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19/12/19 - 11:19

【抄襲拼盤拼雜抄】比較閱讀《K 歌之王》與「时尚大连」LOGO

大連市政府日前評選出「城市 LOGO」,被發現字體照抄迪迪尼。後來網民發現,原來不止字體,成個 LOGO 每個細節都是抄的。燈塔抄 "The Brisbane Pathway"(一個網上發售中的 LOGO)、「連」字果坨水抄大陸「漣水」LOGO、「大連」兩個字「葉根友毛筆行書」,連燈塔後面條魚尾,都是抄自網上素材。難怪網友稱之為「拼盤級」抄襲。(ARRRR)

抄,唔是不可。所謂天下文章一大抄。再講深一點,任何設計師用來創作的符號,都一定與現存的符號有一定關係。ABSOLUTE 的憑空創造,基本上沒有,就算有,也大多不是好創作。因為完全無 PAST REFERENCE,受眾好難 GET 到你想點。

廣告

但抄,可以抄得型、抄得靚。例子?有的,我很喜歡陳輝陽的《K 歌之王》。這首歌,前奏抄王菲的《約定》、間奏抄楊千嬅《再見二丁目》、後奏抄傅佩嘉的《絕》。歌詞更一共抄了 33 首歌。(有興趣你搵搵)。

3 年前我訪問過陳輝陽,標題是四個字﹕「抄歌之王」。陳輝陽愛抄。記得當時他對我說喜歡斯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評價是這樣的:「實在太震撼,這支曲從第一個 chord 到最後一個都抄得!」陳輝陽抄,但型。誰都知道《K 歌之王》是抄襲拼盤,但這首歌唱到今日還是 K 房熱門。WHY?

第一,因為「抄」不是手段,而是升級到主題。歌名《K 歌之王》已道盡一切。抄本身成為了作品。

第二,抄得高技術。你試試一首歌抄 33 首歌的歌詞(當然歌詞是夕爺作品)?

第三,抄的都是靚嘢,令抄這個行為已經不是侮辱,而是致敬。《約定》、《再見二丁目》、《絕》,都是名曲,被抄的人不會覺得有損失,只會覺得,陳輝陽認可了他們的 LEGEND。

第四,陳輝陽的抄是公開的。任何一個對廣東歌有認識的人一聽都會知道首歌「有嘢」。大連的抄是縮頭烏龜,又唔小心露出了龜頭,被人打,只能怨自己。

從第一到第四,加起來反映的,是香港與中國的文化鴻溝。

《K 歌之王》反映香港文化。很多人說香港是文化融爐,靈活變通,香港人的抄是「融」會貫「通」。

「时尚大连」也反映大連文化。甚麼是大連文化?咪就係,抄囉。