劇院演出《野豬林》、《西施》和《穆桂英掛帥》,該院兩大生旦台柱于魁智、李勝素領銜。記得去年「香港藝術節」,他倆合演了新編京劇《帝女花》,不及唐滌生粵劇,今次三套傳統名牌京劇,當可盡展所長,不過我沒有看。

後三晚由上海京劇院演出,我看了兩晚折子戲,最後一晚《七俠五義》錯過了。

折子戲首先演大打北派的《泗州城》,國家一級武旦楊亞男飾演虹橋水母娘娘。這水母並非 jellyfish ,而是神通廣大武功高強的水神,由於她水淹泗州城觸犯天條,被天兵天將追緝。劇中孫悟空、哪吒、蝦兵蟹將等與她交手比武,各展身手,大翻觔斗,熱鬧生動。楊亞男更顯出「女武神」風範,尤其是抛鐧接鐧,大踢花槍,這些雜技動作輕靈精巧,全無失手,大獲掌聲和喝采。

廣告

這折子演到水母娘娘落敗被擒。據場刊簡介來龍去脈,原來《泗州城》的水母娘娘與凡人相戀結婚,後來丈夫送還定情寶珠,水母娘娘就反敗為勝。不少民間故事的女神和女妖精往往大同小異,《白蛇傳》和《寶蓮燈》的奇女子都是多情而又勇武的典範,頑抗正統強權,水母娘娘同樣。

另一晚的打頭陣折子是水滸戲《武松打店》,楊亞男再展武旦之長,飾演在十字坡開「黑店」的孫二娘,武生郝帥演武松投宿。兩人摸黑打鬥,和《三岔口》差不多,不同的是一男一女紏纏,多了雌雄錯摸的舞蹈感。

廣告

兩晚其他折子有《赤桑鎮》、《硃砂痣》和《玉堂春:女起解、三堂會審》,都以唱功為主。

《赤桑鎮》描述包公大義滅親,鍘死做了貪官的侄兒,嫂嫂悲憤責罵他,終於原諒和認同他秉公執法。花臉高明博演包公,老旦何婷演嫂嫂,對唱出色。原來油麻地戲院的「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也有《赤桑鎮》折子,阮兆輝編劇,將於下月演出,阮德鏘演包拯,梁瑋康反串演嫂嫂。

至於《硃砂痣》,故事很傳奇。丈夫病重貧窮,讓愛妻改嫁老太守衣食無憂,愛妻亦願賣身使丈夫有錢醫病。幸而老太守是好人,知情後使恩愛夫妻團聚,還義贈金錢。夫妻感恩,丈夫康復後從四川買來聰明男孩,送給老太守做義子,巧合地,男孩正是老太守失散多年的親生兒,有硃砂痣為證。

這傳統舊戲頗寫實,刻劃貧賤夫妻百事哀,並且反映了舊中國人口販賣很平常,賣妻賣孩都合法,當然滿佈辛酸。而讚美好人有好報,老太守送還人妻,結果喜獲親生兒。妙在劇中也諷刺金錢萬能,垂危丈夫獲贈金錢後立刻病好翻生,觀眾都笑起來。還有丑生王盾反串演媒婆,抵死惹笑。

《玉堂春:女起解、三堂會審》是經典好戲,今次演出特長,約兩個半小時,慢慢演唱。正是慢工出細貨,梅蘭芳派名旦史依弘飾演名妓蘇三,扮相、儀態和唱腔都優異。又見到丑生王盾,扮演押送蘇三的老公差崇公道,很好心,兩人在《女起解》配搭甚佳,結成義父義女。其中歌詞「蘇三離了洪桐縣,將身來在大街前」非常著名。

想起 2006 年西片《愛在遙遠的附近 (The Painted Veil) 》,拍到洋人在舊上海看京劇,台上就演唱蘇三起解。該片原著是將近百年前的毛姆小說,英國醫生帶新婚妻子到香港行醫,發現妻子紅杏出牆,很悲痛。她後悔莫及,於是陪同丈夫到中國內地瘟疫區,冒死治病救人。這小說多次搬上銀幕, 2006 年版本改為上海,不是香港。

說回《玉堂春》,蘇三是山西名妓,與名門公子王金龍相戀,到了公子床頭金?,被鳩母趕走,還把蘇三賣給富商為妾,後來更蒙寃被控毒殺親夫。《三堂會審》是公子中狀元當上巡按大臣後,與兩位地方官重審蘇三案。這折公堂戲悲喜交集,史依宏固然精采,楊楠演王金龍的小生腔也出色,傅希如、仇一品演會審兩官,暗諷王金龍嫖妓敗家,則相當風趣。

《玉堂春》當然也涉及人口販賣,名妓蘇三正是自幼賣落妓院,雖與公子王金龍相愛,但他也花了幾萬両銀才把她「買起」,後來她又被拐賣為妾,十分慘情。

從《泗州城》到《玉堂春》,不禁想到傳統中國的女性形象,一方面讚美祝英台、穆桂英、水母娘娘、白蛇等才女、女將、女武神、女妖精等敢作敢為,敢愛敢恨──事實上中國傳奇和香港舊片都盛產女俠,這方面比西方先進,雖然西方舊神話也有阿瑪遜女戰士族和女武神,但長期不及男俠男將佔主流地位,直至現在,西片才大量湧現威武女俠。不過,另一方面,傳統中國社會重男輕女,女性尤其是人口販賣的受害者,還有明代清代特別流行的纏足紥腳,對漢族女性嚴重束縛,極端變態。

大打出手的女武神水母娘娘,與被賣來賣去的佳麗玉堂春蘇三,實在對比懸殊,可見中國傳統文化的兩面性,差別極大。現代中國男女平等,不過拐賣人口的人販子並未絕跡,2007年李楊導演《盲井》就取材九十年代大陸真事,拍攝女大學生被拐騙,賣給深山農民為妻。又有幾部片拍攝兒童失踪,往往被拐賣,包括陳可辛導演2014年《親愛的》。

可見《硃砂痣》買賣妻子、買賣兒童的情況,在新世紀尚未杜絕。至於中國大陸開放改革後繁榮「娼」盛,娼妓問題非常複雜,或許也有類似蘇三的情況發生,蘇三冤案涉及貪官枉法問題,更未過時。觀看舊戲曲,除了欣賞演藝,有些嘲諷性和批判性,至今仍有現實意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